《屋里,屋外》
第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学生警惕地打量着他,显然是把他当成了假想敌。
  马文生暗暗好笑,看来刘颖在学生中的形象还真是挺好的。
  “我是学生家长,找你们老师谈事儿,”马文生解释道。于是几个学生便七嘴八舌地将他指到了刘颖的办公室。
  “刘老师,刘老师,有人找你,”一个男生叫道。
  里面有个声音应了一下,跟着那间单身宿舍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女教师走了出来。她肤色白嫩,看上去和马文生差不多大,穿着件草绿色的外套,脸儿鹅蛋一般。
  她看了一眼马文生,问道:“你是?”那声音很是轻柔。
  马文生听她说话,就像看到一根白白的羽毛落到了地上,那种难言的安静,让他一阵心悸。
  “是这样的,我受人之托,来问问郭涛的事。他是你们班上的学生吧?”马文生问道。
  刘颖退了一步,将马文生让了进去,又请他坐了下来。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床,罩着白色的纱帐,纱帐却是对着门这边,桌子放在进门的位置,上面放了几摞作业本。
  马文生一坐下,便是和刘颖面对面。
  这样他其实可以随意地打量刘颖了。不过他目光并不在她的脸上瞟,尽管他很想多看她几眼。果然是气质美女,马文生心道。
  “郭涛这个学生本质还是不错的。就是对于学习不上心,这个年龄阶段的男生,爱表现,喜欢出风头。成绩不行,肯定要在其他方面表现了,所以他也就成了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刘颖说道。她说话声音很柔,吐字却是清晰,一番话真真切切地落到了马文生的心眼里。

  “哦,是这样。他的家长想在学校找个老师辅导一下,最好还能在老师家里住,您看?”马文生又说道。
  “这也不是不行啊。我帮你问问看,也许可以。不过不一定就是我们班老师了,”刘颖说到这里,微微一笑。
  “那不要紧,请刘老师多费心了。我想你有了消息之后,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吗?或者,您把手机号给我也行,我给您打电话,”马文生越说越客气。
  刘颖看了他一眼。她的目光清澈如水,一眼看过来,马文生心里忽然静了。
  马文生发现,他在她的面前没有什么过多的**,有的只是一种爱惜。
  刘颖将自己的手机号抄了,交到马文生的手里,然后又说道:“你是郭涛的什么人?他好像住在市里吧?”刘颖对学生还是挺了解的。
  马文生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刘颖冲他又是一笑,“难怪我觉得你很面熟呢。”
  马文生心里怦怦地跳了起来。难道她早就注意到了自己?

  “我不打扰你了,就耐心地等您的好消息,”马文生说着,离开了镇中学。
  他一直在期待昨天刘富贵说的,将他调回政府,却政府办工作。可是,政府办那边迟迟没有电话通知。
  等到了下午三点半,马文生彻底地灰心了。
  看来今天是真没戏了。
  这时,胡朗晃晃悠悠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胡朗走进了村部办公室,砰的一声撞在了门上,看来今天他喝得不少。
  马文生正要过来扶他,却见胡朗豪爽地笑了起来,“小马,不,马,马主任,以后可要多多关照呀。”
  马文生一愣,却见胡朗又是一拍脑袋道:“你瞧,你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告诉你了,中午政府办田主任来了电话,通知你下周一去政府办报到。你,你就是腾龙镇的党政办副主任啦。恭喜恭喜呀。”
  马文生被胡朗弄得一愣一愣的。不过,他相信这个消息。
  因为他昨天就听镇丨党丨委书记刘富贵说过了,说是要上丨党丨委会,没想到上午丨党丨委会就开过了。
  马文生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他正要微笑,却冷不丁想到了蓝采妮对他的教诲,赶紧走过来扶住了胡朗,客气地说道:“谢谢胡书记,感谢胡书记的关心。不过,应该没有这么快吧。”
  他这话说得已经有了些水平。首先他姿态做足了,把这事归功于胡朗身上,虽然胡朗不可能有什么功劳。

  跟着马文生的话里又有一层意思,就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事,不劳胡朗告诉他。
  胡朗中午的确喝了不少,不过等他接到了田二壮的电话,说下午洪大望过来宣布马文生的工作调整时,胡朗就没再继续喝下去了。
  他在权衡着这个消息。在他眼里永远不会翻身的马文生竟然有了翻身的机会,这让胡朗大跌眼镜。
  他甚至想到了自己对女儿胡春玲的告诫,让她不要和马文生走得过近。如今看来这些话与其说是告诫,倒不是对他自己的讽刺。
  胡朗毕竟是胡朗。他故意等酒醒得差不多的时候回到村部来。他要试探试探马文生走的是哪个人的路子。
  马文生年轻。年轻人嘴里一般藏不住什么话的。
  可是刚才马文生的回答,让胡朗很是惊讶。这个小子一夜之间似乎就长大了,变得成熟了,就连话里都暗藏机锋了。
  这样的人,是很难套出真话来的。就像胡朗想在田二壮嘴里套到实话一样。
  田二壮从来就是半真半假的。
  这么想着,胡朗也就没了劲头,不过表面文章他还是要做一点的,他定了定,向马文生说道:“你马上准备一下会议室,马上洪组委和田主任过来宣布你的工作任命。”
  马文生立即说道:“好的。”他本想问问要不要通知一下村级班子,可是胡朗没说,他也不便说。
  这种藏拙的办法,让胡朗更是惊讶。难道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吗?故意示弱,等到机会成熟,再反击?
  “文生啊,你在村子里工作,说真话,我对你还是很有感情的。你写个条子,在村里领两千块钱吧,算是村里给你的饯行,也算是你这些时间来工作的酬劳,”胡朗决定将好意做足。这样就算马文生去了镇政府办,以后对自己也没什么坏话可说。
  马文生正愁着没钱用呢,听到这话,当然高兴。他布置好会场之后,迅速地写了一张领条,申领费用是两千块,写的却是“一年的下乡补助”。这个名义应该是够了。
  胡朗看着申领原因,一时间笔却批不下去。他既要示好,也想用这两千块钱拿住马文生。可是人家写的是下乡补助,就不存在被他拿住的问题了。
  “你先放在这里,等会计来了,我让他把钱送给你,”胡朗微笑着说道。
  妈的,这人是怎么回事?变聪明了?
  也不过半个来小时,村部的干部们被胡朗一一打电话叫来了。
  胡春玲听说刘志达要走,心里一沉。她怎么想不到昨晚的事呢?
  那个声音,那个男女双方都愉悦着欢快的声音,仿佛还回响在她的耳畔。

  胡春玲走到了父亲胡朗的办公室里,一屁股坐了下来,目光冷冷地看着父亲。
  胡朗一看她的目光,心里就明白了。他知道女儿后悔,也在恨他,于是宽慰道:“他飞不起来的。你还有机会。”
  “有机会?”胡春玲虽然怕她的父亲,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再也不愿意隐瞒她的情绪了。
  “没有机会。没有机会了,”她说着,两颗泪顺着面颊就流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