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不假思索,立即迈上了车。有了免费摩的不坐,他傻呀?

  “抓紧了,”郭采妮回头向他说了一句。
  马文生应了一声,那摩托就跑了起来。
  由春江饭店去西郭村,这条路少说也有五公里。路面坑洼不平,都是被那些运石子的车给碾压的。
  马文生坐其他人的摩托车,都是双手握住后面的架子。
  可是郭采妮这车后是警用器械箱。马文生的手根本无处着力。车身一颠,他差点掉了下来。
  “抱着我腰,”郭采妮这次没回头。因为她不好意思。等马文生的手真的攀上了她的腰,一股男性的气息喷到了她的脖子里,让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谁能禁得住制服警花的诱惑?马文生不能。哪怕他再有一丝理性,可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也早丢到爪哇国去了。

  郭采妮如何不知道抵住她的那物是什么。
  她长得性感,本来就惹人垂涎。可是性感的女人嫁了人之后,也一样要遇到问题。就像她喜欢在外面偷腥的丈夫被她抓到后,大言不惭地说道:“人家能放得开,你能放得开吗?”
  是的。她放不开。那些个女人打扮得妖精一样,什么能勾引男人就用什么。黑丝袜,吊带衫,齐B裙,那些东西杀伤力巨大。
  可是她蓝采妮也不错啊。她后悔从县城里来到了腾龙镇,家虽然近了,可是却远了。想必她在县公丨安丨局工作时,丈夫就已经整夜整夜地不回家了。迪厅,酒吧,城市的夜生活丰富多彩着呢。

  就算她是一碗红烧肉,男人也会有吃腻的时候。可是这碗红烧肉色香味俱全,难道就吸引不了其他优秀的男人吗?
  既然你能做初一,我就能做十五。
  郭采妮性子刚烈,她这样一想,就有了出墙的**。
  俩人骑着车,最后来到了马文生在村部的房间里。也不知道是谁主动,反正就这么纠缠起来了。
  忽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敲门声一响,对于屋子里的两个人来说无异于惊雷。
  马文生慌慌张张地想起床,可是郭采妮却一把拉住了他,“别急,急也不行了。问问是谁?”她说着,随手取过自己的上衣,往身上一披,然后将床上的被子往身上一裹。
  马文生也变得聪明了,他一想的确是这个理,于是装作懒洋洋地问道:“是谁呀?”
  外面那人听到马文生说话的声音,便说道:“文生,是我,胡春玲。”
  郭采妮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半。
  郭采妮也认识胡春玲。这个妇干虽然没结婚,可是和计生办的干部们在一起扯黄段子,倒也不脸红,这让郭采妮经常感觉到啧舌。
  这个时候了,她来找马文生干什么?

  郭采妮立即联想到马文生和胡春玲的关系,于是那脸就有些不高兴了,她不高兴,却没有说出来,因为马文生正在回答胡春玲的话呢。
  “哦,胡主任呀,我睡了,”马文生故作慵懒地答道,“有事吗?”
  “没,没事,就是来看看你,”胡春玲这话说得很甜。她也没办法,父亲胡朗管得严,幸亏她父亲刚刚被人叫出去打麻将了。她这才有机会到马文生这边来。
  “哦,那就算了。我本来想看看你今天考得怎么样,”胡春玲的语气里分明有着失望。

  那种失落,连郭采妮都听出来了。可是马文生又如何能开门呢。
  胡春玲踢踢踏踏地走了,郭采妮已经消了气。她听出来了,胡春玲和马文生也没有什么关系,要不,他说睡了不是理由。
  跟着郭采妮心里为之一惊。看来人的占有**是一样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她和马文生算什么?算是友谊赛,又不是谈婚论嫁,管这么多作什么呢?
  “和村主任的宝贝女儿关系不错嘛,”郭采妮故意逗着马文生说道。
  马文生见她那模样,心里又痒痒了。“再不错也没有我们不错呀,”他和郭采妮两度**,体会到了甜头,说话也变得精神多了。

  “我们?你坏死了,”郭采妮抡起拳头就打,可是马文生却没有让,任凭她的拳头打在肩上。
  这一下其实是有些重的,只听到砰的一声。
  郭采妮有些慌了,“痛吗?你怎么也不让让?”
  “痛,”马文生故意眦牙裂嘴地答道。

  “痛得厉害?我看看,”她说着,就趴到了马文生的身上。还没等她看到他的肩膀呢,他已经一把抱紧了她,将她侧过来放了。
  外面有个声音啪的一声,马文生一愣,他猜得出是怎么回事,心头一颤。
  “她还没走?”郭采妮羞得差点钻到地缝里去了。这事只能做不能说,更是不能让人听到。
  胡春玲肯定没走,一直在外面听到现在,不可能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的。

  马文生皱了皱眉道:“她怎么不走呢?”他很觉得奇怪,自己都说睡了,胡春玲应该是回去了才对呀。
  胡春玲的确是往回走了几步,可是她在月色下看到了警用摩托车,跟着就想到了马文生的屋子里可能会有人。
  会是谁呢?
  胡春玲第一个反应是蓝采妮,不过她紧跟着排除了、
  郭采妮很傲气,一般的男人是不可能进入她的眼睛里的。就凭现在事业没有半点起色的马文生,根本不可能。
  再说了,人家都嫁人了。
  那还有谁呢?难道是派出所里的女辅警?派出所有两名协助做户籍的女警,她们中间的一个没准儿和马文生好上了,于是胡春玲又走了回来,静静地听着动静,一听,她的心就乱了。
  里面的床响成这个样子,不可能是马文生一个人在里面了。
  她是妇干,这个响声是怎么回事
  ,她不用猜也知道。
  死马文生,你,你,真是气死人了。
  胡春玲气恨恨地站在窗外听着,她心头乱到了极点,正想跳起来叫骂,却一脚踩到了旁边一块碎砖上,砖头一翻,里面的人吓了一跳,外面的胡春玲也吓了一跳。
  也正是这声响,让胡春玲清醒了。
  马文生白天已经清醒地告诉过她了,她爸爸看不上马文生,他们没有可能。
  既然胡春玲和马文生没有可能,她也不能阻止他喜欢其他人吧?未婚男女在一起办了这事,太常见了。
  胡春玲想到这里,原本准备叫门的她忍住了,而是心里一酸,迅速地跑开了。
  她这么一跑,里面的两个人彻底放下心来,事情做过了,自然是说起了话。

  郭采妮靠在马文生怀里,俩人也不开灯,就开始谈事儿。
  “你侄子的事,我想还是替你在学校找个老师。我在这里也住不长了,”马文生说道。
  “找个老师?也好。关键我对学校不熟悉,也不知道有没有老师住在学校里,”郭采妮应道。
  “这个交在我身上,你侄子叫什么?”马文生问道。
  对于经常去食堂吃饭的马文生来说,找个老师帮个忙,不是难事儿。
  “他叫郭涛,初二年级一班。小孩子不懂事,下午放学我送他回去了,听老师说他一下午没上课,”郭采妮提到侄子,很是恼怒,忽然又想到了马文生刚才的话,于是问道:“你说你在这里住不长,那你要到哪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