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80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一天春城市政府还将君子兰列为市花,李谷一等人还为这种花一展歌喉,侯宝林还为这种花说相声,连范增也为这君子兰提笔作画,全国下都对这种神的花抱有一种异的心态,甚至连整个春城的民众家庭里,人人都被种植了君子兰,热度简直能热死人。
  可这么火爆的一种花,这么值钱的一种花草,竟然见一夜之间成了臭狗屎!
  说降价降价,瞬间到了冰点,连给人喘息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这么突然不行了,昨天还价值万的花儿,次日却是白送都没人要!
  这次事件之后,曾经有一位军长对记者说过,他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但是在君子兰热卖的时候,他也感到眼热,因此借了亲家五万块钱也买了君子兰进行交易,谁知道刚买了没多久,这君子兰忽然不值钱了!
  这位老军长心有余悸说,一辈子从不害怕的他,在那一刻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害怕,他担心的是,借了亲家那么多的钱,那该怎么还啊?
  像他这样的例子,在春城还有很多,为此倾家荡产者不在少数,甚至不仅仅在春城,也不仅仅在东三省,连全国各地的投机者,也都在这件事栽了个大跟头!
  只有寥寥几人,才在这次的事件当狠赚了一笔,而在这其,关云山也算是一位,虽然他只是一个小虾米,但毕竟还是赚钱了,赔钱又进监狱的可要好多了!
  从关晓军手抓回的报纸,关云山一直看了好长时间,这期间他一直站着观看,连坐下都忘记了,脸神情不断变幻,出了一身大汗。

  “厉害,厉害啊!”
  过了好半天,将报纸放到一边,一屁股坐在椅子,看着门外的阳光呆呆出神,“我要是不恰好在那个时候回家,恐怕我回不来了!还是父亲说的对,这件事确实邪性,果然不能持久!”
  他被这件事给吓着了,一天都精神不振,等过了差不多两天后,才元气满满的满血复活,将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
  关云山是这样一个人,心宽的很,更何况他在这次从君子兰事件是获利者,而非是赔钱者,虽然也感到了一阵后怕,但过两天也缓过劲来了,但在心底却是暗自庆幸,要不是关阳姐弟写信一个劲儿的催促他回家,说不定他不是被抓紧号子,是赔光了所有,光溜溜的回家,哪一种都令他难以接受。
  相这两种结果,他在火车被偷了几千块钱,那又算得了什么?
  他这段时间对关宏达一直都抱怨,抱怨关宏达不知道哪头轻,哪头重,放着金山不要,偏偏要守着泥土堆,现在才发现,原来金山靠不住,只有泥土堆才最实在,起码不会骗人!
  经此一事,关云山终于老实了很多,踏踏实实的在村里管理起自家的砖窑来。
  他朋友多,路子广,同学也都给力,在家里当真是混的风生水起,虽然并没有“挣大钱,做大事”,但砖窑的生意越来越火爆,整个云泽市区建筑物用的砖块基本全都用了他老关家的板砖,因为这个,关云山在关宏达的建议下,又在凤山乡的镇包了一块土地,又建了一座砖窑,这样一来,人手不够了。
  只好把关晓军的五个姑父安排进了砖窑,让他他们负责整个砖窑的运转,连关晓军的三舅也参与了其,这第二个窑口简直成了关晓军家一帮亲戚的东西了,也算是关云山给自己几个妹妹与小舅子的礼物。

  在老关家,关云山是独子,后面有五个妹妹,而关晓军的母亲卢新娥则是姐妹三人,她排行第二。
  在关云山的那个时代里,生孩子都是耗子下崽似的一窝一窝的生,这个年龄的人,一般都是兄弟姐妹好几个,五六个实属正常。
  在关帝庙村附近的一个村子,兄弟八个的情况都有,这还只是兄弟,还不算他们那三个姐妹。
  那个时候又没有计划生育,自然是能生几个生几个,孩子多了,干农活也轻松。
  农村姑娘找对象,也都喜欢找兄弟多的人结婚,因为家里棒劳力多,干活少吃苦,与后世的情况截然相反。
  关云山的五个妹妹与他的年龄相差很有意思,都是差一岁,关云山大妮大一岁,大妮二妮大一岁,如此类推下来,相差都是一岁,到了老五哪里,关云山已经笑了五岁了。
  这个时候结婚都挺早,关云山的五个妹妹全都出嫁了,老五关云锦前年才结了婚,五个姑姑的对象都是普通的农民,都挺老实本分,跟着他们或许发不了财,但也绝对受不了气。
  这是关云山兄妹们的情况,

  而卢新娥家,与关云山则不太一样了。
  她是姐妹三人,此外还有一位哥哥两个弟弟。
  卢新娥姐妹三人,关晓军的大姨跟着关晓军的大舅去了关,几十年都没有回过家,也姥爷姥娘去世的时候,她才会来了一趟,那是关晓军第一次见他的大姨,也是最后一次。
  而他的三姨则嫁给了云泽市区的一个医生,两家隔得倒不算很远,不过两家来往不多,三姨夫为人有点高冷,关云山呢,为人更傲气,因此两人不怎么对付,所以走动不多。

  但是姑爷们走动不多,两姐妹关系却非常好,在所有亲戚当,关晓军的这位三姨是最疼他的一位,连关晓军的五个姑姑都不了。
  除此之外,关晓军的三个舅舅里,他大舅的年龄非常大,与其余的妹妹弟弟相差了十好几岁。他儿子也是关晓军表哥的年龄,关晓军的三舅都要大一岁,卢新娥也小不了多少。
  关晓军这位大舅,能力很强,也过几年学,当年逃荒的时候,从河东省逃到了关,为此还被遣送了两三次,但那个时候关有饭吃,又有熟人在矿班,因此关晓军这位大舅为了吃饱肚子,依旧是锲而不舍的往关跑,最后终于定在了关。
  他有点化,能写能算,有加老乡举荐,进入了煤矿当一名会计,后来随着职务的升迁,渐渐的成煤矿的一位领导人,返回老家后,把关晓军的大姨也带去了关安排了工作,而老二老三当时还小,还留在了家里。
  后来再想带卢新娥等人去关的时候,卢新娥与关晓军的三姨都已经结婚了,自然不能带走,而关晓军的二舅早夭,想带走关晓军的三舅时,关晓军姥爷不同意,说必须留一个男丁在家养老,于是关晓军的三舅留在家里。
  可是在这个时候,家里这么一个男丁,卢新娥两姐妹又已经嫁人,关晓军姥爷家一家的重担全都压在关晓军的三舅身。
  日期:2019-02-06 06: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