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79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宏达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个有啥用?卖都已经卖了,再说啥都晚了!不过啊,能卖一百万,其实我们已经知足了。做人呐,不能太贪,想的太大也不一定是好事。这些君子兰,太爷本来给人都没人要,现在忽然能卖出这么个价钱来,咱们还有啥不满意的?再说了,人家买主也要赚钱啊,咱也得给人家赚钱的空子。”
  关云山大为可惜,“可惜了,可惜了,这要是我在家,肯定能多卖一百万!”

  关宏达笑道:“你要不去东北走一趟,你能知道这花的价钱?不知道价钱,不能胡乱要价。这件事啊,差不多这样了,可惜也没用。”
  关云山还是感觉可惜,虽然这钱不是他的,但他还是感到十分痛惜,似乎自己损失了好多钱一样,他是这么一个人。
  父子俩因为说了一会儿话,气氛渐渐融洽了起来,关云山的一肚子火气也慢慢消散,反正已经回到家了,再说什么也已经是晚了,在怎么生气也于事无补。更何况儿子跟老子生气,再怎么生气,也气不长,他关云山脾气不好,却是个孝顺的人。
  等到关宏达杀完鸡,鸡肉炖好了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关云山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看着关阳与关晓军姐弟,他一颗心瞬间柔软了起来,觉得少赚点钱也没啥,能看到自己在孩子茁壮成长,那也是一种幸福。
  关宏达取出一瓶被白绵纸包裹住的茅台,撕开绵纸,打开瓶盖,倒了两杯酒,“来,尝尝这瓶茅台,据说都有十几个年头了,太爷说喝这酒最好勾兑着喝,我也不懂咋勾兑,咱这么喝吧!”
  坐在旁边的关晓军看着爷爷将这么一瓶陈酿茅台酒这么给开了,心实在痛惜无。这种绵纸包裹的特殊年代的茅台酒,在三十年后的市场,少说也能卖出几万块钱,往多了说,十几万,几十万都有。

  关晓军之所以撺掇着关自在这个时候买茅台酒,是想多买点,储存起来,倒不是为了卖钱,而是到几十年后,无论是作为礼品还是在亲朋聚会的时候饮用,那都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因为这种东西喝一瓶少一瓶,已经很难用金钱来衡量了。
  在高档宴会,这可豪车名表有面子多了,豪车名表,只要花钱能买得到,可是这几十年份的珍品茅台,那不是花钱能办到的事情了,要机缘巧合才能喝几口,想买也得去拍卖行去买。
  但是看爷爷与父亲这种喝法,再想到太爷关自在嗜酒如命的习惯,关晓军大为忧虑,恐怕这些茅台根本撑不了多长时间啊。
  关云山回家之后,家里的窑厂终于可以开窑了,村里通电之后,关宏达不敢耽误,直接买了一台砖机。在砖机试用之后,生产速度果然与往昔不可同日而语,出砖坯子出的又快又匀称,同样的干活人数,一天的量,要超过以前十天的量还不止。
  有了关云山掌控砖窑,老关家的砖窑厂终于走了正轨。

  其实烧制黏土砖是一项很破坏环境的活动,黏土砖的原料,是农田里最普通看泥土,沙土反倒不能用。因为这个原因,早期烧制的时候,还显示不出破坏力,但后来随着国家发展速度的加快,村民逐渐都富裕起来,盖房子的人也越来越多,对黏土砖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了,这种情况下,砖窑厂对农田的破坏力显现出来了,随着砖窑厂的扩大化生产,很多田地里都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土坑,买卖泥土反倒成了一桩好买卖。

  这种情况在两千年左右,越来越疯狂,对农田的破坏性也越来越强,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取缔民间砖窑厂,只是取缔的前提是,你必须有代替品才行,政府一直吵吵了十几年,也没有能取缔得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因为这种砖,各地农村都有需求,甚至在城市里也少不了,因为它有它生存的空间与土壤,绝不是一纸空所能泯灭掉的事物。
  只有到了奥运会之后的几年间,国家对环境的治理越来越重视,这些私人黏土砖窑才逐渐被一一拆除。但拆除归拆除,却不可能根除,估计再过几十年,也不可能根除。老祖宗用这种黏土砖盖了几千年的房子,这种建筑用品绝不会消失,只能是减少。
  但是在八十九十年代,谁管这个啊,九十年代一条河都黑的跟酱油似的,把人能臭晕,也没有人管,这砖窑厂在那种情况下根本不算是问题,更何况现在还是在八十年代,那更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此老关家这砖窑厂开的心安理得,大家盖房子也都盖得天经地义,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关晓军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大家都是这样,你不做别人也得做,日后的空心砖水泥砖什么的根本没有人搞,也没有条件搞,其实那些砖也照样污染环境,只不过是换了一种花样罢了,没必要太过把这当回事,这还不是到操这个心的时候,先吃饱饭才是硬道理。
  关云山在管理自家砖窑的时候,本来还想着过段时间再去东北一趟,他还想着去东北再发一笔横财去,三个来月的时间赚了二十来万,这对他来说,那是足够能吹一辈子的事情,在这个时代,能赚这么多钱的人,除了一些大院子弟,普通的民众那是少之又少。
  关云山从小性子傲,一心想挣大钱,做大事,这次遇到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不想错过,虽然他人在家里管理砖窑,操使农活,但一颗心去早飞到了东北去了。
  等过了麦季,将小麦收完,公粮也交了之后,关云山终于在家里坐不住了,决定再向东北春城走一趟。
  其实这段时间,关云山也已经冷静了下来,他也觉得这君子兰的价格太过诡异,这样的价格完全不是一种正常现象,在潜意识里觉得这种情况不可能持久。
  但基本所有人都会抱有一种侥幸心理,而且连春城的市政府人员都对着君子兰大加赞赏,连国家大佬都亲自为这君子兰交易市场题词,所以大家虽然觉得这种情况不能持久,可是也不认为热潮会很快散去,因此都想赌一把。

  “爸,你看这篇新闻!”
  在关云山打定主意要再赶赴东北的时候,这一天关晓军拿着一张报纸来到了他的面前,“报纸说,君子兰价格跌啦,白送都没人要了!”
  关云山吃了一惊,伸手从关晓军手抓过报纸,凑到面前的时,入眼便是几个黑色大字:君子兰神话的覆灭!
  章详细介绍了君子兰在春城的特殊发展历程,以及这段时间围绕这种花草所产生的疯狂行为,以及政府对这种行为的掌控,都一一的在写了出来。
  当看到写到的“对这些扰乱市场秩序的人,春城政府将对他们做出应有的惩罚,有些不良哄抬物价的不良商家也都被政府管控,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法律的严惩”这句话时,关云山的汗瞬间下来了,心一阵后怕。
  因为如果严格算起来,他也应该算的是哄抬物价的一员,这他要是不恰恰在这个时候回家,恐怕也会被当地政府给扣住,说不定直接给关进去了。
  这个时候的市场经济属于半成熟的状况,无论是政府还是民众,都有一种小心翼翼的试探心理,民众害怕政策会变,地方政府其实也害怕政策会变,都有一种杯弓蛇影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