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06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军抓住一名小混混的头发,把他抓到面前,将手拿着的长剑抵在他的脖子,“喊爷爷,你喊我一声爷爷,我不弄死你!”
  他刚才出手的时候,恐怕打死人,因此手的长剑一直没动用,此时抽出长剑,明晃晃冷森森,往这人脖子一搁,此人脖子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关晓军出现的实在太过惊人,从前面几个人拦截他,到他出手打翻这些人,期间也一分来钟,但是十来个却全都被他用重手法打的半死不活。
  被他用长剑抵着脖子的小混混,吓的头发都立起来了,大声喊叫:“爷爷,爷爷,你别杀我!”
  关晓军点了点头,将长剑收回,正待地的小青年觉得自己没事的时候,关晓军忽然抬腿向他的腿部踩下,“喀嚓”一声,这小青年的小腿顿时折断。
  在这个小青年嚎叫的时候,关晓军又走向了另外一名青年身边,又是一脚踩下,于是又踩断了一条腿。他如法炮制,将现场十三名小混混的腿全都踩断之后,坐在一人身,轻声道:“谁再敢叫,我弄死谁。”
  本来凄厉哀嚎声响个不停的现场陡然安静下来。

  关晓军看向被羞辱的摩托车主,“你这样的软蛋,也敢走夜路?他们拦你,你停啊?你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他将这十三个小青年抓着头发拉成一堆,对年吩咐道:“你去派出所报案去,让他们来几个人,把这些人抓进去,说他们抢劫你,还想谋杀你,要不是我救了你,你被他们杀了。”
  年男子不住点头,想要扶起摩托车的时候,关晓军喝道:“你想干什么?想骑车跑路啊?想得美!派出所在镇子东头,你跑着过去行,几分钟能到,摩托车留在这里!”
  看着年男子慌慌张张跑远的身影,关晓军叹了口气,他已经想起了这是怎么一档子事情了。

  一世在凤山镇发生过一起抢劫杀人案,作案的是十三名无业小混混,他们抢劫的是一名摩托车车主,杀人掩埋后,把摩托车便留了下来。
  后来在修摩托车的时候,凑巧让被害人的家属看到了这辆摩托车,追问之下,凶手有点躲躲闪闪,引起了家属的怀疑,将此人抓住后,便报了警,经过警方的审讯,终于破获了这场大案。
  据这十三个小混混说,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想要杀人,他们只是想找个人随便找找乐子,后来发现这人让他干什么他干什么,一点反抗都不会,这才起了杀人的心。
  这死者的亲属有点能量,这个案子破获后,十三个人全都被枪毙了。
  当时关晓军虽然还在学,但对这件事还是有所耳闻,毕竟一连枪毙十三个人,这也算是地方的大新闻了,因此他对这件事一直都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
  刚才看到这些人羞辱摩托车车主,而现场正好是十三个人,关晓军顿时想起了这件事情,没想到这么巧,这辈子什么都让自己给赶了。
  莫言在《红高粱》家族的书描述他的家乡的时候,说他的老家是地球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关晓军的家乡云泽地区跟莫言在书的描述,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里民风彪悍,自古到今,出的最多的是强盗、乱党、土匪、响马,这里人的血液蕴含着一种先天暴力的基因,最喜以武力来说话,有视死如归的英雄好汉,也有甘当汉奸走狗的无耻之徒,他们在乱世迸溅出一朵朵或绚烂或黯淡的血花,染红了整个云泽大地,野蛮的气息,直到今天和平的年代依旧留存。

  所以这里是人命大案的多发地,一帮帮的亡命徒如同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连绵不绝,从未真正平静过。
  每年不死几个人,那简直对不起云泽地区这个“韭菜地”的称号。
  这种情况一直到了新世纪后,依旧如此。
  每年因为争抢宅基地,因为前面的人家的房子自己家盖的高,因为自家的女人被调戏等等事情,都会死好几个,灭门案件都不止一起,当然最多的还是抢劫杀人。
  在无聊寂静的夜里,总有精力无处发泄的一帮年轻人聚在一起,在路边抓人找乐子。
  他们心情高兴了,便会无缘无故的揍别人几顿,心情不好了,也会找人揍一顿,遇到女的,那不止是打一顿的事情了,但凡有几分姿色,会难以避免的被糟蹋,而且十个有八九会被杀死掩埋。

  两千年的时候,发生过一起三十多名外地小姐被杀死掩埋的连环大案,当时央震动,云泽地区的局长当场被撤职。
  相这些大案子,关晓军今天晚遇到的这起抢劫杀人案,简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也是因为发生在自己身边,又一连枪毙了十三个人,这件事才被关晓军记住。
  面对这些罪犯,关晓军毫不心慈手软,出手极重,不把他们打个半死,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只有把他们打死了,或者打的不能动弹了,这才能安心看守他们。
  在那名摩托车主去派出所报案的时候,关晓军又将现场十三名青年挨个搜查了一番,见他们身没有藏有利器之后,这才真正的安下心来。
  他叹了口气,直接打晕了一名青年人,缓缓坐在他的背,手长剑不住的轻轻击打地面,“都老实点啊,谁敢再哼哼,我先弄死谁!”
  现场一片安静,连因为被打断腿而产生的呻吟痛哭声都瞬间消失,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在从这些人口鼻响起。
  关晓军从出现,到如今将他们打倒,声音之冷酷,手段之残忍,即便是这些小混混们也被吓得心惊胆战。面对这种狠人,没有一个不害怕的。
  派出所所长马志和领着几个民警来到现场的时候,看到在深秋清冷的月光下,一条马路间,路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尸体”,而关晓军这么坐在一名“尸体”,长剑横膝,旁若无人。
  “死了这么多人?”

  现场三个民警看到这种情况,震撼的无以复加,有一名连警棍都吓的掉在了地。
  马志和掏出手枪,指向关晓军,“你……你把他们都杀了?”
  关晓军起身笑道:“马叔,是我,小军!”
  他将长剑收回剑鞘,“这几个家伙可是不学好啊,大半夜的抢劫东西,还想杀人灭口,幸亏让我遇到了,不然肯定会出大问题!”
  马志和拿着手电筒照了一下关晓军,顿时认出来了,惊讶道:“小军?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在这里?”
  当初的派出所所长洪新刚已经被调到区里当了市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而马志和则是在洪新刚任之后的新所长,前两年关宏达没有退休的时候,马志和没少去关晓军家里走动,因此对关晓军也是熟识的很。
  此人多年后,因为醉酒,把手枪丢了,被记了大过,所长也当不成了,成了普通的民警,但现在正是风光的时候。
  他看到是关晓军之后,一颗心放了下来,将手枪放回皮带里,“这是怎么回事?”
  关晓军笑道:“先把这些人拉到所里去吧,在这里说话不太方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