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87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关晓军至今也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事情无关紧要,反正不影响他学行。
  天气依旧炎热的时间里,考试开始了。
  如同一辈那样,坐在关晓军面前的人,是他同村的孔令春。
  一辈子,两人关系不怎么好,因此在小学升初的考试,孔令春想要抄袭关晓军的考试答案,但关晓军一直捂着卷面不让他看。
  这次考试之后,关晓军顺利考了乡里的初,但是孔令春却没有考,于是辍学了。
  这件事当时关晓军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感觉自己当年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如果自己当年肯让孔令春抄袭的话,孔令春考学肯定没问题,虽然他考学后未必能考大学,但起码多了一个大学的可能。

  但是这个可能,却被关晓军给断掉了。
  这件事像是扎在关晓军心的一根刺,使他每每想起时,都会生出愧疚之心。
  多年以后,关晓军与孔令春在过年的时候喝酒,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孔令春一脸惊讶,他早忘记了这件事,没想到关晓军这么多年还记在心里。
  现在孔令春再次做到自己的前面,关晓军顿时多了一种赎罪的心态,做完自己的试卷后,将答案仔细誊抄了一遍,故意错了几个题,然后扔给了抓耳挠腮的孔令春,“这次你可以初了!”
  看到关晓军扔来的纸团后,孔令春大为惊,伸手将纸团快速的抓住藏在桌子下面,扭头看向关晓军,关晓军见他扭头,对他笑着点了点头,“快抄!时间不多了!”
  孔令春又惊又喜,扭过头去,小心翼翼的将答案纸放在试卷下面,一点点展开看。
  “不要喧哗!”

  监考老师拿着黑板擦在讲台使劲敲了敲,“好好做你们的卷子,不要交头接耳!”
  孔令春吓了一跳,更加小心翼翼了。
  其实他这种小动作根本瞒不过讲台监考老师的眼睛,关晓军看到监考的两个老师,其一个小幅度的伸手指了指趴在桌子的孔令春,脸露出好笑的神色,与另一位老师小声说笑起来。
  另一位老师也看了孔令春一眼,咳嗽了一声,“不要抄袭啊!这题目这么容易,都是大路边的题,没啥难度。都不要交头接耳啊!”

  如果是考高考,监考力度肯定会非常严格,可是小学升初,监考的老师们基本都只是装装样子,大都是睁一眼闭一眼。
  老师也是人,知道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卡的这么厉害,孩子们也都不容易,只要不太过分,也随他们去。
  这样一来,那些脑子轴,学习不好,而且胆子还小的家伙,才无法考初,其余的头脑灵活的孩子,基本有一定几率升去。
  不过,算是这样,这个时候的升学例也不大,从小学考初,差不多能刷下一半的人数。

  台的监考老师看到孔令春小心翼翼的瞥一眼答案,抬头看一下他们,低头看一眼,抬头看一下他们,神情惶恐,脸紧张,两人都感到大为好笑,不过也都没有点破。
  其实不但他们感到好笑,是坐在后面的关晓军也为两位监考老师的好笑而感到好笑。
  学的学生们在考试作弊的时候,都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其实老师们在讲台将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只不过装作看不到罢了。
  这个道理,关晓军在初的时候已经明白了。
  现在见到见到两位监考老师在一脸好笑的在考场来回巡视,每次巡视来临时,都会传出窸窸窣窣的一连串的响声——那是考场学生们藏小抄带出来的声响。

  每次监考老师过来时,孔令春是一阵手忙脚乱,很是狼狈。
  关晓军看的尴尬症都要犯了,尼玛,你不能稳重一点么?考试看小抄,里面也有很大的学问好不好?
  每一个监考老师当年也都经历过这个学生时期,他们也都从考试做小抄走过来的,难道会看不出这么拙劣的抄袭行为?
  关晓军在一霎时,都有点后悔给孔令春传答案了。

  孔令春这个人很没有学习天赋,因此在学的时候,经常被老师批评,老师批评后,家长便开始打,但是打了无数遍,他是不开窍。
  这家伙在学习态度那是没的说,不早退也不迟到,每天课的时候,都是认认真真的挺着腰板看着老师讲课。
  他看归看,眼睛睁的谁都大,心思却不在学习,脑子里的念头早跑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只有每次老师提问题的时候,他才会回过神来,然后一脸茫然的站在教室里,跟个木桩子一样,低头不语。
  在学校里,差生基本分为三种,一种是脑子灵活调皮捣蛋成绩差的学生,另一种则是老实巴交,使劲学也学不会的差生,还有一种是脑子灵活,但是不会学习的差生。
  孔令春属于最后的一种,他脑子其实平时也挺好用,是学习不行。他宁愿回家放羊割草,也不愿意在学校里学。
  不过他的学习成绩倒也不是全班垫底,他还差的有的是,那些学生人也都不傻,平常都很机灵,但是在学习不开窍。
  关晓军早将自己的试卷做好,仔细检查之后,开始百无聊赖的扭头扫视自己所在的考试地点。
  小学升初的时候,考场地点设在了凤山乡的凤山学,而不是关帝庙村。
  关晓军所在的考场,位于一座新盖起来的两层教学楼的最东侧,教室里白灰粉刷的墙壁,墙壁挂着一幅幅塑料材质的名人画像,在画像的旁边排着几行小字,那都是这些人物当初说过的话。
  如负手在江边站立长袍大袖的屈原,在他的画轴,写着“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孔子画轴写的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除此之外,还有卷毛爱迪生的画像,画轴写着“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
  这些画轴的语言,有的简直是欺骗了关晓军大半辈子,有些根本是断章取义之说。
  但这个时候,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觉得这是至理名言。伟人说的话,那一定是对的。
  这些画轴贴在了教室三个窗户之间雪白的墙壁,板板整整,画面反射着微微的光,都是刚刚买来贴的样子。
  其实非但这画轴是暂新的,是课桌也是崭新的,连整个两层教学楼都是新的。

  这些画轴,是关晓军跟随父亲关云山在市里买的,然后挂在了这栋楼的一个个教室里。
  因为这整个凤山学的教学楼、办公楼,都是关云山的建筑公司承包盖起来的,关晓军特意跑来看了一下,对这里面的东西自然极为了解,此时看着墙的画轴,绿色的木框窗户,窗户的毛玻璃,很是生出几分亲切的感觉来。
  监考老师早注意关晓军多时了,如今的关晓军人高马大,才十二岁,已经是一米七的个头了,而且嘴还长了一层绒毛,坐在考场的最后一排,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以为他是个监考老师呢,刚开始还把两个监考老师吓了一跳。
  现在见关晓军在教室里东张西望,一位监考老师大步走到关晓军面前,“做完了?检查一遍,没什么错误的话,交卷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