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并不是事实。但出村霸,那是肯定的。
  马文生考取公务员之后,被分到的地方是一个贫困镇。镇上给他安排的工作岗位,是一个贫困村村委会办公室主任。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他这辈子别想翻身了。
  然而,好运来了,怎么挡也挡不住。
  这个事现在想起来,还是一个巧合。
  如果不是那天给郑艳梅指向村口厕所尿尿的事儿,马文生估计还是西郭村的一名挂职干部。
  他这个职挂得冤屈,刚考编进入镇政府没多久,就被派到了西郭村,任村委会办公室主任。

  西郭村是个穷村,全年的村集体收入不超过十万元,扣除七名村干部工资,正好精光光,连来人请吃饭钱都没有。
  马文生落到这样的地方,那真是刚吃黄连再饮苦楝,除了苦还是苦。
  村里穷,不代表村干部穷。村里没钱拿出来招待,不表示村干部没地方找饭吃。村子里东家杀猪,西家盖楼,村干部们总是被请去坐席,大吃大喝之余,还能拿点红包什么的。村子大,免不了红白喜事的。
  这天村干部们又一次全被请走了,村部只剩下马文生一个光杆司令。办公室主任这个名词好听,但得看看前面的限定语。村里的办公室主任,估计是全国最小的办公室主任了。

  马文生想到这里,不得得一阵苦笑。
  时间指向上午十点半,马文生正要起身去一里路外的中学食堂打饭吃。
  这时,村部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门是敞着的,马文生一抬头,便看到了敲门的人。原来是个少丨妇丨。说是少丨妇丨,也只是马文生的感觉。
  那女人穿着咖啡色的西装,脚下的皮鞋白白的,显然是落了一层灰。那女人脸圆圆的,白白的,下巴却有些尖。
  这样的女人,据说天生狐媚。
  马文生想着当年大学时,在宿舍里和室友们的鬼扯,脸上不由得多了笑容。
  那女人便觉得马文生是冲她在笑。

  她在西郭村走了一个多小时了,觉得对这里有了初步的印象,正想回去时,却不料尿意来了。
  她找了几个农家院,准备去方便,可是一踏进茅厕,一阵冲天的臭气薰得她头都晕了。
  “你好,村部有洗手间吗?”这个话问出来,却是纯正的普通话。声音也糯,听得马文生恍若隔世。
  他到这里来一年多时间了,听得最多的是妈的娘的这些方言粗话,何曾听过这样悦耳的声音呢?
  “有。只是,”马文生欲言又止。他对这个少丨妇丨有了好感,自然也就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只是什么呀?”少丨妇丨有些急了。她的脸憋得红红的,那股子即将冲出来的尿,让她肚子胀得厉害。
  “有些脏。我领你去另外一个地方吧,”马文生不知道她已经走了好几个地方了。他还想着正好可以和她同路去中学那里。
  “不,了,”那少丨妇丨的话音里夹杂着些痛苦。
  马文生看着她的脸,立即明白了。
  “洗手间,不,厕所就在旁边,只是不分男女。而且附近的村民们经常过来,”马文生迅速地领着她走到了厕所那边。
  等到了厕所那里一看,她差点没晕过去。

  这里怎么方便呀?
  一个草帘子遮着一个粪坑。草帘子经久未换,草都散落了许多,轻飘飘的,风一吹,那帘子便像是被人用手掀开了。
  “你进去吧,我替你守在外面,”马文生看出了她的迟疑。
  她听着马文生的话,便点头应道:“那,谢谢你了。”

  她说着,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一掀帘子迈了进去。那草帘上落了几根草到了她的衣领上,她也浑然不觉。
  唯一让她难堪的,是站在外面的马文生。
  他可是个男性呢,而且还是个年轻的男人。
  马文生看到她走进去后,就转过了身子。他身子一转,让她真切地看在眼里。
  她心里泛起一阵感动:这个年青人还是很懂得自己的感受的。
  她双脚站在粪坑的两边踏板上,解开裤子,蹲了下去。一蹲,那尿便以离弦之箭的状态冲了出去。
  她正觉得肚子里舒服了许多,可跟着脸上一红,这个嘘嘘的声音也未免太大了些。
  外面的马文生倒是没在意。他想的是这个陌生的少丨妇丨来到西郭村做什么呢?走亲戚?不会。走亲戚,她就应该在亲戚家上厕所,不可能跑到村部里来。
  她也许是个做调查的教授什么的。可是教授有这么年轻吗?她看上去也不过30来岁。那姣好的容貌,苗条的身材,挺挺的胸部,正是熟透了的年龄。
  马文生这么想着,身下难免起了反应,跟着他的脸也红了。
  可巧的是,这时一阵秋风吹了过来。厕所本来在一排平房的打边靠后位置。风吹进去,打了个旋儿,呼拉一下吹开了帘子。
  她正在里面提裤子,才提了一个黑色内内呢。只觉眼前忽然一亮,她的第一个意识是有人进来了,不由得惊呼一声。
  马文生哪里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他想进去,可是跟着想到自己和她不同性别。这个时候进去,不是摆明了要吃人家豆腐吗?

  她惊叫之后,见到并没有人进来,这才松了口气,赶紧把裤子提好了,走了出来。
  “刚才,没事吧?”马文生问道。
  “没,没有。”她有些慌乱。她在这个年青人的目光注视下,感觉自己实在是羞了。
  “有虫子吗?”马文生又问道。
  城里来的人怕乡下的小虫子,这一点他很清楚。

  “没有。啊,有虫子?”她猛地吃了一惊。
  这时马文生和她面对面地站着,离厕所也不过几步。
  马文生忽然看到她的衣领上面落了几根草,便走近了她,“你衣领上有面有脏,我替你拿掉。”
  他说得很是关切,让她不由得更是感动了。这人年龄不大,却懂得体贴呢。
  马文生将几根稻草拈了下来,举到手里向她笑道:“好了。还是和刚才那样清爽漂亮呢。”
  她听到清爽漂亮几个词,微微地怔了,可心里却是一阵快乐。
  这小子,他懂得哄女人开心呢。
  “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这么年轻就选上了村干部?”她问道。他和她近在咫尺,却都没有走开。
  他闻得到她身上微微的香气,而她也分明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种成熟男子的体味。
  马文生把自己怎么来西郭村的事儿说了。
  她点了点头,“你是大学生,不能和村干部们搞在一起吃吃喝喝。要有自己的主意,想点脱贫致富的办法来。”
  马文生听着她的话,有些错愕。这个不像是聊天,更像是指示了。
  “有纸吗?”她问道。

  马文生摇摇头。这个时候,他哪有这个。再说了,他知道这个女人要什么纸啊。汗啊。
  “把手伸过来,”她说道。
  马文生伸过手去,却被她一把攥住。
  她的手温润柔软,一种难言的爽快涌上心头,马文生都有些眩晕了。
  马文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见她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换出一支中性笔来,迅速地在他的手心里写了一个手机号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