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95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隽邦口中一阵发苦,却强自笑道,“哈……不是,我们怎么可能一起来?韩希茗带他妹妹来,我只过是沾光罢了。”
  “二哥也在?”雷耀辉倒是不怎么惊讶,微笑着说,“正好,我这边没什么事了,去见见二哥也好……早早,走吧!”
  “噢。”早早抬眸看看梁隽邦,满腹的话只好吞了下去。
  看着他们相携着走开,梁隽邦冲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拿凉水直往头脸上扑,头发连同脸面全都浇湿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苦笑,不管喝多久都没用,越喝越清醒。
  喝的太多了,胃里面一阵火烧火燎,梁隽邦伸手捂住胃,不太好受。
  从洗手间出来,梁隽邦没有回去,而是直接离开了。回去要面对雷耀辉和早早亲密的样子,那种凌迟般的痛苦他承受不了,还是走了的好。

  家里面黑沉沉,梁隽邦也不开灯,直接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发呆、一直发呆。突然想起刚才早早问他的问题……上个月16号?这么想起来,早早今天应该是特意为了见他而来的。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梁隽邦觉得,他都不应该再给早早有任何幻想的余地。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到早早的号码,梁隽邦给她发了条信息。
  我想起来,上个月16号,我一整天都和我前女友在家,没出过门,至于干什么,你还需要问吗?落款:梁隽邦。
  早早收到这条短信,还没有离开餐厅。
  韩希茗正嘀咕着,“梁隽邦这小子,怎么走了也不说一声,向来都是这么我行我素。”
  雷耀辉笑着没说话,看的出来,梁隽邦是主动放弃了早早。他想不通原因,如果真要争,他恐怕争不过梁隽邦,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很感激梁隽邦。
  早早看完短信,心凉了,什么也都不想再说了。就算她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显然梁隽邦也不想帮她!
  “早早,怎么了?”雷耀辉体贴的发现她脸色苍白,关切的问到,“是不是心口又疼了?想起什么来了?”

  “不……”早早摇摇头,“没想起什么来,就是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了。”
  “好,那我送你回去。”雷耀辉抱起早早,朝韩希茗说到,“二哥,我先带早早走了,改天我们再喝。”
  “嗯,走吧!”韩希茗点点头,在他们走了之后,拨通了梁隽邦的号码,已经关机了。
  长夏。

  最近真的是很忙碌,雷耀辉的父母从A国赶过来了,两家正为两个孩子的婚事忙碌着。
  乐雪薇突然提出,“我想将婚期提前,不知道雷先生、雷太太有没有什么意见?”
  “提前?”雷氏夫妇不免惊讶,“倒不是有意见,只不过,会不会显得太仓促,怕准备的不够好,怠慢了早早……早早是你们韩家的宝贝,我们当然想做到最好。”
  “呵呵。”乐雪薇微笑着摇头,“您二位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了,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早点让他们在一起我们也省了桩心事,说不定很快就能有好消息呢!”
  雷氏夫妇微怔,听这话,似乎是有所暗示啊!

  于是忙赔笑点头答应,“那就一切由韩太太做主。”
  “哎,好。”乐雪薇喜不自禁,婚期果断被提前了半个月。还有两个礼拜,雷耀辉和早早就将举行婚礼,成为正式夫妻。筹备过程忙忙碌碌,婚讯也对外公布了,刊登在各大媒体上。
  婚期突然被提前,有人也跟着手忙脚乱起来。
  商场里,杭宁黛挽着早早,正在挑选礼物。小姐姐要结婚了,做妹妹的当然要送礼。她不像哥哥们那么有钱,大宝哥哥送的私人飞机,小宝哥哥送的游艇,真是巨讨厌!

  “早早啊,你过来看看,喜欢什么啊!不要挑太贵啊!你突然提前结婚,人家零花钱都没攒够。”杭宁黛嘟着小嘴,那模样和母亲阮丹宁有七八分相似。
  一群保镖正跟随在她们不远处,不敢放松警惕。
  早早没什么精神,什么礼物、什么婚礼,她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哪儿有心思去挑?加上没有人可以说,更是心急如焚。
  “你看着办,我随便,什么都可以,没有也行的……”

  “嗯?”杭宁黛正专心挑选着,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柜台前,那并肩站在一起的两个人,不是大宝哥哥和杨翎学姐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说有笑的样子。
  韩希朗站在柜台前,眼角余光也瞥到了杭宁黛和早早。
  “别动。”他突然伸手搭在杨翎的肩膀上,低头靠近她。
  “怎么了?”杨翎讶异,轻声问道。
  韩希朗微笑道,“三点钟方向,宁黛在。”
  “噢。”杨翎了然,笑了,“那看来,我的谢礼又可以要的贵一点了,是不是?”
  “哈哈。”韩希朗清朗的大笑,“任你挑选,只要让她吃醋,花多少钱不是问题。”
  “哼!”杭宁黛只能看见画面,听不见声音。看见韩希朗和杨翎这样说说笑笑,怎么受得了?笑、还笑?大宝哥哥怎么这么花痴?对着女人就笑!
  ‘啪啦’一声,杭宁黛一失手,将一只水晶香薰座给打翻了。
  “哎呀,宁黛……你没事吧?”早早吓了一跳,慌忙拉开杭宁黛,生怕她被碎片划伤。
  保镖也都凑了过来,这么大动静,韩希朗要是再不过来,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早早,宁黛,你们也在这里?”韩希朗装作才看见她们,“宁黛来给早早选结婚礼物吗?”
  “哼……”杭宁黛从鼻子里哼唧着,都不正眼瞧他。
  韩希朗忍笑,“没什么事吧?”
  “没事,打碎了东西,人没事。”早早解释道。
  杭宁黛依旧不看他,以为他会像以往一样上来哄她。
  可是,韩希朗并没有多停留,勾了勾唇,“那你们慢慢挑,我还有朋友在,先走了。”说完,转身往杨翎那边去了,杨翎还站在原地等她。
  早早诧异道,“大哥有女朋友了?”
  杭宁黛咬牙横道,“什么女朋友,肯定不是!”
  火药味这么浓?好像还有点酸溜溜的。
  公众休息日,梁隽邦接连两天没了消息。

  韩希茗作为他的兄弟,也是现在他唯一可以依赖和信任的人,自然要关心他。最后,他是在酒吧里把梁隽邦给拖了出来,接回家,直接扔到床上。
  “喂,小子,你这样有什么用?这么喝,不要命了?”
  “关你屁事!”
  梁隽邦喝的两眼发直,还在叫嚣,“我就是不要命了!要这条命有什么用?你告诉我,早早要嫁人了,我活着干什么?那么努力上进、出人头地又是为了什么?”
  韩希茗怔忪,无可反驳。
  “呕……”
  梁隽邦叫嚣完,突然捂住胃,冲进了洗手间,抱着马桶一阵狂吐。

  “哎……”韩希茗跟进去,无奈的直摇头。
  梁隽邦吐完,趴在马桶上不动了。韩希茗扯过毛巾扔给他,“洗个澡吧!一身酒味,臭死了。”
  可是,梁隽邦毫无反应,一动不动。
  “喂!”韩希茗叫了他两声,感觉不对劲,走过去把他拉起来,这才发现,马桶里有血!头皮一阵发麻,韩希茗轻拍着梁隽邦,“小子,隽邦?快醒醒!”
  梁隽邦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根本叫不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