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6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阳跟着他,轻声问道:“小军,你怎么知道这个胖子是魔都人啊?”
  关晓军道:“次咱爷爷他们不是在火车道救了很多人吗,其有一个是魔都人,说话的语气跟这个胖子一模一样!”
  关阳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这大胖子说话真有趣!”
  其实门前看车的这位年男子并不算有多胖,在后世的人群,人到年之后,体型一般都是如此,甚至此人还要胖不少,这在后世乃是司空见惯的体型。
  但在这个年代,想在村子里找出一个胖子来,那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找瘦子倒是一抓一大把,。
  想在乍一看到这种体型的胖子,关阳觉得此人好胖,还从未见到过这样的胖的家伙。
  姐弟俩走了一会儿,便走到了关自在的花房处,见关自在正捋着胡子陪两名年男子在花房里溜达,其一名男子还不时的伸手拨弄几株君子兰肥肥的叶子。
  “我这花儿不错吧?”
  关自在看着花房里的一盆盆花,颇有成感,“你们想要的话,我也不多要钱,看在你们大老远来的份,白送你们也成,说实在的,这些花我都养了很多年了,这实在有点太占地方,你们想要,直接拉走是,给我一样留几盆行,不过花盆钱你得留点……”
  关晓军大步走到关自在身边,伸手拉住关自在的手掌,“太爷,你这些花,不是说都要送给我了吗?”
  “嗯?”
  听到关晓军的话后,关自在微微一愣,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把这些花儿都给你小子了?

  但关晓军年龄虽小,说话办事却堪成人,他又是关自在最为在乎的传人,现在见关晓军这么说,他倒也不方便在外人面前拒绝孩子,笑道:“小军,你要这么多花干什么?”
  “卖钱啊!”
  关晓军兴致勃勃的道:“我这两天看报纸了,面说东北春城的君子兰都要卖疯了,一株好的和尚头,要卖好几万呢!咱们这些君子兰,养的时间长,开花又好看,每一盆至少得卖一万块,少一分都不行!”
  关自在大,“什么?一盆花好几万?开什么玩笑?你这孩子瞎说!”
  旁边看花的两位年男子脸色大变,其一人身子都僵硬起来,干笑道:“哪有一株花好几万的道理?你这小娃娃才多大,也能看懂报纸?俺们是东北嘚,我咋知道这件事捏?”

  说话的这人身子粗壮,长相很有特点,脑袋竟然是三角形的,如果是倒三角形的不足为,但他是正三角形,头顶尖尖,两腮往外鼓鼓着,跟个胖头鱼似的。
  再加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大嘴巴,招风耳,光看长相令人发噱,保证让人过目难忘。
  关晓军看了此人一眼,“你是东北那嘎达滴?那你更不能说谎了啊,咱们可是半个老乡呐,我们村当年很多人闯关东,到现在都没回来,都定居在关外没回来。你是怎么知道我太爷喜欢养花,肯定是你的亲戚朋友告诉你的,而你的亲戚朋友能知道这些,那肯定是我们这里的人告诉他们的。”
  关晓军说到这里,抬头问关自在,“太爷,你说是不是这样?”
  关自在越来越好,对面两名年男子的脸色变化他已经看在眼里,察言观色之下,知道关晓军所说不假,这君子兰如今真有可能一盆万块。
  可是这么一盆小小的君子兰,怎么可能卖出这么高的价钱?现在的人都疯了不成?
  关自在将近百年的人生经历,见识过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遇到过种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一颗心早磨炼的八风不动,因此对于君子兰的价格只是惊讶了片刻,片刻之后便不以为然,这老头本来对钱财什么的不怎么在意,算是面前这些花儿是金山银山,也不足以令他老人家动容。
  不过不在意金钱并不代表要做冤大头,他本来是想将自己花房里的这些花半卖半送的送给这些买花人,毕竟自家院子里花满为患,多的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送人没人要,扔了舍不得,现在能有人买,对老头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最起码这些人花钱了,肯定会善待自己培育的这些花儿。
  但现在这些买花人明显是打信息差,做低买高卖的勾当,关自在自然不会这么甘心被骗。
  他懒的跟面前这些人谈卖花事宜,对关晓军吩咐道:“小军,你去把你爷爷叫来,让他跟这几个朋友聊聊,我年纪大了,精力不济,又不懂这花啥价格,今天这件事交给你爷爷来谈了!”

  关晓军道:“好!”
  转身向家跑去。
  等到了家跟关宏达这么一说,关宏达大为吃惊,“这兰花真的这么值钱?一盆好几万?幸亏太爷没有送出去!”
  他到现在还对君子兰的价格不怎么相信,但这段时间关晓军总是有意无意的拿报纸说事儿,偶尔会夹杂几句关于君子兰价格的事情,因此关宏达对君子兰在东北的疯狂情况也有所耳闻。
  为此他还专门订了几份报纸让关云山时刻留意国家的实时动态与政策方针,有时候也让关云山留意有关君子兰的事情。

  现在听关晓军说了,真的有人来关自在家里询问君子兰,关宏达一颗心顿时热了起来。
  此时关云山也在家里,听到这件事后,也跟着关宏达一起来到了关自在院子里。
  “老太爷,您该不会真的以为这君子兰值这么多吧?那孩子胡咧咧,那也能信?一盆花好几万,谁能买得起啊?”
  关宏达祖孙三人来到关自在花房的时候,三角脑袋的年男子正在跟关自在说话,“我们呐,是偶尔路过凤山乡,听到您养花的名头,这才顺便来看看,您这花儿养的确实不错,我们呐,也确实想买,可是几万块一盆的君子兰,那是笑话了,别说几万块,是几百块我们也买不起!”
  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递给关自在一根,“老太爷,您也来一根?”
  关自在摇了摇头,“你这烟不过瘾,要抽还得是我的烟袋锅子!”
  他抽出碧玉嘴的烟袋,从烟袋杆的小包里抓出点烟丝塞进烟袋锅,划了一根火柴点,“吧嗒吧嗒”抽了几口,将烟袋杆递向年男子,“来两口?”
  年男子急忙摇头,“不了,不了,我也抽不惯这种烟。”
  年男子身边的另一个瘦高个戴眼镜的男子自从关自在拿出烟袋杆之后,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关自在手的烟袋嘴,现在见关自在让烟,几步走到关自在面前,“老太爷,我来两口!”
  他接过关自在的旱烟袋,使劲抽了两口子,然后呛得一个劲儿的咳嗽,眼泪都下来了。
  关自在哈哈大笑,“小子,一看你没有抽过烟,你干嘛找这罪来受?”
  瘦高眼镜男将关自在的烟袋杆拿在手看了又看,脸露出狂喜之色,但瞬间收敛,恢复平静后,对关自在淡淡道:“老太爷,您这烟袋杆不错啊,您卖不卖?”
  关自在这个烟袋杆与众不同,烟袋嘴通体碧绿,光烟袋嘴都差不多有十五公分长,面刻有十二生肖,惟妙惟肖,乌木的杆子,白铜的锅子,寻常的烟袋要长了不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