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扑克游戏马文生也不陌生,他和洪大望配对,那边杨科长和邓科长配对。
  马文生记忆力超强,他玩起这个东西来自然得心应手,不一会儿就给两个县领导剃了个光头。
  杨科长呵呵地乐道:“小马啊,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你呀。我说洪委,刘书记看问题看得比你远啊。”
  洪大望听着这话有些明堂,默默一想,便明白了,他也跟着笑了起来,“我的水平不能和刘书记比,也不敢和二位科长比啊。领导的水平,可是飞机上的水平。”
  马文生见到洪大望不往下说,正想着这飞机上的水平是什么水平时,杨科长却也不答话。倒是胖墩墩的邓科长问道:“那是什么水平呀?”
  “飞机上的水平,当然是高水平了,”洪大望难住了一个科长,心里有些得意。不过他对杨科长还是挺佩服的。杨科长也不见得知道飞机上的水平。
  马文生看着他们打哑谜似的说话,暗暗感叹,这些话说的,一句句里面透着玄机,这些玄机,可真是叫玄机啊。就连想要参透,得有需要一个过程。
  马文生跟着洪大望等三人去了镇政府对面的春江饭店。
  春江饭店老板许彩风极擅与政府搞好关系,先后让刘富贵和镇长丁大江觉得满意了,于是春江饭店便成了政府来人用餐的定点饭店。
  见到洪大望,许彩风立即迎了上来,笑道:“洪委,几位领导,田主任在里面等着,二楼最大的包间。”说着,许彩风拿了一盒冬虫夏草烟,乘着往上面迎宾的时候,随手这边一放,就将这包烟悄无声息地塞进了洪大望的口袋里。

  马文生走在最后,他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心说这个许彩风还真是个会来事的人。他这么想着,也跟着上去了。
  田二壮见到一行领导进来了,赶紧将看电视的最佳位置让了出来,“领导们,请坐请坐。我说许老板,可以上菜了。”
  许彩风应了一声,站在楼梯口冲着厨房叫道:“上菜吧。”
  那边厨房里不一会儿走出了个中年妇女,打扮得极为妖治。她穿着一步裙,那裙是红色的,上面罩着件黑色T恤,露出了光洁的手臂。她托着盘子,盘子里装了几道菜,一一摆放到桌上时,她还不失时机地朝着洪大望等人媚笑了一眼。
  洪大望看了看杨科长。见到杨科长有些呆了,洪大望心头一笑,也不说话,就让田二壮开酒,他自己则来到了外面,找到了许彩风道:“这两位是县领导,晚上饭后能安排节目吗?”
  许彩风会意地说道:“行啊,费用就开在餐饮费里?”
  洪大望点了点头,“刚才那个端菜的不错。”
  许彩风搓了搓手,“你们吃过饭,去楼后的房间再说吧。她刚来不久,我得问问。可能价钱要多一些。”

  洪大望拍了拍许彩风的肩膀夸道:“我还没听说过有什么是你许老板搞不定的。”
  马文生坐在包间里,听着杨科长和邓科长聊天,说的都是些琐事。他忽然意识到,杨科长根本就不想问他什么。那么,杨科长让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吃饭?
  春江饭店的菜做得很精致,份量也足,马文生虽然插不进话,可他也享了口福,不停地吃菜。这人精明就在这里,他虽然吃了很多菜,却时不时将筷子握在手里,作聆听状。这样就不显得他寒碜了。
  田二壮善于察颜观色,他早把马文生这副模样看在眼里,想着他和马文生即将在一个办公室共事,田二壮心里鄙夷着,可是手上的酒杯却举了起来,“文生,我们来喝一杯。”
  刚才马文生已经将在座的人都敬了两轮。他酒量大不大,自己并不是太清楚。不过这两轮酒喝下去,倒也没有什么异样,就连脸都没红。
  马文生又一次站起身来,客气地说道:“田主任,我来敬你,我来敬你。”说着,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马文生知高低懂尊卑,全让杨科长看在眼里,他借着上卫生间的机会,又拨出去了一个电话,那边听完他的汇报,便指示道:“考察就这样结束吧。我知道了。”
  杨科长听着这话的意思,就是可以让马文生离开了,便应着,又回到了座位上。
  众人喝光了杯中酒,便起身离席。
  洪大望看了看杨科长,说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春江饭店的条件不错。

  杨科长和邓科长对视一眼,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也好。那小马,我们下次再聊。”
  田二壮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本意是要留下马文生,让他未进政府先进温柔乡。那么以后他就能死死地抓住马文生的小辫子。没想到杨科长却让他走了。
  马文生出了春江饭店大门,正想着怎么回去时,忽然有人在叫他,“马文生?”
  马文生一回头,原来是镇派出所的户籍警郭采妮。这郭采妮到派出所来两年了,打她主意的人很多,可却没有一个敢下手。
  别的不说,就说郭采妮的长相,就让人垂涎三尺。她高高的个头,圆圆的脸,那脸就像是瓷娃娃一般白皙。身材也是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一身警服穿在身上,更显得风采飒爽。
  郭采妮约摸30岁出头,丈夫听说是市里领导。这腾龙镇虽然是县里的镇子,可是距离市区却比距离县城要远。蓝采妮本来在县公丨安丨局工作,被调到这里,显然是图回家方便。
  县里领导高不可攀,就更别说市里领导了。所以郭采妮虽然盛开得像朵大牡丹,可是谁也不敢向这朵牡丹伸手。
  “原来是郭警官,”马文生站在春江饭店门前的灯下,等着郭采妮。她叫住他,显然是有事。
  郭采妮走到了马文生身边,微笑着说道:“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郭警官请说,”马文生静静地看着她。她其实没有传言中那样漂亮,只是很有韵味罢了。眼角都有细纹了,灯下看得很清楚。马文生想道。
  郭采妮去过西郭村办户籍调查,他对她并不陌生。不过这么打量她,却是第一次。

  郭采妮说道:“听说马主任是师范学院毕业生,不知道学的是什么专业?我哥家的孩子不太听话,被我弄到了腾龙中学读初二。晚上想麻烦您给指点指点。”
  马文生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拒绝。哪有这样找人办事的?遇上了就说,要是没遇上呢。怎么说也得正正式式地来找他吧。
  再说了,要是刘富贵说的是真心话,要把自己放到镇办的话,那他马文生都要离开西郭村了。
  可是郭采妮就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似的,赶紧又说道:“其实我本来想找个老师。只是那孩子太调皮,一般人还真管不住他。”
  她更想说的是学校晚上没人。孩子一个人住在学校里,既不安全也没人管教。要是把他弄到西郭村村部住着,马文生就是孩子的家教了。
  马文生正想再说什么时,郭采妮娇媚地笑了,“先别说其他的了。我送你回去。刚才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呢。”郭采妮说着,走到不远处,跟着她骑了辆警用摩托轰隆隆地过来了。
  “上车,”她推开头盔上的罩子,向马文生叫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