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就把下午自己参加考试的事情说了,郭采妮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文生,这是好事。能换个环境,更能锻炼人。不过我要告诉你,哪个地方都有人才,也不缺人才。到了政府,以后就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不能落闲话给人讲。而且,这还是第一步。”
  马文生听了,很是受益,又问第二步。
  “第二步,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反正让别人套不到你的底。不到最后一刻,不亮底牌。不过这是对领导干部的要求。你没有什么后台背景的话,想走到领导干部那一步,着实有些困难,”郭采妮说到这里,心里一动。她的丈夫在市里算是一个说话有份量的领导了。
  跟着郭采妮又暗自摇头。
  她能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举荐马文生吗?不能。这个世道只允许男人玩女人,却不许女人婚后有相好。
  “有没有第三呢?”马文生继续问道。他像是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提问,认真地在心里做着记录。
  “第三是稳打稳扎,步步为营。不轻易送礼站队,保持清白之身,”郭采妮说到这里,她的眼睛熠熠生辉。她不是官,却在教马文生为官之道了。
  马文生不停地说道:“谢谢你,郭姐,我的好郭姐。”
  郭采妮刚才的一番话,让他对很多自己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有了结论。对呀,清清白白做人做事,到哪里也能说话响亮。不站队,就能让各方拉拢。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是圆滑世故。
  马文生一下子悟出了很多。
  “好文生,我真要走了。以后,我们以后,”郭采妮语无伦次地说道。
  马文生本来就是想以后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但是郭采妮无意之中给了他一个希望,他抱着她,怔怔地问道:“真的?”
  郭采妮发现自己和这个青年再难割舍,便用力地点了点头,“真的。”

  俩人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却是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马文生开了门,轻声说道:“我送你吧,这么远,路上不安全。”
  郭采妮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便说也好,你送我回去了,就在春江饭店休息。“我在那里有房间。”
  于是俩人又骑上了摩托车,不同的是这次是马文生骑车,郭采妮坐在后面。
  秋夜的晚风带着凉意,郭采妮将他的腰搂得紧紧的,脸贴在他的背上。在这一时刻,她发觉自己算得是这个世上幸福的人了。
  马文生将郭采妮送到了春江饭店门前,便停了下来,将车交到了郭采妮的手里,然后朝着春江饭店大门走去。
  饭店的大门还没有彻底地拉下来,因为许彩风兼营着旅馆的业务,晚上有很多外地的客人到腾龙山买石料,需要住宿。

  见到了马文生,正坐在吧台后面打瞌睡的许彩风揉了揉眼睛,问道:“县里的客人不是走了吗?”
  听说马文生要住在这里,许彩风给他开了间房,“今晚免单了。”他告诉马文生道。
  许彩风已经听到了客人们聊天的一些内容,说是眼前这人就要到政府办来做副主任了。
  许彩风现在就开始他的抽资。给些蝇头小利,再说了,又不是自己的。
  马文生上楼前,看了一眼墙上挂的钟,已是夜间零点了。他上了楼进了许彩风安排的房间,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然而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将他惊醒了,一看,天已经亮了。吵闹声来自于隔壁,等马文生打开门,就听到一个女音喝道:“他们两个玩,区区两百块就想打发老娘?就是在外面卖,也不止这个价呀。”
  许彩风告饶道:“好姑奶奶,你不要叫了。我再给你五百,差不多了吧。你这哪里是卖,你那里是金子做的。我也用不起你了。你拿了钱,就快走吧。”
  那个女音声音更大了,她冷笑一声道:“你想炒我?行。昨晚那两个是县里来的领导,你当我不知道?哼哼。你炒我,就不怕我出去乱说?”
  许彩风声音低了些,却多了威胁,“你不想要命了?小声轻。”
  马文生听了,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县里来的两个科长,不是什么好鸟。尤其那个杨科长,他说想和马文生聊聊,聊什么?聊到人家女人的床上去了。
  马文生这样一想,心里有些灰了,他出了门,看到饭店门口有辆摩的,便招了招手,坐了上去。
  这天他在西郭村的村部照常上班,村干部们见到他,一始往常那样嘻嘻哈哈,没有一个人提到昨天马文生去镇政府考试的事儿。就连胡朗也没提。
  至于胡春玲,更是对马文生不屑一顾的样子。她感觉自己很受伤。马文生就算不是自己的,至少也要经过自己同意,他才能找女朋友。
  结果呢?
  胡春玲越想越气。
  马文生浑浑噩噩的,好像做了个梦似的,不但觉得昨天考试的事儿有些遥远,就连他和郭采妮在一起的事情,也感觉不可能。
  马文生这副情形,实际是上年青人的心理。他对于未来已经满怀希望了,但在希望来临前,还需要做好准备。
  上午十点半,村干部们又一一离开了村部,出去找饭吃去了。哪个村民家做红白喜事,儿子孙子办满月酒,都少不了村干部的身影。
  胡春玲走得最迟,她背着斜挂包,就要出门,却又跑到办公室里打了个圈儿。
  等她走近了马文生,胡春玲朝着他瞄了一眼,问道:“你很行啊。”
  马文生好不尴尬,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哪有什么行不行的,”马文生好久才回了一句。

  胡春玲头一仰,再也不理马文生,跟着就出了门。
  她刚走,那边电话就响了。马文生一接听,原来是郭采妮。
  “今天是周五了,下午能抽个空,陪我去趟镇中学吗?”她问道。那语气里透着种亲昵,马文生顿时心里有些痒痒了。
  “行啊,当然行了,”他答道。

  郭采妮却沉默了一会儿,马文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俩人一齐沉默,便听到话筒里传来滋滋的声响。
  一种奇异的感觉,由他们内心底里升腾而起。俩人经过那一夜,觉得彼此都深入地了解过对方了。
  就连想着对方的时候,心思都不一样。
  “好了,不聊了。我下午来接你。对了,你有手机号吗?”郭采妮问道。
  马文生没有手机。
  是的,虽然他是公务员,拿着公务员的工资,却也不过两千多块钱,寄点回到老家给父母,剩下的也只够他买点衣服穿了。
  这年头,没有手机的人稀少的就像是熊猫。
  郭采妮很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伤了他的自尊,便轻声说道:“那就这样,下午在你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马文生嗯了一声,他知道,她为的是她侄子的事。他倒是可以利用中午吃饭的时候去了解一下。如果顺利解决了这事,郭采妮就不用跑这一趟了。
  中午马文生照例去了镇中学吃午饭。他吃了饭,在学生中打听了一下初二年级一班的班主任,忽然发现竟然是他昨天中午听到的刘颖。
  “刘老师住在学校吗?”马文生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