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77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希茗作为下一任总统继承人,接受最专业、最严谨、最苛刻的训练,自然是不可厚非,可是,梁隽邦却也享受到了同样的待遇,难道原因真的仅仅因为是像杭泽镐说的那样……为了将来辅佐他?
  为什么他会有种奇怪的感觉,外公对梁隽邦,就好像是对……他和大哥希朗,小弟希霆一样?极力培养,犯了错也会毫不留情的惩罚,但是……无论怎样,到最后还是会纵容。
  究竟梁隽邦和外公有什么关系?

  “还杵在这干什么?忙你自己的去!”
  被杭泽镐这么一吼,韩希茗抽回了思绪,“是,希茗先退下了。”
  从书房出来,韩希茗疑惑更甚,外公和梁隽邦关系肯定是不一般,看外公这态度,岂止是上级对下级这么简单?
  A国,远郊。
  夜色深沉,列车线上已经没有车辆在行驶,四周的路灯也都没有开。但是,在沿线处,却有一行人点着照明灯在缓步行走,看上去是在寻找什么。
  “没有找到吗?”
  “没有。”
  “动作都快点,找不到人,就算把这条线踩烂了,也休想休息!”
  “是!”
  线上众人正忙着找人,一旁的石阶路上,一位身材高挑,衣着不俗的女子正在一边看着他们。夜色浓重,但她却一副黑超遮面,让人看不清她的样子。
  她双手在身前交叠,凝神静气,周身都是紧绷的。孩子,她的孩子,千万不能出事!
  “啊……这里有人啊!”
  人群里,突然响起这个声音。女子等不到确切的消息,拔腿便冲下了石阶,朝着人群狂奔而去,挤开众人,“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
  一阵骚动,女子挤到了最前方,看到了趴在地上昏迷着不省人事的梁隽邦。他从车顶坠落,车速那么快,不可能安然无恙。
  “孩子!”
  女子直接跪倒在地,手伸向梁隽邦,却不敢轻易碰触他。他从车上坠落,不知道伤着哪里,她要是随意搬动,可能会加重他的伤情。女子一开口,便是泪如雨下。

  “孩子,你怎么样了?”
  她伸出手,抚摸着梁隽邦的脸颊。他的头也磕破了,鲜血覆在他脸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啊……”女子一边哭,一边掏出手帕给他才血迹,“孩子,别吓我,怎么会这样的?你一直不是都很棒吗?”她一回头,朝身后吼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快去叫医生!”
  “噢,是!”
  梁隽邦的样子太过凄惨,女子颤抖着手指伸向他的鼻息,在感觉到他还在呼吸后,松了口气。“孩子,你坚持住啊!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急救车早就备好了,停在大路边上,得知消息,医生带着担架和急救箱赶了过来。
  梁隽邦被搬上担架,带上氧气面罩送上急救车,急速赶往医院。
  “医生,拜托你们,一定要救救他!”手术室外,女子恳求着医生,“你们用最贵的药,上最好的仪器设备,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

  “太太,请你在外面等,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我们要开始抢救了。”
  手术室的门被关上,门外陷入一片宁静。女子捂住脸颊,跌落在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她一把掏出来,看清上面的来电显示,接起来破口大骂,“你还打来干什么?我的孩子弄成这样,你还想跟我说什么?”
  “你别这么激动,我只是想知道他的情况,听你的意思,人已经找到了?”
  “找没找到都不关你的事!”女子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极为清丽的脸,五官立体深刻,混血特征极为明显。“难道系统里就只剩下他了吗?他为你卖命十几年,你就不能让他喘口气吗?”

  “我……我这也是为了他考虑……”
  “闭嘴!你不要再打来了,他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女子怒吼着,将电话挂断了,想想索性将手机关机,虽然知道这是不合规矩的,可是,梁隽邦还在里面抢救,什么规矩不规矩的,都他妈见鬼去吧!
  足足六个小时,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梁隽邦被推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
  女子迎了上去,她比刚才冷静了很多,虽然依旧担忧难过。
  医生摘下口罩,“情况还好,你说他是从列车上摔下来的?那只是受了这点伤,真的是奇迹。他没什么大碍,就是身上的擦伤和挫伤看着严重,但骨头、尤其是脊椎并没有受伤,这情况就像坠落时落在了缓冲垫上一样,真是奇迹。”
  女子听着,松了口气,不由露出点笑容,好样的,不愧是她亲手教出来的!在危急时刻,也没有把学到的东西抛到脑后。
  “谢谢你,谢谢你医生。”
  “不用客气,送他去病房吧!”
  梁隽邦被推到病房,浑身上下缠着纱布绷带,看着真是让人心惊胆战,所幸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隽邦。”
  女子坐在床旁,犹犹豫豫的终于握住了梁隽邦的手,口吻略有些生硬,“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你的名字?孩子,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刚才真的是被你吓死了。”
  “不过,我要表扬你,你做的很好,对得起火狼这个称号。”
  女子握住他的手,慢慢贴到脸颊上,哽咽道,“我对不起你,虽然这些年,我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长大,把我所会的都交给了你,但是,却始终不能让你叫一声妈妈。”
  “孩子,对不起。”
  滚烫的眼泪滴入梁隽邦掌心,渗入脉络。梁隽邦正在昏睡,但却像是有感应一般,手轻微的颤了颤。

  “啊?隽邦……”女子猛的一惊,看向他,发觉他没醒来,才松了口气。她还没有勇气让梁隽邦知道,他的老师……C国系统中,唯一的女上将崔立屏就是他的生母。
  凝望着熟睡的梁隽邦,崔立屏脸上难得露出慈爱的眸光,轻抚着他的发鬓,轻笑道,“这么看你,真的发现你长大了,在我眼里,你好像永远是个孩子。小时候你软乎乎的,现在已经是个男子汉了……”
  “妈妈谢谢你,这次也很好的保护了自己。”
  崔立屏低头吻在梁隽邦手心,“好孩子,妈妈在这儿陪着你。”
  “上将……”
  门外,有人小声的朝里面呼喊着。崔立屏生怕吵醒了儿子,皱眉走了出去,“什么事?”

  “上将,总统府电话,您是不是把手机关了?”下级战战兢兢的把手机递给她。
  崔立屏接过手机,丝毫不畏惧,她就是关机了,又怎么样?
  “喂,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话,我要陪着孩子,就这样!”随即,切断了电话扔给下级,转身进了病房。母子俩,性格方面真的是很像。
  麻药逐渐退散,梁隽邦醒了过来,第一反应是躺着很难受,想要起来。
  “哎,别起来!”崔立屏正从洗手间出来,见他这样,疾步过来将他摁住,“知道身上有多少伤吗?快躺下,刚从手术室出来,消停点啊!”
  梁隽邦才刚一动,便觉得身上的确是疼的厉害。
  “嘶……”他蹙眉轻呼,不过,此刻他更在意是的,出现在这里的崔立屏。“崔上将?”

  她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好像是医院,他最后是从列车上飞了下来,虽然他极力凭着技巧减缓了冲击力,但是,落地后还是昏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