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0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必要留下线索,没有必要让谁为我的死承担责任,一切是我咎由自取,如果没有巷里那桩悲剧的话。
  再见了,亲爱的章雄!再见了,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会想念你们的。
  写完之后,吉艳萍扭开瓶盖骨嘟骨嘟喝下大半瓶并将饮料瓶扔出窗外。
  “闹了半天还没查到凶手?!”方晟失望地说。
  朱正阳道:“根据吉艳萍自述,警方界定为自杀——虽说有人递了有毒的饮料,吉艳萍作为成年人有辨析能力,也有喝与不喝的选择权,因此不算他杀。”
  “唉,不管怎样庚明算是摆脱了杀人嫌疑……”

  “代价太大了,”朱正阳感慨道,“下午把这个消息告诉庚明,他眼皮都没抬,说木已成舟于事无补。”
  方晟沉默半晌,道:“到院里走走……”
  夜已深,市委宿舍区一片静谧,只有两三个窗口亮着灯。漫步在绿荫小道,迎面凉风习习,草丛里响着不知名虫子的鸣叫。
  许久,方晟道:“算起来这是庚明第二次受挫吧?”
  “嗯……”

  “其实那次人家没诬告,庚明确实收了购物卡,只不过当时中林暗地里通风报信,你们几个连夜收买底下的办事员出面承担责任罢了,对不对?”
  被戳破玩的花招,朱正阳微微脸红,尴尬地说:“原来方哥早就看出来了……”
  “另外中林也是,那次受贿事件果真一点问题都没有么?不见得吧!两万元放在存折上那么长时间,夫妻俩居然一无所知,明眼人都知道说不过去;还有你那次生活作风事件,那可是实锤,不用多说吧?”
  “多亏方哥一路相助,不然我们哪能走到今天。”朱正阳汗颜道。

  “你会错意了,这会儿我不是揭弟兄们的短,而是……迄今为止只有庚明这次才算真正碰到危机,在灾难面前咱们耍的小花招小心机都不管用,怎么办?首先自己得沉住气,不能颓废,更不能自暴自弃,毕竟还有这么多资源,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庚明担心的是婚外情将成为致命污点,严重影响仕途发展。”
  “的确麻烦,不过……”
  方晟久久沉吟,走了十多米才说,“我在等一个契机,有的话将是庚明之福,若没有,意味着他需要蛰伏更长时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看他的官运了。”
  听出事情有转机的希望,朱正阳心中暗喜,却不便多问。方晟背后水太深,涉及层次也太高,很多事都划入机密范围,问了也白问。

  “要不送他回黄海休养段时间,正好避过风头,过段时间设法出趟镜,重回公众视线?”朱正阳问。
  “唔,主要看省里对林枫的处理结果,下手重的话正府这边没法护短,可能要背个处分。”
  “林枫有蓝善信护着,按说……”
  “如果我是蓝善信,肯定不会在这档口帮林枫强行出头,”方晟道,“吉艳萍案子的社会影响太恶劣了。”
  朱正阳听出方晟话中的意思:同样,爱惜羽毛的于道明也不会在此风尖浪口出手帮助程庚明。
  方晟所说的契机应该另有玄机。
  离开鄞峡时,朱正阳对此行还算满意:虽没得到方晟明确承诺,至少没断了念想,隐隐有某种转机可能,这种不确定性对程庚明来说已经足矣。
  这个时候程庚明担心的不是丢官降职,也不是会不会遭到处分,而是方晟是否把自己踢出黄海系!
  只要仍留在黄海系,日后定有东山再起希望。
  从这一点看,朱正阳没白跑一趟。。
  第二天召开鄞峡市十大建设项目承接落地工作会议,包括规划中的鄞坪山旅游景区深度开发、朝明市援助的部分重点工程等等,常务副市长耿大同主持,市长方晟、副市长祝雨农、郑拓等出席。
  会议休息期间,借着闲谈耿大同终于找了个话由询问柯察巷地皮开标之事。
  “开发商担心标书泄密,守在招投标中心不肯回家呢。”耿大同道。

  方晟作沉思状想了会儿,道:“柯察巷是个香饽饽,金娃娃不能卖银娃娃的价儿。”
  “暗标暗投,开发商不知道底价,没准把价格抬得很高。”
  “万一压线中标呢?”
  “呃——”耿大同搞不清对方曲曲折折表达的意思,索性问,“方市长觉得怎么办才好?标书都收过来,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呀。”

  方晟指着财政局长牛爱树笑道:“我想让老牛发笔横财。”
  牛爱树赶紧过来,笑嘻嘻道:“方市长有啥好点子?我当然多多益善来者不拒了。”
  “你呀就是见钱眼开。”耿大同道。
  方晟道:“我的建议是,柯察巷地皮招标改为竞标,最大限度把价格往上抬一点,增加财政收入。”
  此言一出耿大同愣住了!
  牛爱树当即叫好:“方市长说得对,要把黄金地段的地价炒上去,拉动鄞峡房产市场火爆!”
  祝雨农炸了,定好的事也能临阵反悔,招投标严肃性何在?再说竞标就意味着郜更跃必须付出更大代价!

  “我觉得不可行,”祝雨农直截了当说,“如果发标书前宣布新规也罢了,现在的情况是开发商已经把标书送过来了,我们出尔反尔,那可是违规行为!”
  方晟闲闲道:“标还没开嘛,哪里违规了?在结果出来前,主办方随时有权中止流程,市招投标管理办法里有这一条,祝市长不信可以去翻制度。”
  祝雨农一滞,耿大同又加入战团:
  “祝市长的考虑也有道理,我的想法是柯察巷地皮还按老办法,以后就采取竞标方式,大家认为呢?”
  市长之间发生分歧,哪有其他人说话的份儿?所谓“大家”特指方晟。
  短暂沉默,方晟轻轻一笑,道:“看来大家还是对竞标能否带来更多财政收入抱怀疑态度啊,那这样吧,柯察巷标书继续封存,尽快启动三中右侧神仙池地块竞标工作,看看效果再说。”
  这里的“大家”也是特指,包括耿大同和祝雨农。
  这下连刚开始不明真相的牛爱树等人都听明白了:如果耿大同等人反对竞标,柯察巷地皮的投标书会永远封存下去,以及冻结在银行的五百万诚意金!
  这就是市长的特权,没法一个人推动某件事,但可以一个人阻止某件事。

  耿大同和祝雨农当众受窘,又气又怒,却又不便发作。这不是市长办公会的小场合,纵有万般委屈也不能把矛盾公开化,况且方晟嘴皮子之厉害、反应之快众所周知,仓促应战只会自取其辱。
  会议后半程两人全程黑脸,会议一结束也不耽搁夹着包匆匆离开。
  郜更跃第一时间得知消息,狠狠摔掉两只茶杯!
  有上次南泽厂股权竞标的教训,郜更跃知道梅香投资和秋汀房产背后隐隐有方晟的影子,都是不差钱的主儿,几百万上千万根本不眨眼,公开竞拍地皮取胜的可能性不大,纵使抢到手恐怕也得代价惨重。
  但这一波房产行情不容错过!
  要想完整吃下这波房产福利,就必须从启动阶段开始炒底,追高逐利不是郜更跃的风格。

  日期:2018-12-18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