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3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批人都是圣胡安城内的上流社会,换句话说,他们是西萨达摩亚的精英阶层,虽然他们中很多都是文度族人,但此时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刘子光站在台上开始讲话,他每说一句,菲德尔就把他的话翻译成葡萄牙语。
  “刚才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丧心病狂的库巴不甘心失败,发动了恐怖袭击将博比殿下以及内阁大臣们全部杀害,他妄图将西萨达摩亚置于混乱的无政府状态下,这是每一个有良知的西萨达摩亚公民所不能答应的,不管是卡耶族人,还是文度族人,亦或是外国侨民,我们都期盼一个和平稳定的局面,古老的东方有一句充满睿智的谚语,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我建议,按照博比殿下的遗愿,恭迎王储的法定继承人阿瑟殿下登基。”

  说完这段话,他将小阿瑟搀了上来,可怜的小阿瑟身上还穿着那件染着鲜血的小号白色军礼服,腰间挎着袖珍佩剑,一双大眼睛惊惶失措,哪有半分王国的样子。
  不过在场的人倒有一多半认识小阿瑟,圣胡安城市就这么大点,身为上流社会的人士,哪有没去过圣胡安大饭店的,而去过圣胡安大饭店的人,又岂能不认识这个乖巧伶俐的小门童。
  小阿瑟是孤儿,没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这孩子的童年遭遇相当凄惨,从记事起就在圣胡安大饭店当佣人,他聪明好学,彬彬有礼,由于经常和欧美客人打交道,能说好几种语言,客人们喜欢他,给小费的时候也很大方,所有人都认为这孩子将来会是一个优秀的饭店经理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孩子没能当上饭店经理,却意外的成了国王。
  其实当博比殿下带着小阿瑟回国的时候,各种风言风语就开始流传,说小阿瑟是博比的私生子,其母就是当年红极一时的舞女帕瑟芬尼,但这只是一个谣传而已,当博比在台上讲出那段感人至深的话时,大家才明白谣言原来是真的。
  大厅里开始窃窃私语,甚至连轻伤员们都忘记了呻吟,呆呆的望着台上不知所措的小阿瑟,刘子光轻轻拍了拍小阿瑟的肩膀,小孩子到底也是见过大世面的,渐渐也就冷静了下来。
  刘子光接着说:“众所周知,议会已经被**者库巴解散,但是在座的诸位很多都是前议员,即便不是议员,也是有修养,有文化的知识分子,这也是为什么博比殿下请你们来参加典礼的原因,在这个关系到西萨达摩亚命运的时刻,我郑重的请求你们,重新组建议会,先生们,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来选举议长。”
  一片哗然,社会精英们面面相觑,但是很快责任感和荣誉感就取代了惊慌和不安,国家政府高层被一锅端了,此时他们这些读过书留过学的知识分子们不站出来,难道让那些贫民窟里的暴民们掌握政权么?大屠杀的悲惨回忆还历历在目,每一个有责任感的西萨达摩亚人都不会容许这种惨剧继续发生。

  不用五分钟他们就选出了议长和副议长,因为城市就这么大点,大家都是彼此认识的,在这个非常时刻谁也顾不上争权夺利了,新选出的议长是圣胡安学院的一位教授,副议长是在救护伤员中表现突出的卡洛斯医生。
  趁着他们选举的空当,刘子光让人把圣胡安电视台的直播车找了过来,由于摄影师和记者已经被当场炸死,只好临时借了bbc一位记者的摄影机,连接到直播车的设备上,开始直播小阿瑟陛下的登基典礼。
  接下来的场面让所有人终生难忘,已经年近古稀的圣胡安大主教阁下被人搀了进来,身上还披着一件紫色的法袍,而台上的侍从武官已经准备好了铺着红色丝绒的托盘,上面放着一顶金质王冠,那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王国成立的时候在欧洲定做的,每当国王登基或者极其重大的场合下才能使用。
  加冕仪式非常简单,在议员们的见证下,新国王单膝跪下,大主教颤微微的托起了王冠,戴在了小阿瑟头上,然后新国王手按着圣经和宪法,向上帝起誓,一定为西萨达摩亚的和平而努力。
  其实加冕仪式的具体程序谁也不懂,这一套完全是大家临时想起来的,既有大主教又有议会,圣经、宪法、王冠一应俱全,从程序上来说谁也挑不出毛病来,而且最主要的是,加冕仪式通过摄影机直接传到全城,全国,全世界。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唱起了《上帝保佑圣胡安》,昔日欢快的歌曲今天变得悲壮而激昂,媒体记者们疯狂按动着快门,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历史时刻,年幼的国王临危受命,在血泊中登基,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抢眼新闻,此刻所有的记者都暗自庆幸,今天算是来对了,哪怕冒着差点被炸死的风险也值了!
  “今天,我们都是西萨达摩亚人。”一个感情丰富的美联社记者哽咽的说道,他随即通过卫星电话将这个新闻发给了总部。
  加冕典礼结束之后,众人迅速行动起来,由于圣胡安缺乏医疗设备,刘子光决定派飞机将伤员们送到最近的邻国城市救治,事不宜迟,他指挥士兵们将伤员抬上汽车开往机场,而且亲自驾车陪同。
  临行前,他把张佰强和菲德尔叫过来说:“我走以后,你们悄悄把小阿瑟转移到圣胡安大饭店,注意,一定要隐蔽。”
  “为什么?”菲德尔问道。
  “我怀疑王宫的坐标已经被人锁定,继续呆在这里太危险,去吧,有事用加密频道联系,每过一个小时换一个频率。”刘子光说。
  菲德尔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通讯也被人窃听了?”

  “有这个可能,小心行得万年船。”刘子光说。
  此时,身在纽约的索普接到了电话,听了几句话后他勃然大怒,摔了电话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打开电脑进入美联社的网页看了一眼,更加怒形于色,又拿起电话拨通了米勒上校的号码。
  “上校,看到新闻了么?”索普冷冷的问道。
  此时米勒上校正坐在他那辆庞大的通用巨无霸多功能车里惬意的抽着雪茄烟,参议员先生介绍的这个活儿很好,轻而易举就能赚上几百万美元,严格来说,米勒上校并不是中情局的人,他隶属于某个有军方背景的防卫公司,专门为达官贵人们解决一些大麻烦,当然收费也比较贵。
  手机响了,是索普打来的,米勒上校呵呵笑着接了电话,问道:“还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么?”
  “上校,看到新闻了么?”索普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不是很高兴。

  “怎么,这么快就有新闻了么,我以为起码要过上几个小时呢。”米勒上校示意手下打开电脑搜索相关新闻,很快进入了美联社的官网,看到一段配照片的简短新闻:
  曾经发生种族屠杀的西非国家西萨达摩亚今日发生恐怖袭击,王储和内阁均在此次袭击中丧生,至今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发表声明对袭击负责,袭击发生后两小时,王储的儿子小阿瑟王子在新议会的拥戴下登上了王位,据说新国王是前王储的私生子,今年只有十岁。
  照片上的小国王局促不安,王冠对他来说显然有点大,所以不得不用手扶着,看起来不像是正规仪式,倒像是小孩子在做游戏,但是周围人员脸上肃穆的表情和新国王军服上的血迹都表明,这是一次真正的加冕典礼。
  “fuck!他们居然还有备份。”米勒上校不屑的哼了一声,对着话筒说:“索普先生,请您放心,给我两个小时,马上解决这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