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8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旁发出一声叹息,梁隽邦侧头一看,是乐雪薇,“韩……韩太太。”
  乐雪薇善意的笑笑,“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韩太太……”梁隽邦受不起,有些惊慌。
  “你听我说完。”乐雪薇打断了他,坚持说到,“我以前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是这样的,所以说了你伤害我女儿这种话,真的是很抱歉。我知道一声对不起,对你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
  梁隽邦口中发苦,内心脆弱而疲惫……从他下楼到现在,早早都没有看她一眼,她靠在雷耀辉怀里,满眼只有雷耀辉!
  “现在说什么也没意义了。”乐雪薇抬着下颌,指指早早,“你看到了,他们现在很好……是韩家对不起你,为了你好,还是把早早忘了吧!”
  “小雪?”
  韩承毅在前面转过身来朝妻子招手,“过来啊!”
  “哎,来了。”乐雪薇应了,看了梁隽邦一眼,惋惜的摇摇头走开了。
  这一晚,梁隽邦仍旧是大醉。
  “呼……”
  韩希茗把梁隽邦抗进房间里,扔在床上,“臭小子,我都快成你老妈子了!喝酒要是能解决问题,这世上哪儿还那么多痴男怨女?”
  “早早!”醉的迷迷糊糊的梁隽邦把韩希茗用力拽住,死死抱在怀里,“早早,你别走,告诉我,你不喜欢雷耀辉,你喜欢我,是不是?”
  “……”
  韩希茗奋力挣脱梁隽邦,“臭小子,快松手!谁是早早?”
  “呜呜……”
  被推到一旁的梁隽邦突然捂住了脸,毫无预兆的痛哭起来,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韩希茗怔住,就算是他们在经受炼狱般训练的时候,这小子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看来,是真的心碎了。

  “喂!你没事吧!”韩希茗蹙眉,他没喜欢过谁,无法理解他的感受。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得选择啊!我也不想做间谍,我也不想身在梁家!”梁隽邦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发泄着,“现在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谁来还我早早!啊……”
  韩希茗蹲下,无声的拍着他的肩膀。
  梁隽邦突然抬起头看着韩希茗,问道,“喂,这世上,会不会谁离了谁,真的活不成?”

  “这……我怎么知道?”韩希茗一头雾水,“你不会干傻事吧?”
  “不知道。”梁隽邦无力的往床上一倒,“我不知道离了早早还能不能活,我只知道,现在难受的还不如死了算了!”
  火狼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刻,谁能质疑他的情感?
  DR.CHEN的诊疗室,今天是早早接受治疗的日子。

  “怎么样,现在想起什么来了吗?”
  DR.CHEN翻看着她的病历,“你有一阵没来了,中断治疗不太好,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吧?”
  “嗯……”早早认真思索着,“我想我想起很重要的事情来了。我的未婚夫,我以前对他很不重视,可是……记忆里,我们应该是感情很好的,不过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还没有想起来。”
  “噢?”DR.CHEN微笑,“听说你们就要结婚了,你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一点,是喜上加喜啊!”
  DR.CHEN带着早早进去里面,扶着她躺下,“那么,开始今天的治疗吧?今天想从哪里开始?”
  “嗯……”早早细细想了会儿,“小时候行吗?我想多了解和我未婚夫小时候在一起的事情,总觉得那一段很重要。”
  “呵呵,我只能引导你,行不行要看运气了,开始吧!”
  早早闭上眼,慢慢陷入梦境。
  她很幸运,梦里面,她又是小时候的模样。不过,样子看上去有点狼狈,正趴在车后座上,身边好像是父亲、舅舅,还有盛叔叔。她一直在掉眼泪,嘴里哭喊着什么。
  “早早,快走!”
  她只能听见有人对她说这句话,眼前有模糊的影像,似乎是个小男孩在被人殴打,狠狠的掼在地上、拳打脚踢!隐隐约约间,她似乎看到有晶亮的东西在自己脖子上闪耀。
  “啊……不要!”
  因为场面太惨烈,早早看着不忍,很快便惊醒了。粗喘着气,“啊……”
  DR.CHEN拧眉,递给她纸巾,“看来不是什么太好的记忆,擦擦汗,要不今天就到这里了?”
  “嗯。”早早点点头,心下有些空荡。
  “早早!”
  杭宁黛坐在外面等着她,“出来了?怎么样,想起什么来了?”

  “……”早早沉默了片刻,抬眸问杭宁黛,“什么东西会在脖子上一闪一闪的?”
  “脖子上一闪一闪的?”杭宁黛几乎没有多想,扯着脖子上韩希朗送给她的钻石项链,脱口说到,“你是说项链吗?像这样的?是比较闪。”
  项链?
  早早胸口如同被撞了一下,有什么要涌现出来。对了,项链!她应该有条非常重要的项链。
  “宁黛,我们回家吧!”早早拉住杭宁黛就往外走,很着急。
  匆忙赶到长夏,早早一口气也没喘,直奔卧室衣帽间。拉开首饰柜,一样一样看过去。早早的首饰很多,样样都很昂贵奢侈,可是……没有一样是和梦里面一样。
  “早早,你找什么啊?”杭宁黛追着她进来,上气不接下气。
  “就这么多了吗?”早早茫然的求助杭宁黛。
  “啊?”杭宁黛惊愕,“这你还嫌少啊?一柜子了啊!”
  “不对,少了!”早早秀眉紧蹙,直觉告诉她,少了一条!
  “呃……”杭宁黛没明白她什么意思,因为她有病,忙哄着她,“好好好,少了少了,我马上打电话给大宝哥哥,让他给你买,要多少有多少啊!”
  “不是……”早早着急了,怎么宁黛就是不明白呢?
  “噢噢。”杭宁黛直点头,“现在你不要大宝哥哥了,那给你找耀辉哥哥啊!耀辉哥哥那么疼你,一定……”

  早早心烦,听不了她的话,疾步冲了出去。
  “哎,早早,你去哪儿啊?”
  早早转身出了卧室,去找乐雪薇。
  “妈妈,妈妈……”
  乐雪薇正在画室里画图纸,冷不防早早冲了进来,“怎么了?这么着急忙慌的,什么事?”

  “我……少了条项链。”早早喘着气,比划着,“你看到了吗?我少了条项链……”
  “项链?”乐雪薇秀眉一挑,“什么样的项链。”
  “嗯……”早早伸手画了个四方的圈圈,“我记不太清楚,可是下面的坠子应该是个方形的吊牌,我刚才找过首饰柜了,里面没有,你帮我找找看。”
  乐雪薇垂下眼眸,放下画笔和图纸,走过去揽住女儿,“早早,妈妈觉得是你记错了,你所有的首饰妈妈都给你放在首饰柜里,而且,妈妈很肯定你没有这样一条项链。”
  “没有?”早早不相信,明明梦里那么清楚。DR.CHEN说过,催眠的梦境里,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嗯……没有。”乐雪薇再次肯定,并且抬头看了看杭宁黛。

  杭宁黛会意,帮着说到,“是啊!早早,一定是你记错了,难道你忘了吗?DR.CHEN也说过,你现在想起来的只是片段,并不代表全部的事实。”
  “是吗?”早早泄了口气,叹道,“好吧,DR.CHEN是这么说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