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马文生忽然停下了。因为他记得胡朗那种冷漠的声音,“马文生,我不能说你不优秀。但是距离做我的女婿还是有距离的。你和春玲这个年龄的人,我不希望出现我不想看到的事。人出门,是要靠腿走路的。”
  胡朗不仅仅是在西郭村有威严,而且他还有一个庞大的势力。
  马文生惹不起。他不能没腿走路。
  马文生松开了搂紧了胡春玲的手,他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
  胡春玲愕然地张开了眼睛。那眼里已写满了委屈,“为什么?就因为你是大学生,是公务员?我配不上你?”
  马文生心里哀叹一声,就像有个瓶子瞬间被打碎了一般。
  “不,不是。是我配不上你,你爸爸曾经对我做过要求,”他不敢正视她那委屈的目光,头皮一阵阵发麻的情况下,他选择了说出实话。

  胡春玲嘴里切了一声,“我不要他管。这是我的选择。”她本来已经脱开了马文生,可他的话,让她再次萌生了和他好的念头来。
  她又一次抱住了马文生,那粉嫩的唇在他的脸上啄了一口道:“你管他做什么?我们不管他,只要做过了,还怕他揍你吗?就是揍,也不要紧了。”
  她这话说得直白大胆。饶是她做了几年妇干,也是禁不住脸上像是充了血一般。
  面对胡春玲这样坦白的话,马文生好不感动。
  她跟着做了一个更令马文生失神的举动。

  她退了一步,轻轻地拉开了自己运动衫的拉链。那薄薄的拉链一经拉开,便露出她穿在里面的内衣。那内衣是一团黑色,露出来的肌肤和脸上的麦色不同,真真得雪白得像是粉团一般。
  “你爱我吗?”胡春玲大胆地问道,“爱我,你就来吧。”她说到来字时,那声音自然降低,那嘴唇张合之际,就是一种不加掩饰的挑逗了。
  马文生脑子里轰的一声。面对这种挑逗,他再没有反应,那就不是男人了。
  马文生一旦上了手,胡春玲就像置身于云端一般。那里轻飘飘的,不着一点力量。她快乐地就像叫出声来,心里还有一种隐隐的渴望。她都25岁了,村子里像她这个年龄的女人,早就品尝过这样的滋味了。

  她期待着马文生更进一步,却又害怕他再进一步。
  马文生身体里的雄性力量已完全被激发出来了,却见她用手拦住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别,”她轻声抗拒着。
  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是要做事,也不能选择在这里吧?要是来了人,那可就完了。
  马文生被她一拦,脑子里一个激灵,便清醒了。我这是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像她说的那样,把生米做成熟饭吗?
  不。
  马文生对未来有着自己的抱负,他不能在这样的事上犯迷糊。明明是胡朗不同意的事,就是硬做了,也不见得能达到目的。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指望这种硬上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吗?
  再说了,胡朗虽然不能成全他的仕途梦,却可以毁掉他的肉身。
  马文生又一次松开了胡春玲。
  “怎么了?又不高兴了?”胡春玲低声地问道。

  马文生替她拉直了衣服,那里早被他揉得不成样子了。
  “阿玲,我喜欢你。不过,我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要了你,”马文生仰起脸来说道。
  是的,他总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个村部做办公室主任吧?
  就是咸鱼,它也有翻身的日子。他马文生难道就没有吗?虽然他经过这一年多时间来的历练,早已明白了出头对他而言,是何等的艰难。
  胡春玲一下子明白了马文生的意思。是的,他的确可以要了她。但要了她之后,父亲如果依然不同意呢?这不是没有可能。难道她就得以死相争吗?
  以死相争之后,也不见得马文生能一帆风顺呀。那他们今后的日子,岂不是苦得要命?女人对于物质的要求,远远高于男人。

  而且,她们对于市场行情的走向,敏锐性也超过男人。
  她可以享受这一时,那这一世又将如何度过?
  胡春玲顿时冷静下来,“好的,我相信你,也看好你,”她的脸色逐渐恢复了正常,理智早已控制了她。
  幸亏还没有越过雷池的那一步。

  胡春玲脸色一红,跟着便离开了村部。
  马文生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她就像是一团火一把,刚刚点燃了自己,也点燃了他。而他,明明已经燃着了,却又冷却了下来。
  再去中学,已是食堂卖过饭的时间。马文生买到手的,都是些残羹冷炙,不过他对于吃饭,从来也没有太多的讲究,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马文生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两个中学女生在聊天。
  “她好有气质。我们学校没有人比她更有气质了,”一个说道。

  “是啊,我长大了,要是能像她那样就好了。她肯定走的精品路线,”另一个女生插话道,“刘颖,听听这个名字,就好听,”那个女生嘴巴张得大大的。这让马文生听了感觉有些好笑。
  看来这里来了一个新老师叫刘颖。
  马文生吃过午饭,匆匆地回到了村部。
  村书记胡朗已经回来了,他喝得有点高,脸通红通红的,正跷着二郎腿,靠在办公室里看报纸。
  见到刘志达进门,胡朗眯着眼睛道:“上午镇上给我来了电话,说县里有领导来了。你看到了吗?”
  马文生摇了摇头道:“没有。”
  他心道你的女儿不是来问过一次了吗?难道有春玲没有告诉你不成?

  胡朗跟着又问道:“昨天让你写的那个强村富民思路,你写好了吗?”胡朗是个高中生,当村干部多年,他对于拿笔杆子的事也不陌生。
  可是自从马文生来了之后,胡朗再没有握过笔。
  既然书记镇长能让秘书写文章,他这个村长也一样行啊。
  马文生答道:“写好了。”说着,他拿出一沓打印好的材料交到了胡朗的手中。
  胡朗捏了捏厚度,心里很是满意,再看标题下面有着显眼的署名,“西郭村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胡朗”,他更是高兴了。
  “文生啊,在这里屈你的才了,”胡朗摇头晃脑地说道。他嘴里说着屈才,心里却是没当一回事儿。
  类似的话他向马文生说过很多次,说了也就是那样罢了。人家干了事,你总得让他有点快乐不是?
  马文生早料到胡朗会这么说,他还是谦虚地表示道:“哪里,材料写得不好,请胡书记指正。”

  胡朗哪里想指正呢,他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下午去镇政府向组织办汇报,他就把这个材料大标题念一通,然后就跟组织委员去喝酒。
  组织委员洪大望是个酒桶,向来有八两不醉一斤不倒的诨名。
  胡朗在喝酒这件事上面,还是有些怵洪大望的。
  胡朗正和马文生说着,忽然他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是镇政府办主任田二壮。
  胡朗打了个哈哈道:“田大主任啊,中午你也不休息啊?”
  田二壮故意叹了口气道:“说到休息,我可就羡慕你胡书记这一方诸侯啊。过几天周末,我到您的一亩三分地上来学习一下文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