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二壮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马文生的耳朵里。
  马文生去镇政府办事也有很多回,马文生和他的年龄相仿,从来没见过他认真地看回书,怎么跑到村子里来学习文件了?
  等胡朗一回答,马文生就知道他想错了。

  “田大主任,哪次你出门学文件,下面不管哪个村子,不都是把你供得好好的?你能来,我当然烧高香了,求之不得呀。对了,这个文件,总得要四个人玩吧。丁镇长忙不忙,也请他来吧?我再叫一个人,搞工程的,为人也豪爽,怎么样?”
  原来学文件,是打麻将。
  田二壮和胡朗扯了一会儿闲篇,这才谈到了正事。
  “下午组织办的汇报会取消了,改为年轻干部行政能力测试,你让马文生过来一趟。时间是下午两点半,地点就在镇政府小会议室,”田二壮说到正事,语速就快了。
  “行政能力测试?好,好,我这就告诉他。怎么洪委想起来搞这一出呀?”胡朗奇怪地问道。
  田二壮答道:“不是他想的。”他说到这里,也就没再往下说了。

  田二壮作为办公室主任,对政府运行一块心里有数着呢。
  他比马文生大不了两岁,可是待人接物,都在马文生之上。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能力欠缺些,笔头功夫弱了,这才一直没有被提起来。
  不过就算这样,田二壮也是副科级了。
  胡朗将手机揣进口袋里,想了想,这才把下午年轻干部的行政能力测试一事告诉了马文生。
  “你去吧,也许是个机会呢,”胡朗不以为意地说道。他从来没把这样的官样文章当作是机会。
  这年头,虚头八脑的事做得还少吗?
  马文生打电话叫了辆摩的送自己去了镇政府。西郭村是腾龙镇最西边的一个村,腾龙镇政府位于东边。一幢新大楼矗立在腾龙山附近。
  政府所在地,早已离开了腾龙百姓居住地。
  东边有山,历来苦于山洪。
  自古以来,百姓用脚投票,一点一点地搬离了这里。
  随着腾龙山的石矿开发,镇财政口袋一天天地鼓了起来,于是修了幢新大楼,又顺着腾龙山边修了条笔直宽敞的混凝土路面,从这条路上出去,便能直达县城。
  所以腾龙百姓对于新政府大楼的建立,颇有腹诽,说是政府离农家远了,离饭店近了;离百姓远了,离上司近了。
  这话说得难听,却也不能不说是现实写照。

  政府大楼是现任书记刘富贵倡导建起来的,他本来就是县城的一个科局长下来的,家也在县城里。这人讲话做事都极有气势,在腾龙这个地方,是说一不二。
  马文生赶到了镇政府,已是下午一点多钟。
  镇政府下午向来没有什么人,好在马文生对政府环境倒也熟悉,不一会就来到了三楼小会议室,他敲了敲门,只见里面已坐了好几个人。
  站在会议室前面有三个人。一个是组织委员洪大望,马文生认识他。当初去西郭村挂职,就是洪大望送他过去的。
  另两个人则有些陌生,说是新来的公务员吧,年龄却又大了些;说是领导吧,也没听说政府新来了什么领导。
  洪大望见到马文生,却向那两位介绍了一下,“他叫马文生,是下派到了村子里挂职的干部。”
  那个瘦瘦的人向马文生打量了两眼,指了指前排一个座位道:“坐下来考试吧。”跟着另一个胖墩墩的人就将一张试卷发到了马文生的手里。
  马文生对考试并不陌生。他却觉得今天的考试有些怪异,因为参加考试的,除了他之外,连办公室主任田二壮,财政所副所长杨明星和土地办副主任陈更生也都来了。
  管他呢,反正让考就考呗。
  马文生拿起了解试卷,只见上面的题目并不多,但都是些涉农性的政策题。第一题问的是没了农业税收之后,农民负担减轻了,为什么却始终富裕不起来?农村为什么留不住人?
  马文生拿起笔来,刷刷地写了不停。

  他对这些太有发言权了。
  他认为发展的问题,首要在于把人的活力解放出来。这个不给搞,那个不给弄,把农民死死地困在地里,只会让农业丧失生机,农村丧失希望,农民陷入贫困。
  村干部们现在几乎是没有任何作为,就是算盘上的珠子,拨一下动一下,不拨不动。有的时候,拨了也不动。要是上面的政策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他们更是念歪经,做歪事儿。
  这些,马文生太清楚不过了。
  第二题恰恰问的就是村干部在当前形势下,如何适应农村发展?
  马文生直接写了由管理变为服务。村干部不应该是上级的代言人,应该真真切切地为农民服务。计划生育、排涝救旱、卫生医疗、公共环境整治,这些都大有可为。
  马文生写完了之后,署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往那个胖墩墩的人手里一递,跟着就要出去。洪大望却留住了他,“你到隔壁的接待室休息一会儿。这次考试,县里是现场反馈的。”
  马文生差点没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说,这次是玩真的?他一下子来了兴趣。

  马文生来到会议室隔壁的休息室,坐了很久,土地办的陈更生过来了。
  他比马文生早到政府工作两年,懂得却比马文生要多得多。
  “文生,你考得不错吧?”陈更生问道。
  马文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反正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吧。”
  陈更生有些惊讶地说道:“你是这样想的?那怎么行?你没看过报纸吗?每年两会,都有一个议题,要关注农民工问题,要关注农村问题。这是个机会,你要珍惜了。”
  马文生见到陈更生很认真地劝他,先是感动,跟着他心里冷笑了一声,这算什么?事后诸葛亮?事后卖好的事,他马文生可做不来。
  马文生决定试一试陈更生,看看这人到底是不是心机深沉,便笑道:“反正我在村子里挂职,什么的我也看开了。这次又算什么机会呢?”

  陈更生见马文生问到了关键性的问题,果然闭口不言了,他打了个哈哈道:“我也是猜的。要不田主任贵为政府大总管,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呢?”
  分管农业的副镇长是他的舅舅,他自然知道的远比马文生要清楚。这次组织考试的,是县委组织部,说是要给各个乡镇配备后备干部人选。
  这个马文生,一无根二无绊的,就算来考了,也是没戏。
  俩人聊了一会儿,便是虚与委蛇了。不一会儿,另外两人也考好了,来到了接待室里。他们三个在一起呆的时间长,说起政府里的事儿来,很容易产生共鸣。
  马文生被冷落在一边,他索性也不管这些了,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半个小时过去了,洪大望进来了,“大家都出来,到会议室里来说吧。”

  田二壮走在最前面,他进了会议室,便提起一个水瓶来给那两人续水,一边笑道:“领导这一行辛苦啊。腾龙镇的山路不好走,让领导费心了。”
  那个瘦瘦的人看了看田二壮,心说这小子不错,反应挺快的。
  洪大望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了,“今天是县委组织部根据县委相关文件精神,来到我们腾龙镇考核年轻干部。这次考核,以笔试为主。现场评卷。被列为后备干部的同志,经宣布后,要进入一段时间的考察期,年底换届时,就会被县委列为提拔人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