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80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送走他们之后,老四又悄悄来到了发案现场,这也是一般有经验的犯罪分子喜欢干的事情,当他看到丨警丨察封门,客人们噤若寒蝉的时候,得意的笑了,但是当他看到卓老二身后的刘子光和贝小帅时,却笑不出来了。
  卓力和贝小帅都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刘子光,这家伙不但够狠,脑子还灵光,混迹江湖多年的老四有着灵敏的第六感,他意识到江北已经不安全了,便迅速回家收拾了两件换洗衣服,卷了细软打的直奔火车站。
  老四明白,晚上汽车站停运,打车出城会遇到丨警丨察盘缠,最稳妥的办法是坐火车走,车站人多眼杂,便于藏身。
  他买了一张去省城的硬座车票,凌晨四点开车,在站前广场溜达的时候看到两个丨警丨察迎面走来,老四有些心虚,转身往角落里躲,正好有个妖艳的女子过来搭讪:“老板,住店么?”
  “旅店还加被?”老四熟稔的说出行话来,女子一听还是老手,顿时笑了,她看了看远处的丨警丨察,把老四拉到一旁低声道:“**五十,包夜一百。”
  “我赶火车,三十行不?”老四心不在焉的还着价,眼角瞟着丨警丨察。
  “大哥,今天还没开张,看你是个讲究人,三十就三十,跟我来吧。”女子扭着腰在前面走,老四在后面跟着,心中暗想,去躲一下也是好的。
  路边的洗头房里钻出一个高大的汉子,正是在火车站一带混的肖大刚,他望着老四的背影狐疑道:“这不是瘸四么?”
  正好电话响了,肖大刚接了电话嗯嗯啊啊了几句,挂了之后重新拨了个号码:“二哥,我大刚,听说你在找人?”
  肮脏的出租屋内,老四正趴在妇人身上耸动着,刚才站前广场灯火昏暗,没看清脸,到了屋里才发现这个娘们足有四十岁往上,脸上的褶子里全是劣质的粉,怪不得三十都肯做。
  事到如今老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拿枕巾把脸一蒙照上不误,一边动作着一边回想着当初的风光岁月,手底下几个场子里新来的小妞,都要让四爷先试活才能下场营业,唉,往事如风啊。
  老四正感慨着呢,忽然出租屋的门被踹开,几道雪亮的手电光射进来,老四只觉得忽然身体腾空而起,然后重重的跌落在地,身上踩了几只脚,一口麻袋迎头罩下来,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钟,当他被抬着出门的时候,耳边还回响着那个失足妇女的尖叫声。
  当晚的工作告一段落,刘子光这才想起和李纨的约定,心说这下惨了,饭没一起吃,晚上也没过去,更为可怕的是,李纨根本没打电话过来催问,这可是个不好的信号,第二天一早他就赶到了集团,在李纨的办公室里赖了整整一上午,中午又请了顿饭,这才把生闷气的李总给哄好。
  下午,东方恪从省城过来,正式投入工作之中,现在刘子光有两个助理了,卫子芊熟悉各种商务运作,东方恪精通多门外语和电脑,他俩搭档工作,可谓相得益彰,对刘子光来说,更是如虎添翼。
  同时,郑晨也代表香港瑞丰洋行来到了江北市,接收已经完工的货品,这五十辆特种汽车将会以工程车的名义报关出口,由省城天堂贸易进出口公司联系的货船发往国外,同时尾款也会在一周内到账,当然这些细节工作都由底下人操作,刘子光根本不用过问。

  晚上,陪李纨吃过饭之后,刘子光独自一人驱车来到郊区的五号码头,孟黑子早早地等在这里,见刘哥到了,便带着他来到一处偏僻的废旧仓库,指挥手下押出了八个只穿着裤衩的少年。
  少年们经过一昼夜的折腾,哪还有昨晚的铮铮铁骨,事到如今他们算是真正见识了江北黑道的厉害,也懂得了一些江湖的道理,真正牛逼的人才不会在公共场合大打出手,收保护费这种幼稚事情只有电视里才能见到,真正的大老板都是开洗浴中心,酒吧什么的实体,人家出来混,混的是钱,不是人命。
  当然了,惹恼了这些大老板,捏死几个人就像捏死蚂蚁一样,比如现在,他们八个人的小命就捏在人家的手上,月黑杀人夜,在这鸟不拉屎的偏僻码头上,把人装到麻袋里丢进滔滔淮江,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隔得那么近,刘子光都能听见他们牙齿打颤的声音,他微微一笑道:“龙哥,还有龙堂的各位成员,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谁愿意在公丨安丨面前指证老四,我就放了谁。”
  “姓刘的,你做梦,我们一起拜过关二爷的,死也不出卖兄弟!”谢龙头一昂,义无反顾的说道。
  月光洒在五号码头空旷的水泥地上,一片惨白,废弃的库房中站着八个双手被缚的少年,面对死亡的威胁竟然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胆儿都挺肥的。”刘子光冷笑一声,打了个响指,几个人滚着空汽油桶过来,孟黑子手里拿着电焊工具说:“待会把你们装到这桶里,灌上水泥砂浆,焊上盖子,往江里一丢,你们就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了。”
  望着这个黑壮的汉子,少年们的腿有点发抖了,但依然强撑着,紧咬着嘴唇不说话,刘子光注意到有几个小家伙头上在冒冷汗,不时以探寻的目光看向他们的龙哥,但谢龙目不斜视,视死如归,一脸的淡然。
  “最后问一句,谁愿意指证瘸四,我就放谁一条生路。”刘子光说。
  “谢了,不用,我们弟兄八个,在关二爷面前磕过头,喝过血酒,发誓同生共死,绝不出卖兄弟,我谢龙烂命一条,你想杀就杀,少他妈废话,宁愿跪着死,不愿站着生,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谢龙脖颈一挺,青筋乍现,面目狰狞无比,刘子光暗自赞叹,这小子若是让张佰强褚向东他们调-教一番,绝对又是一个悍匪。
  再扫视一下其余七个人,尽管吓得脸色苍白腿肚子发颤,但硬是没有一个人求饶,看来自己这回真找对人了。
  和孟黑子对视一眼,戏演的差不多了,刘子光点点头,孟黑子掏出匕首,在少年们惊恐的目光中走过去一一将他们的绑绳割开。
  “没看出来你们这帮小崽子这么仗义,宁死也不出卖兄弟,行,有种,不过在放你们之前,我还打算做件好事,让你们知道这个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来人。”刘子光一声招呼,有人搬来一台笔记本电脑,开始放视频。
  屏幕中那个人头上蒙着眼罩,但是贼亮的秃头和熟悉的声音都让少年们迅速认出这正是收留他们、照顾他们,教育他们混江湖的道理的四哥。

  心目中的江湖大佬,义气大哥此刻像个瘪三一样献媚谦卑的说着:“真的不关我的事,都是那帮平川小崽子做的事,他们就住在滨江新村43号,我带你们去,对了,人是那个叫苗苗的砍得……”
  少年们的心这一刻全冷了,刚才他们之所以硬气,就是仗着有老四这尊靠山,这些天来,老四带他们出入江北市各种娱乐场合,仗着以前的余威,大家也都称呼一声四哥,有时候还免个单,送个果盘啥的,让涉世不深的少年们以为老四真的是什么江湖大佬。
  心中的偶像在瞬间崩塌,少年们残存的一丝信念全都随着老四的眼泪鼻涕和卑鄙的出卖而化为乌有。
  视频在继续播放,是今晚的江北新闻警务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