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2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继海打心眼里感激周文,认定周县长是自己的福星,别看县里一帮人总想着针对周县长,可是人家省里市里都有强援,背后又有徐书记撑腰,摆平朱副县长这一帮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只要跟定了周文,以后自己的前途可不仅仅是一个县局局长而已。
  两人干了一杯,又谈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周文觉得有些内急,出去上洗手间,孙继海看看喝的差不多了,把服务员叫过来,递上五百块钱说:“先把账结了。”
  服务员说:“刚才已经有人结过账了。”
  孙继海明白了,肯定是建设局的洪辉在楼下先把账结了。
  周文在洗手间的尿池子前尽情的释放着压力,忽然旁边有人碰碰他:“周文,这么巧。”

  周文一愣,除了家里人和上级领导,敢直呼他名字的人可不多了,扭头一看,原来是老同学刘子光。
  “是你啊,老同学。”周文抖了抖,提起裤子笑道,这么多初中同学里,也就是自己和刘子光混的最好了,也只有他们俩能说上话,毕竟是一个层级的人,共同话语也多些,虽说卓力也是老同学,但他做偏门生意的,身为县长的周文以为还是尽量少接触一些比较好。
  回到包间里,不大工夫刘子光就端着酒杯过来了,非要和周文干一个,孙继海急忙站起来护主,说:“周县长喝高了,我陪你喝。”
  周文却推开他说:“这是我老同学,**代表,杰出青年企业家,刘子光。”

  孙继海做久仰状:“哦,刘总,那更得敬一个酒。”
  刘子光的酒品很好,端着杯子和孙继海碰了一下,仰脖子干了,孙继海也干了杯中啤酒,刘子光背后的小弟又举起酒瓶子给他满上,孙继海这才发现对方喝的是度数很高的洋酒。
  “周文,就你两人喝酒多冷清啊,到我那边去吧。”刘子光邀请道,周文爽快地答应了:“好,小孙咱们过去。”
  孙继海很激动,周县长带着他和朋友一起喝酒,说明自己已经成为嫡系人马了,想到这里他就很庆幸临来前灵光一闪做出的决定,足足带了两万块现钞,万一周县长要抢着付账的话,这些钱足以应付任何局面了。
  周文和孙继海跟着刘子光来到对面的大包房,酒桌旁足足坐了十几个人,孙继海以一个公丨安丨人员的眼光扫了一圈,心中暗叫不好,周县长同学的朋友可都不是一般人啊。
  公丨安丨口有句行话叫“挂相”,不管是在公交车上扒窃的蟊贼,还是在三尺讲台前挥洒青春的教师,所有行业工作者都会在相貌上带有本职业的特色,孙继海出身公丨安丨家庭,在这方面颇有些研究,今天酒桌上这几位客人让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

  的确是杀气,这种味道是普通江湖混混装不出来的,但是在他们身上又找不到那种背负命案的江洋大盗应该有的警惕和戒备,这就令人惊奇了,孙继海不动声色,仔细观察着情况。
  刘子光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是我同学周文,还有他朋友孙继海,这边是我几个朋友,王文君、徐玉凯,贝小帅……”
  孙继海注意到刘子光介绍的时候只说名字,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提到周文的官衔,这更让他觉得纳闷,这个刘子光绝非像周县长介绍的那样简单,**代表,青年企业家只是他表面上的身份,真实的身份恐怕连周县长都不清楚呢。
  出于职业习惯,孙继海喜欢观察别人,但是这个刘子光却让他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这个男人不挂相,如果在街上遇到,自己肯定猜不出他的职业,即使是在酒桌这种开放的环境下,也只能从他偶尔的举手投足间看到一种上位者应有的态度,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这一桌喝的都是烈性酒,两瓶五粮液已经成了空瓶,现在喝的是乔尼沃克的威士忌,席间的气氛很热烈,周文也不拘束,一连干了好几杯洋酒。连说这酒好,刘子光说,这酒是小王他们从香港带来的,要好几千一瓶呢。

  孙继海趁着这个当口,装作无意的问起:“这几位朋友在香港发财啊?”
  徐玉凯倒也毫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以前都是在果敢当兵的,前段时间去香港发展,遇到点小麻烦,就过来投奔刘哥了,这是小王,我们部队的狙击手。”说着拍了拍王文君的肩膀。
  王文君端起酒杯向孙继海举了一下,说道:“孙哥名字挺有意思,和那个踢足球的一样。”
  孙继海说:“我球技可比他差远了。”

  “孙哥是干公丨安丨的吧。”王文君冷不丁的说了句,孙继海举到嘴边的酒差点洒了,镇定反问道:“你怎么这么问?”
  王文君说:“我以前进去过,在里面蹲了一段时间,不过你肯定不是狱警,也不是一般公丨安丨,应该是个小领导。”
  孙继海继续保持着笑容:“哦?何以见得。”
  “丨警丨察也挂相啊。”王文君举起了举杯:“孙哥,我敬你。”
  孙继海和王文君走了一个,心中暗暗惊讶,这个刘子光当真是个人物,居然收拢了一批在境外当过雇佣兵的人物,估计在香港也惹了不少祸,要不然不会跑到江北来的,想到这里他就有些担心,周县长和这种人混在一起可不好啊。
  周文到没有这种担心,他知道刘子光是个罩得住的人,既然能把自己喊过来一起喝酒,就断不会有害自己的念头,他反而觉得和这种草莽之辈在一起喝酒要比和官场上的朋友喝酒畅快的多,人家才不管是你县处级还是平头百姓,杯子一端就是朋友,这一会儿功夫,他就喝了好几杯烈酒,脑子也跟着兴奋起来。
  见喝的差不多了,刘子光提议去新清华池桑拿一下,大家轰然同意,对周文来说,一起喝酒不算什么,但是出入娱乐场所就要考虑影响了,他微笑着和刘子光握手告别:“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就不凑你们的热闹了,有空到南泰县来玩,我请客。”

  结账的时候,孙继海一直注意着周县长的动作,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人家刘子光根本就不结账,吃饱喝足直接走人,周文看到他不解的表情,便解释道:“他和饭店老板是朋友,很铁的那种。”
  送走了刘子光他们,周文和孙继海出了和平饭店,夏夜微风迎面吹来,惬意之极,孙继海说:“周县长,我送送你。”
  周文说:“你喝了酒不要开车了,赶紧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打发了孙继海,周文一个人慢慢往家走,心中盘算着未来几个月的工作规划,作为新上任的南泰县长,他是幸运的,因为有胡市长和县委徐书记的大力支持,那些阳奉阴违的常委们虽然处心积虑的和自己作对,但是每次依然是自己占得上风。
  周文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那就是年轻,前途远大,徐书记之所以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这一边,就是算清楚自己绝不会停止在县长这个位子上,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周文的仕途之路不是谁能挡得住的吗,与其从中作梗还不如锦上添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