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7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醒醒,早早……肚子饿了没有?吃东西了。”
  “早早,醒醒啊!快起来,我背着你走,这样坏蛋就不会欺负你了!快点……上来!”
  “嗯……”早早在睡梦中紧拧着眉头,不安的晃着脑袋。她想要看清一直背着自己的人,可是,根本看不清……她能肯定小女孩是自己,因为叫‘早早’,可是小男孩是谁?

  他好像比自己大几岁,是谁啊?
  “早早,早早?”雷耀辉见她睡得很不安稳,轻唤着她,想让她醒过来。
  “啊!”
  梦里面,‘嘭’的一声响,好像有火光四处迸射出来,早早被惊醒、满头是汗。看到雷耀辉,本能的扑进他怀里,“耀辉!”

  雷耀辉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做噩梦了?别怕,只是梦而已。”
  “耀辉,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比我大几岁,是男的……有这样的人吗?”早早抬头看着雷耀辉问,她很想知道梦里面的男孩是谁,既然从小他们就在一起了,那么,应该是青梅竹马吧?
  雷耀辉蹙眉想了想,笑道,“呵呵……你这是在说我吗?”
  “……嗯?”早早有点懵,“你?”
  雷耀辉抿嘴轻笑,“我不知道啊,不过,你说的从小和你一起长大、比你大几岁、男的,我的确是符合条件啊!”
  “那……”早早说不上哪儿觉得不对劲,追问到,“那除了你,还有谁?”

  “嗯,我想想……”雷耀辉真是认真仔细的想,捏捏她的鼻子,“从小围着你转的、符合你说的条件的,并不少,你要找的是谁啊?当着我的面,这么问,好吗?”
  早早扯了扯嘴角,还是不肯就此罢休,“那,我在问你,小时候你们谁背我最多?最护着我?”
  “呵呵。”雷耀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什么,我不是故意要博得你好感啊,不过,按照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我……他们多少都有点受不了你的小姐脾气,我算是最老实、最没有脾气的了,你小时候被你爸爸惯的可不是一般……”
  “……”
  他话音未落,早早已经盯着他两眼发直了。

  “怎么了?”雷耀辉不明所以的摸摸脸颊,“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耀辉!”早早抬起手将雷耀辉紧紧抱住,“是你、原来是你!”
  雷耀辉讶然,轻拍着她的背,“怎么了呀?什么是我?说话说一半,我听不太懂啊!”
  “嗯……”早早只往他怀里蹭,窝在他颈窝里,“你对我这么好,从小就一直对我那么好……可是,我怎么病了,还把你给忘记了?我真的好坏!”

  原来是这个事,雷耀辉松了口气,口气很是温和,“没事,你又不是单单忘了我,你不是连你爸爸妈妈都一并不记得了吗?我又没有怪你,别难过。”
  “嗯!”
  早早点头答应着,把雷耀辉抱得更紧了,“我现在想起来了,我以后会更加对你好的!我再也不会犯错了,会一直和你好好在一起。”
  “好。”雷耀辉笑弯了眉眼,喜悦打从心底里漫上来。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早早会有这么对他的一天,纵使他们的婚事定下,他也没有此刻这样感觉幸福。
  “耀辉,你现在背我一次好不好?”早早趴在他肩头撒娇。
  “嗯……好。”雷耀辉转过了身,在床前蹲下,拍了拍背,“上来吧!”

  早早心口一跳,有熟悉的感觉浮现在脑海里,是了……是雷耀辉,她现在的记忆里从小到大就有个背,一直背着她。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和韩家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梁隽邦。
  “嗯!”
  早早清脆的应着,爬上雷耀辉的背,欢呼道,“走啦!”
  “说吧,想去哪儿?”雷耀辉很是纵容她。

  “嘻嘻,从这里出去,绕着花园走一圈,好不好?”早早贴在他耳边,要求有点过分。
  可是,雷耀辉却是满口答应了,“好,绕两圈也没有问题。”
  随即,他便背着她站了起来,从房门出去,直奔楼下花园。
  “哈哈……”早早的笑声在花园里响起。
  “高兴吗?”雷耀辉一边背着她,一边回头看她,“我再跑快点,更有意思!”

  “啊……哈哈!”
  雷家上下,看着这一幕,都纷纷赞叹,少爷、少奶奶感情真是好,瞧瞧,少爷都疼少奶奶。当然啦,少奶奶这么漂亮、又这么可爱,也的确是值得少爷好好疼爱。
  说到底,真是相配的一对啊!
  “耀辉,累吗?”
  早早趴在雷耀辉背上,拽着袖子替他擦去鬓发上的细汗。

  “不累,出汗是因为天太热了。”雷耀辉摇摇头,“放心,背着你,我不会觉得累。”
  “嗯。”早早心上一暖,抱住雷耀辉。这个人,就是梦里的面一直牵挂的人吧?她不能再想着梁隽邦了,那本来就是错的……她应该听家里的安排,好好和他结婚,而后生活,就这么一辈子……
  医院里,梁隽邦伤还没有好,却已经站起来换衣服了。
  崔立屏推开房门,看他衣着整齐,正在往腰间装配枪。立即蹙眉问到,“你这是干什么?不要命了?”

  “不是。”梁隽邦失笑,“老师,这可不像您……您应该知道,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有任务,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得……”
  “还得什么?”崔立屏果断的打断他,神色很严肃,“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任务,我只知道你的伤还没好。”
  梁隽邦摇头笑笑,“老师,您怎么了?我从小带着伤执行任务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些伤要不了我的命。”
  “我……”
  崔立屏被他的话堵住,目光暗藏隐忍。孩子说的没错,从小到大,他吃过多少苦?可是,都因为她的身份,不能够给他普通孩子应该有的。

  把枪装进枪套,梁隽邦走过来拍了拍崔立屏的肩膀,“没事,老师,这点伤我自己有分寸。您不是教过我,服从和效忠是我要记一辈子的事情吗?”
  “好……”
  崔立屏欣慰的看着梁隽邦,她虽然不能让他叫一声妈妈,可是,却将他培养的足够优秀,无论从哪一方面都不输给任何人。
  她抬起手,替梁隽邦整理着衣领,鼻子有点发酸,“你看看你,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领带也打不好……等你这次任务结束,老师给你介绍个好女孩,嗯?”

  “……”梁隽邦一滞,脑海里立即浮现出早早的样子,慌忙推脱道,“老师,不用了。”
  “不用什么?”崔立屏虎下脸,把他的领带一扯,低喝道,“你给我听着,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你的婚事我是绝对有权利过问的,我不同意的人,你不能娶,知道吗?”
  “……”梁隽邦微张了薄唇,迟钝的点点头,“知道了。”
  “好了。”崔立屏拍拍他的衣襟,“出去做事小心安全,记得吃药。”她边说边把药瓶放进他的上衣口袋里,“上面写着服用方法。”
  “是。”梁隽邦点点头,朝崔立屏行了个礼,“上将!”
  “去吧!”
  梁隽邦转过身往房门外走,突然停下脚步来,回头看向崔立屏,“老师,您什么时候回去啊?您这身份离开太久不合适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