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2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下的机会对自己相当有利,征地的事情进展顺利,省委书记来考察的时候,单独让自己做了长达一小时的工作汇报,看得出郑书记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有他老人家的恩宠,县里这帮人就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自己还有另一个杀手锏,那就是胡市长的支持,据说胡市长也是郑书记相中的人,所以两人很自然的成为官场上的同盟军,胡市长在政法系统的威信很高,有这尊大菩萨撑腰,朱副县长他们干什么小动作都得先掂量掂量。

  走了一路,想了一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深夜十点钟了,儿子早已入睡,刘晓静躺在卧室床上敷着面膜,看着液晶电视里的韩剧,说到卧室里这台电视,周文心里就有气,县广电局的老张,打着让领导及时了解重大新闻,便于开展工作的旗号,往自己家送了一台进口液晶电视机,还顺带着整套家庭影院,刘晓静也是没脑子,居然照单全收,等自己知道,已经安装完毕没法再拆了。
  周文坚持付款给广电局,并且要求对方开收据,老张也不含糊,说这些东西都是县电视台淘汰下来的东西,三钱不值两钱的,只收了周县长一千五百块的成本费,周文也就没再坚持,毕竟下面人也不容易,拒绝对方的好意,有时候等于把人往门外推,自己正是需要用人的当口,事情不能做的太绝。
  后来周文才知道,光这套家庭影院用的音频线就远超这个价了,那都是专业发烧友级别用的线,这种价格昂贵的专业设备,被自己老婆用来看无聊的韩剧,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暴殄天物。
  周文洗了澡,换了睡衣回到卧室,就看到刘晓静提着自己的衣服正嗅呢,一张大脸上贴着面膜,犹如鬼怪一般。
  “你闻什么呢,像条狗似的。“周文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刘晓静说:“一股酒味,和谁一起吃饭的?”

  “洪辉,就是你们单位王大姐的老公,后来遇到刘子光他们,就又喝了几杯。”
  这下刘晓静放心了,洪辉那是自己人,刘子光也是老同学了,她怕的是周文出去瞎搞,三十岁的县长,可谓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眼馋啊,单位里那些小娘们,谈到老公的时候哪个不羡慕自己啊。
  “哼,算你老实,记住了,你可不能背叛我。”刘晓静躺在周文身边,狠狠掐了他一下。
  “知道了,睡觉。”周文说,伸手按灭了床头灯。
  刘晓静说:“对了,我爸帮晓铮申请了一套经适房,回头你找人打个招呼吧。”
  周文立刻警惕起来:“打什么招呼,晓铮不是有房子么?”

  “谁还嫌房子多啊,听说经适房的价格很便宜,每平方还不到两千块,买了之后不管是租还是卖都不亏本,你要是有关系的话,最好多买两套。”刘晓静兴奋地说。
  “这样恐怕不太好吧。”周文打心眼里不想管这个事,其实他也不是六亲不认的人,能帮的也就帮了,主要是这个小舅子太不省心,好事都能被他搅成坏事。
  “我弟弟的事情,你都不帮忙,周文你还有良心么,我们家对你怎么样你心里还不清楚么,我爸把你当亲儿子看,别的不说,就说咱现在住的房子,还不是我爸妈出钱赞助买的。”刘晓静忽然生气了,背转身去,把脊梁骨亮给了周文。
  她哪里知道,自己一番话却激起了周文另一番回忆,周文的父母也是晨光厂的普通工人,家境比刘晓静家差了不少,当初两人的婚事,刘副书记是持反对态度的,虽说后来耐不住女儿软磨硬缠同意了,但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女婿,尤其是在周文当了几年办事员,仕途上毫无起色之后,一家人更是看不起这个女婿,就说现在住的房子吧,虽然两家人都出钱了,但是房证上写的却是刘晓静一个人的名字。

  后来周文转了运,先是市长秘书,然后是县里的局长,再后来当上了县长,老丈人一家人对他的态度才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虽说这些周文都可以理解,但是想起来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遥想当年的刘晓静,清纯美丽,对爱情勇敢执着,为了嫁给自己不惜和家人决裂,可是再看现在的刘晓静,一脸的市侩相,心中只有趋炎附势,想到这里,周文默默地叹了口气,双手垫在头后面,凝望着天花板发着呆,脑海里不由之主的浮现出另一张面孔,前几天跟随省委书记下来考察的省报记者白娜……
  周文的发迹,白娜功不可没,如果不是那段冒死拍下的视频,不是那张发表在省报头条的照片,周文所有的努力都会被人轻而易举的抹杀掉,而且从此受到压制,再无出头之日。
  上次江堤一别后,周文就再也没有见过白娜,前日省委书记下来调研,周文却惊喜的发现白娜也在队伍中,两人握手的时候,省委领导还打趣说:“周文,你要感谢白记者啊,她对你有知遇之恩。”
  当时周文就加大了握手的力度,热情的表达了诚挚的谢意,而白记者也不甘示弱,偷偷用手指在周文的手心里挠了一下,周文被这种大庭广众下的公然调戏搞得差点失态,随即他就看到白记者脸上调皮的笑容,意识到这是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这才放下心来。

  白娜是省报记者,二十出头的年纪,性格开朗,敢打敢拼,年纪轻轻就是省报的头牌记者之一,或许是出于感激,或许是出于欣赏,总之周文对这位女记者是另眼相看,无论是开会还是下乡调研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想去寻找白记者的芳踪,而不是郑书记的身影。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周文暗暗对自己说,决不能对不起晓静和孩子,但是此刻躺在老婆身边,想到白记者窈窕的身影和晃动的马尾巴,下面竟然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他用手捅了捅刘晓静,却听到一阵阵轻微的鼾声。
  周文叹了口气,努力驱散脑海中的人影,侧转身子背对着刘晓静沉沉睡去。
  与此同时,新华清池的桑拿房中,几个男人正坐在木板条椅子上,享受着高温蒸汽的蒸腾,满身的酒气此刻全都化作汗水流了出去,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刘哥,建国哥现在做什么呢?”徐玉凯问道。
  “建国啊,在非洲搞劳务,我正想呢,你们几个要是没工作,可以先到那边去试试,听说待遇不错。”刘子光说。
  “是么,具体负责什么?”
  “工程、开车、保卫什么的。”
  徐玉凯的一个小弟忽然插嘴道:“有枪么?”
  刘子光拿下蒙在头上的毛巾,看了一眼他说:“别说枪了,连炮都有,就看你会不会用了。”
  几个老兵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流露出兴奋的神色,王文君却说:“刘哥,我想跟你。”
  “跟我做什么?哦,你是说上次那个事情吧,有人想对付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行,你也好久没回家了,就先跟我当安全助理吧。”
  蒸完了桑拿,大伙儿集体来到楼上休息室按摩,老板卓力亲自来招呼众人,宣布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今晚所有消费一律免单,然后单独把刘子光拉到包间里边捏脚边谈事儿。
  “陈玄武那小子最近有消息么?”卓力问道。
  刘子光摇摇头:“没有,我一直盯着他呢,这小子鬼精鬼精的,一直藏在国外不敢回来。”
  卓力狠狠掐灭了香烟:“算他聪明,真要敢回国我第一个灭了他,不知道你这次回来注意没有,璇宫饭店关门了。”

  刘子光说:“还真没注意,怎么回事?你做的?”
  “那还能有谁,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这口气我不撒出来难受,既然找不到陈玄武,就拿他们家饭店出气了,随便找人安排几个小事,食物中毒、火灾什么的,璇宫饭店就关张了。”
  “你就不怕他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