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81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个以种地为生的年代里,关晓军的姥爷姥娘年龄都很大了,下地干活都有点力不从心了,关晓军三舅的压力可想而知,家庭状况非常不好。
  娘家穷,自家富,平常卢新娥没少从家里拿钱接济自己的娘家人。
  这次关云山开设第二个窑口,把自己的妹夫都安排进去的时候,顺便把小舅子也给叫了进去。
  按照关宏达的意思,这个窑口随这一帮亲戚折腾,挣了钱大家分,有关宏达父子掌控大局,只要他们不作死,一定吃喝不愁,不能说是发大财,但最起码也衣食无忧,寻常农民要好过多了。
  有这两个窑口开着,又有关宏达这位副乡长的面子,老关家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如果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这日子肯定还是过得稳稳地,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可是这样过了一年多,关云山又有点闲不住了,他的一位朋友,在东北包了一个工程,想让关云山领着一帮人去帮帮他,关云山听了大为心动。

  他早在家里呆腻了,想着去外面见识见识了。
  喊关云山出去干活的人,名字叫做袁令旗,是关云山的一个小学同学,此人现在跟关云山关系非常好,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拿着礼物来看望关宏达夫妇,在人情往来,此人做的非常到位。
  他这人是个泥瓦匠出身,但是为人聪明,瓦工活做的非常好,当初云泽地区进行了一次瓦工赛,他曾进入了前十名,在别的地方不说,起码在砌墙这方面的技术,整个云泽地区他应该是数得着的了。
  农村里泥瓦匠这个职业,也得拜师才行,袁令旗虽然年龄不大,但他技术好啊,因此拜他当老师的同龄人或者半大孩子当真是不少,差不多得有三十来个还要多。
  他有这么多徒弟,瓦工手艺又好,因此附近村子里谁家盖新房了,谁家揭瓦屋顶了,第一个想到的是他,连关宏达家里的房子都是袁令旗领着人盖的。
  袁令旗这个人很会笼络人,又有眼力劲儿,因此十里八乡的村民,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领着徒弟干活的泥瓦匠。也是在领着徒弟们干活的过程,袁令旗攒了点钱。

  虽然说这个时代盖房子花钱少,谁家盖房子的话,同村人都会过来帮忙,但帮忙的前提是,这些人得会泥水活才行,不然的话只能当小工,砌墙顶等专业技术活,需要老师傅们来干了,袁令旗的小团队在这个时候派了用场。
  同村人帮忙只吃饭喝酒,但袁令旗他们干活,自然要收点辛苦费,虽然不多,但时间长了,他也攒了点钱,家里的日子过得也很富裕。
  这个人也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也是老想着做大事挣大钱,因此与关云山极为和脾气,不过相关云山冲动的暴脾气,袁令旗可冷静多了。
  也是因为这个区别,他与关云山以后的人生道路也是天差地远。
  关云山是随着时间的消逝,家境一日不如一日,而袁令旗带领的建筑队却是越干越红火,等到两千年以后,此人创立的建筑公司已经成了整个云泽地区最大的建筑公司,但凡云泽地区的建筑活,都得让他先过一下手,肥肉全都留给自己,剩下的没利润的工程才会让给别的小公司,他的霸道可见一斑。

  后来此人开着宾利来关云山家里做客的时候,喝酒喝的狂性大发,曾对关云山道:“云山哥,现在我只要跺一跺脚,整个云泽地区都要晃三晃!”
  关云山道:“你这是跟谁显摆呢?”
  两个人说着说着打起来了,关云山出手较重,把他鼻梁给打断了,从那以后,两家的交情也淡了,不过有什么事情找他去,他还是照样帮忙,并不会推诿,当初凤山乡副乡长的黑资料都是关晓军摆脱他收集的。
  总的来说,这袁令旗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虽然做人有点油滑,但非常念旧情,算是关云山这么多年来真正的好友之一。
  关晓军与他的三个儿子关系都不错,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几个人都会找机会聚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算是发小里玩的挺好的一批人,他三个儿子也都开了建筑公司,将整个云泽地区的工程围的滴水不漏,别的公司根本插不进去。
  但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袁令旗还只是领着自己不成气候的小建筑队东游西荡的挣点辛苦钱,有时候干起包工包料的活连垫付的钱都拿不出来,于是只能来关云山家里拿。
  关云山对朋友那是没的说,简直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借点钱根本不是问题,因此袁令旗对关云山极为感激。
  袁令旗这一次是在东北接了一个大活,是他在牡丹江的一个亲戚给他介绍的,当时的建筑工人缺,优质的建筑队更是少之又少,因为知道袁令旗的手艺,又知道他的行事为人,因此他这位亲戚便想让袁令旗待人去一趟。

  但是干这个活,需要垫资,加工人的来回路费,吃饭穿衣等费用也是一大笔钱,而且整个工程起码要干一年多,而这一年内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谁也说不清楚。
  袁令旗胆子小,又怕出事情,因此想让关云山陪着他去一趟,一则是可以让关云山负责垫钱,二则是他这些徒弟们人数太少,达不到对方工地对人数的要求,这个时候,需要有个人帮他找齐人手。
  如今这个年代,大部分村民连自己的县城都没有进去过,出远门的是少之又少,东北牡丹江距离云泽地区起码几千里地,这么远的距离,那么陌生的地方,并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大家都对外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连袁令旗心也有点打鼓。
  此时的工程承包模式刚刚开始,对于里面的道道,袁令旗也不甚了然,他只是听到了自家亲戚开的价钱可以挣很大一笔钱,因此才想着去试一试。
  不过袁令旗的威望不足以号召大家随他一起去东北,因此他只能来找关云山帮忙。

  此时的关云山,无论是名气,还是威望,都他大多了,号召力也很强,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都听他的。
  对于去东北干活这件事,关晓军记得非常清楚,整个老关家的人也都记得清清楚楚无法忘掉,因为这个工程,死了一个人。
  在一世,关云山从家里拿出一万块,又从几个朋友手里借了几万块,总共凑了五万块钱,准备喊人与袁令旗一起去牡丹江工地。
  如果是别人喊着出去干活,基本没人会跟着去,但关云山在当时的村子里是一个能人,在村民眼里,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又加工资开的挺高,因此关云山这么一喊,很快集齐了八十来人。
  等到他领着这八十来人要走的时候,关云山干爹儿子的儿子,也是关云山干哥哥的儿子,也想跟着去。
  这个侄子只有十七岁,又加老大都已经报名跟着去了,家里人想着留一个帮助家里干农活,因此使劲呵斥了这孩子一顿,把他拉回了家,不让他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