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7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她这么问,梁隽邦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是……早早,你想起来了?”
  “……”早早疑惑的看着梁隽邦,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们以前曾经相爱,是不是?”
  “是。”梁隽邦感慨不已,“早早,你……”
  “啧!”早早微微蹙眉,“可是,‘隽’字是谁?Berg是你的英文名,你应该还有个名字……叫什么?”
  往昔如狂潮,向着梁隽邦排山倒海席卷而来。梁隽邦觉得,这段日子以来的坚持,他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他一把握住早早的手掌心,贴在他右边锁骨处,深情凝望着她。
  “早早,我是隽邦!”

  隽邦、隽邦、隽邦。
  早早默念着这个名字,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
  “隽邦……”她尝试着念出声。
  梁隽邦激动的差点落泪,终于又听到早早这么叫他。
  可是,下一秒,早早便让他如坠深渊。只听早早茫然的反问他,“隽邦……是谁?”
  “……”梁隽邦心底一凉,这股凉意一直窜到指尖。
  “是你吗?”早早抽回手,抱歉的摇摇头,“对不起,我还是想不起来。”

  “怎么会?”梁隽邦单手扼住早早,急道,“你刚才不是想起来了吗?你不是记得我们曾经相爱吗?你想起这些,却想不起我是谁?我是隽邦啊!”
  早早吃痛,皱着眉推开梁隽邦,“你别这么用力……我只是有模糊的影响,可是,对不起,我还没有记起你来。”
  “……”梁隽邦犹如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圈,到最后还是无法超生。
  早早站起来,默默的整理着医药箱。
  “你的伤口我只能处理到这个程度,一会儿到了站,你再找个医院看一下吧!”

  眼看着她疏离自己,梁隽邦满心不是滋味。不应该这样的,即使是什么都不记得的早早,也是喜欢他、粘着他的!梁隽邦情不由自己,失控的上前将早早抱进怀里。
  “别走,早早,你再好好想想……你都记得我们的感情,怎么就是不记得我呢?”
  早早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她记起来的片段里,她是个彻头彻尾的第三者!
  “你不是要结婚了吗?而且,你们有宝宝了。”早早转过身,质问着他,“我见过她,也见到你们的宝宝了……我是想起来了,在我的印象里,她捂着肚子,对你喊疼!”

  “不……”梁隽邦怔住,事实不是这样。
  可是,早早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现在我也要结婚了,虽然我的脑子还是乱乱的,可是……我相信妈妈不会害我,我要和耀辉结婚,我再也不想介入任何人之间,耀辉对我很好。”
  “早早。”梁隽邦嘴里发苦。
  门外传来雷耀辉的声音,“早早,快开门,椰汁西米露来了!还是热的……门怎么反锁上了?”
  早早看一眼梁隽邦,低声催促道,“你快走吧!耀辉回来了……你小心。”

  说完,便转身去给雷耀辉开门。
  “来了!”
  开门前的一刻,早早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梁隽邦已经不在了,才将门把手转动开。
  “哎呀,有点烫!”雷耀辉笑嘻嘻的端着盘子走进来,浑然不觉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锁着门?是有什么事吗?”

  “不是。”早早摇摇头,在他身侧坐下,“不是你让我注意安全吗?所以我就顺手将门锁上了……嗯,我闻闻,好香啊!真是你看着他们做的?”
  雷耀辉卖乖的点点头,“那当然。”他拿起勺子盛了一勺喂早早,“来,张嘴。”
  “嗯,真好吃。”
  “是吗?我也尝一口。”

  两个人就着一把勺子吃起来,亲昵的很。雷耀辉宠溺的看着早早,觉得他们的关系似乎在一夜之间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这算是好事吧!而且早早好像没有以前笨拙了,她的病也会慢慢好的。
  而此刻,车厢外,梁隽邦正挂在列车外墙壁上,单手抓紧挂钩,在急速行驶的过程中,他这个姿势太危险了,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更何况他还在走神?
  “哼!”
  猛然间,头上传来一声冷笑,“原来你在这儿?小子,挺能耐啊!想送我们上西天?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梁隽邦大惊,没想到稍一走神,就让敌方钻了空子。他双脚往列车外墙壁上一登,旋即飞身上了列车顶。
  “哼!去死吧!”在他降落的瞬间,对方两个人,齐齐袭向他。梁隽邦躲闪不及,身子360度旋转朝着列车下坠落……
  列车行驶两个小时,到站了。

  雷耀辉拥着早早从车站出来,两个人现在是真像对即将步入婚姻的小情侣样了。
  雷家的车子已经在车站外面等候多时,“少爷、少奶奶,请上车,先生、太太都在家里等着呢!”
  早早瘪瘪嘴,皱皱鼻子,嘟囔道,“还要坐车?”
  “走吧!”雷耀辉揉揉她的脑袋,哄到,“这次很快,二十分钟就到了啊!乖啊,再忍一忍,到家了,随便你抱怨,想要打我也可以。”
  雷家的庄园,占地面积很大,选在这种地方,自然是刻意追求一种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
  灯火阑珊时分,雷家人终于盼来了小儿子和准儿媳。
  “呀,来了来了,少爷、少奶奶来了!”
  “快快快,通知厨房,准备开席……”
  因为早早的到来,雷家上下顿时热闹起来。
  而此时的帝都总统府书房里,气氛却是压抑的很。
  “唔!”杭泽镐浓眉紧蹙,止不住的叹息,“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韩希茗摇摇头,放下手机。“已经让蒋处做跟踪定位了,可是您也清楚,火狼执行任务,保密的功夫是一流,论追踪和反追踪,没有人可以比得上他。”
  这个道理,杭泽镐怎么会不清楚?按理来说,火狼应该每隔20分钟向总部发送一次位置信号,可是……现在已经失联足足四个小时,要他怎么不着急?
  “哎,快让他们想办法!总不能没了火狼,就找不出个有用的人来!”杭泽镐焦急的拍着桌子,神色凝重。
  “是,我已经吩咐下去了。”韩希茗答应着,觉得事情有哪儿不太寻常。
  “外公。”韩希茗疑惑的看向杭泽镐,“请恕希茗冒昧,希茗总觉得,你对火狼,似乎特别器重,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杭泽镐一滞,神色里有一闪而过的慌乱,“什么?哪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这个孩子,是我一手挑选出来的,也是为了将来你有可靠的人,哪有什么特别原因?”
  是吗?韩希茗挑眉,疑惑丝毫不减。看杭泽镐的反应,分明当中就有什么隐情。
  照他看来,外公杭泽镐对梁隽邦太好了。总统爱惜人才,这并没有什么奇怪。可是,杭泽镐对梁隽邦,似乎不只是惜才。据韩希茗了解,梁隽邦之所以这么优秀,并不是毫无缘由的。
  在整个系统里,和韩希茗一样经受过训练的,就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火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