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0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
  快步开门,却见朱正阳站在院里,旁边是满脸警惕的大丁。
  “没事,我的老朋友。”
  方晟笑道,大丁随即快速消失在夜幕里。
  “半点声音都没有,鬼影子似的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朱正阳边进去边说,心有余悸的样子。
  方晟知道朱正阳大老远跑过来必有大事,反锁好门道:“庚明那边有消息了?”
  朱正阳点点头:“是的,结果非常意外……”
  省厅技术专家通过尖端科技成功恢复吉艳萍家中电脑近三个月网页记录,再破译出她在各个系统里的用户名和密码,终于查到她以小号注册的博客,里面含蓄而委婉地吐露了案情真正内幕。
  吉艳萍是在一个酒吧认出田帅的。
  那一刻起她呆住了,全身毛孔倒竖上下透着凉气,如坠冰窟刺寒入心。
  那个痛不欲生的夜晚巷子里很黑,可毕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依稀间隐约可以看出施暴者脸型轮廓,而且整个过程中他们也有短促对话。
  他们的模样、他们的声音、他们的体味深深刻在吉艳萍心里,哪怕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都不会磨灭。
  她曾经发过誓一定要找到这三人并亲手杀了他们!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苍天有眼让她毫不费力找到暴徒!
  没有耽搁,吉艳萍立即悄然离开酒吧,回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整整一夜,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一个声音始终在脑海中回荡:
  世上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死得最惨?
  利用休息时间吉艳萍翻阅了大量书籍和资料,终于一个恶毒的计划在众多报复方式中脱颖而出:引诱他们吸丨毒丨,把他们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人财两空,最后当面宣布自己的身份!
  进入操作阶段随即遇到实际困难——到哪儿找到丨毒丨品供应源?

  中国刑法对贩毒的打击力度居世界前列,每人每次携带五十克以上海洛英便是死刑,而且不准缓期或酌情处理,这种情况下丨毒丨品贩子隐蔽之深行动之小心可想而知,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吸丨毒丨是一种高端消费,穷是是玩不起这种烧钱游戏的,所以在中国通常有三个消费群体:富豪、影视圈和体育界,影视圈中以音乐人居多,体育界主要是踢足球的大款们。
  她开始有目的地接触这些人,主动加入他们的圈子小心试探。
  机会往往伴随着运气以意想不到地降临,一次朋友聚会后在迪厅蹦迪,无意中聊起摇头丸和**,吉艳色故意说这些都没劲,很多朋友尝过普遍反映不够刺激。大伙儿哈哈大笑。
  上洗手间时,天马队前锋陈益彬从后面抱住她,贴着她的耳朵道:“你朋友们是些什么人,喜不喜欢真正的丨毒丨品?”

  吉艳萍强作镇定地说:“我不能透露任何信息,不过确实亲耳听到他们愿意品尝传说中的海洛英。”
  陈益彬放开手大笑道:“让你的朋友死心吧,海洛英是丨毒丨品中的贵妇,在内地根本找不到正宗货。”说完又回到舞池。
  吉艳萍失望地叹了口气,那一瞬间真有些死心了。
  狂欢持续到凌晨,大家走出迪厅分手时陈益彬突然表示要送她一程。
  进屋后他亮出底牌,贩运海洛英风险太大动辄有性命之忧,很难找到货源,但能设法搞到***,绝对真品,纯度90%以上,如果愿意可以联系。
  吉艳萍内心狂喜,表面沉着地说:“对他们来说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安全,他们不会轻易与外人打交道,特别是你这样引人注目的球星。”
  陈益斌更加相信,考虑会儿道:“那就由转交,每次交易都是现金,行不行?”

  她假装想了想才说:“试试吧,不知他们是否喜欢吸。”
  “凡是尝过一口的人不可能拒绝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他慢慢走到吉艳萍面前色迷迷道,“你知道做这一行风险有多大,知道怎样表达对彼此的信任?”
  “不知道。”吉艳萍甜甜一笑装糊涂道,心中早明白他的企图,不过这种事由男人主动提出来比较有趣些。对她而言早就不存在贞洁问题,为了亲手实现复仇计划并不在乎多和几个男人上床。
  “没关系,我手把手地教你怎么做。”他急不可耐地脱衣将她扑倒在床上……
  那一夜她知道陈益斌除了贩毒还赌球,因为完事后躺在床上抽烟的工夫他连续接了几个电话,具体内容不太懂,只听见他反复强调已经搞定双方教练和主力队员,“绝对是2:0”。
  搞定丨毒丨品来源,吉艳萍很快通过曲折的关系得以结识田帅——象她这样漂亮而有风情的女孩子到哪儿都受欢迎的,然后隔三岔五送几条“加料”的香烟,没多长时间便让田帅染上了毒瘾。

  之后田帅被玩乎于手掌之间,有时吉艳萍故意中断联系两三周,使得断货的他难受得万蚁穿心用刀片自虐将身体割出一道道深深的伤痕。她不断以风声紧、货源不足、运输成本上升等借口提高价格,逼得他付出更高的代价。
  田帅多次抱怨费用太大,这样下去马上就得倾家荡产,倒不如早点了结卷被盖到戒毒所接受治疗。可事到如今已由不得他了,陈益彬说所有吸丨毒丨者清醒时都有主动到戒毒所的冲动,但那种懒洋洋的钻心透肺的毒瘾排山倒海来临时又克制不住自己了。
  复仇计划按预想中那样顺利进行,可吉艳萍却陷入前所未有的徘徊和煎熬。冒牢狱之灾铤而走险贩毒和诱导他人吸丨毒丨是极其疯狂的自杀行为,如果被绳之以法足够死十多回。
  每当她颤抖的双手从货主手中接过沉甸甸装满***的塑料袋时,每当她运送丨毒丨品途中与丨警丨察不期而遇时,绝望、恐惧、战粟始终笼罩在心头,她害怕有一天终究承受不了巨大压力沦落到吸丨毒丨的地步。
  遇到章雄之后,很奇怪地,吉艳萍突然想摆脱乱七八糟、放荡不羁的生活,用心经营平静安定的婚姻。为此她决心斩断与过去的联系,以全新形象坦然与章雄走进婚烟殿堂。
  苦思冥想之下吉艳萍设计了立黄石窟豪华游,试图将所有人召集到一块儿在充裕的时间和安全的空间中通过面谈解决问题。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美好憧憬注定只是肥皂泡,一戳就破。
  林枫和程庚明都不愿中断联系,暧昧地表示“保持联系”;陈益斌出于安全考虑不想跟田帅等摇滚歌手打交道;田帅则纠缠不休新的丨毒丨品来源。
  至于尤复明,吉艳萍很早就知道他才是躲在幕后的毒枭,陈一彬不过是其手下马仔。
  由于陈益斌坚决拒绝,吉艳萍想让田帅直接与尤复明交易,不料刚开口就遭到尤复明冰冷拒绝,并警告说凡事都得讲规矩,否则就是自取灭亡。
  吉艳萍暗暗气苦。
  精心策划的立黄石窟豪华游,以一事无成而告终,难道带着这个结果跟章雄结婚?
  回潇南途中,车上有人递过来一瓶饮料,聪明如吉艳萍立刻明白其中的含义:必须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负责,这就是结局!
  她在博客上写道:
  日期:2018-12-17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