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4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孙女你要不给名分的话,要是被人抢了去……”
  “你可别后悔。”
  回答梵老太爷的,是那重重的关门声。
  梵老太爷放肆的哈哈两声大笑,如获至宝的捧着瓷瓶拧开盖子深深闻嗅,满脸惬意飘飘欲仙,摇头晃脑的洋洋得意。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任你盖世天骄,还不得乖乖叫我一声爷爷。”
  从二楼上下来,金锋没坐那镶金的电梯,走到楼梯口的当口,金锋只听见三楼上传来张林喜冷厉的叱喝。

  “我还用你来教我!?”
  金锋嘴角一撇,踏步下楼。
  也就在这个时候,青依寒的清冽的声音平静的响起:“你本就错了。”
  “那尊水月观音我去年就研究过,完全就是明代南派玉雕匠人的手笔,何常在是丘处机的弟子不假,但何常在是北派雕法,跟南派毫无关系。”
  “再说,何常在是道门中人,如何会去给人雕佛门佛像?”
  “你闹了大笑话还沾沾……”

  “你闭嘴。”
  张林喜冷冷的声音从传来:“就算我错了,可他也不懂。昆吾刀我难住了他,充其量跟他打个平手。”
  青依寒的声音清冷如昔:“你错了。”
  “我哪儿错了?”
  “世上根本没有昆吾刀。只有昆吾砂。陆子冈当年用的就是昆吾砂。”
  张林喜低声叫道:“荒谬。”
  “昆吾砂是金刚石,《海内十洲记》《本革绰目》里就明确指出。”
  青依寒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若以你的说法,西域那些玉匠个个都有昆吾刀。”
  “金锋是在让你。”
  “他不想跟你结仇,他说过的,他不想跟你们龙虎山……”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骤然响起:“贱人!”
  “敢顶我的嘴。”
  那张林喜冷厉的声音中带着怨毒和羞怒:“你被他毁了道心破了道基,还恬不知耻帮着他说话。”

  “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听到这话,金锋蓦然一震,又复停住脚步!
  三楼上,再无青依寒的声音,却传来了张林喜的冷笑。
  “果然被我说中了。”

  “我张林喜还真的是中了大奖。”
  “你跟青竹陪他一起去了欧罗巴,想来那段时间他配置给青竹的药丸,你也沾了光。”
  “哼……”
  “好好好……”
  张林喜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声音变得有些走样充满了狠戾。
  “你也就是今天一天了。”
  “回去——”

  “我把你折磨至死!”
  当张林喜脚步声传来的时候,金锋已然悄无声息到了楼下。
  等到张林喜下来已是那玉树临风的未来道尊,潇洒英挺清新俊逸。
  与金锋谈笑风生风度出尘,临走之际还亲自推上金锋的小黄单车送金锋出门,一副惜英雄重英雄不舍的神态。
  看着梵青竹与金锋骑着两辆单车并排消失在视野,张林喜转过头来眼中一抹清霜寒意一闪而没。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女走到张林喜身边微笑说道:“林喜,明天跟我去一趟老家,给我们叶家看看祖坟。”

  张林喜眼前一喜,颔首致礼:“是。叶姨。”
  豪华的梵家百年别墅的三楼上,雪白的落地窗前。
  一个绝世出尘的仙子静静的凝望着两辆小黄车并骑远逝,默默垂眸,素手轻松,炫紫的窗纱轻然关闭,房间内一片黑暗。
  年少的时候,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遇见了,要嘛余生都是他,要嘛余生,都是回忆……
  金锋,来生再见。
  夜幕早已拉起,璀璨夺目。

  同为靠海,同有大江的魔都夜色比起港岛来,少了一份传统的古板,多了一份年轻的壮丽。
  黄浦江上蓝色的渡轮划出长长的水线伴着苍老的呼唤将倒应在江面的高楼大厦斩成两段,粼粼的江水潺潺带着一团团一片片的城市的记忆片段浩浩荡荡奔流入海。
  无病呻吟的诗人们常说,江水的记忆就跟鱼儿一样只有短短的七秒,随着江水的流动他会把所有悲欢喜乐都往前推、让自己忘记一切。
  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一直往前走,马不停蹄不知疲倦,直到找到自己的归宿才停下来。
  当有人把他们勺起来的时候,他们会给人最甘甜的滋味,因为他们把痛苦都送给了远方。
  夜幕下,高房价的魔都异常喧闹和匆忙。
  正是一年的年中,正是最奔波劳碌的时刻,这座城市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所以,这座城市才有了生生的活力。

  就如同金字塔,最顶尖地方只允许一个的存在,而越往下,人却是越多。
  而最底层,就是那茫茫的劳苦大众。
  已是八点三十,忙碌的一天的城市进入了难得的休闲的空闲,璀璨的灯光下无数人在外享受着一天最轻松的时刻。
  还是在那条明珠塔最佳拍摄点的街道上,自拍的游客们却是比白天还要多了。
  宽宽人行道上摆满了长长的摊位。
  由于这里绝佳的位置条件,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这条街也成为了一个城市的名片。

  开始的时候这里只是经营一些本地的特色特产,久而久之却成为了一条包罗万有鱼目混珠的小包小市街。
  天空的月儿变成了上玄月,孤独的想要照亮这座城,却被这座城的迷灿灯光所吸引久久的不愿离去。
  喧闹如过江之卿的人群,琳琅满目的万千种小商品,各色肤色的人种摩肩接踵驻足在每一个小摊位前,天南地北的方言还有格格不入的外语交汇在一起,热闹到了极致。
  而在街边上,一个保洁员却是静静的坐在垃圾箱旁边,佝偻瘦瘦孤单的望向天上的残月。
  这座城市,只有地上的他和天上的他是缆独的。
  一辆逆行的车辆急速而过,车头的打灯打在保洁员的身上,衣服上的反射光泛起一道银白的色彩。
  强烈的LED车灯让保洁员的眼睛视线失盲,别过头去。
  嘴里叼着最廉价的叶子烟,深吸一口肺部痛得难受,保洁员禁不住咳嗽了两声,端起装着自来水的太空杯拧开……
  一只手从空中过来一把扯掉保洁员的太空杯扔进垃圾桶里,转而递上来一瓶油纸包裹着的红白酒瓶。
  “58年的极品!”
  那保洁员神色木然呆板,伸手将垃圾箱里的太空杯又捡了出来,轻轻在衣服上磋磨。
  金锋在保洁员的身边坐了下去,价值百万的茅台搁在保洁员的身边,一大口袋的精美饭盒顶级食材摆在地上。

  目光直直看着斜对面的两块巨大广告屏。
  从今天早上开始,全魔都全神州包括两岸三地省会城市和各大旅游城市,这两个招牌上的内容已经登陆漫卷。
  日期:2018-12-1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