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75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知道,他们都快结婚了,却一直没有过太过近亲的行为,今天这样算是突破了。
  一次没有成功,气氛正好,雷耀辉羞赧的征询早早的意见,“再、再一次,行吗?”
  “……嗯。”早早的应答轻的几乎听不见。
  可是,雷耀辉知道她答应了。他弯下腰,再度欺近早早。
  ‘咚咚’,车厢门突然被敲响了,中断了这美好的氛围。
  雷耀辉慌忙松开怀里的人,两个人都很有些尴尬。

  “我,我去开门。”
  “嗯。”
  雷耀辉整理了身上的衣物,走到门口去开门,韩家的手下正站在门口,“雷少爷,您和小姐没事吧?”
  “没事啊!发生什么事了吗?”雷耀辉觉得疑惑。
  “刚才车身突然晃了一下,您没感觉到吗?”
  听手下这么一说,雷耀辉想起来了,“是,有感觉到……真的出了事?”
  “还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这样的直通列车线应该是不会无故晃动的。您和小姐没事就好,属下们就在门口守着,有事请您立即大声招呼属下。”
  “好。”
  雷耀辉点点头,答应了,将车厢门重新关上。可是,他一转身回去,却已经不见了早早的身影!
  “早早?”
  雷耀辉没看到早早,脸色和音调都变了。
  早早其实并没有走远,此刻,她正在洗手间里,被梁隽邦捂着唇瓣。梁隽邦听到雷耀辉的声音,朝她摇摇头,低声说到,“你别出声,我不是要跟着你们,我是……呃……”

  他发出一声闷哼,痛苦的皱着眉,“我是有自己的事做,我在这里躲一会儿,马上离开。”
  早早点点头,梁隽邦松开了她。
  “我在这里!”
  早早扬声朝着外面吼到,随即听到雷耀辉走了过来。

  “吓死我了,你在洗手间啊!没什么事吧?外面的保镖说,刚才那一下晃动恐怕有问题……”
  隔着洗手间的门,依稀能看见雷耀辉的轮廓,梁隽邦朝早早摇摇头,右手还紧捂住左肩。
  “我没事啊!你快走开,我马上就好了。”早早极力保持着镇定,其实心慌的不得了。“你在这里不要动,我想办法让耀辉出去一下。”
  说着,拉开了洗手间的门。
  “耀辉。”早早朝着雷耀辉走过去。

  “嗯?”雷耀辉伸手拉住她,蹙眉说,“脸色怎么不太好?是不是旅途时间太长了,不舒服?”
  早早摇摇头,笑笑,“没有大碍,是有点不舒服。耀辉,我胃有点不舒服,想喝点椰汁西米露。”
  “好啊,终于想吃东西了?”雷耀辉点点头,撑着胳膊去够桌上的电话,“我给餐厅打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
  “哎……”早早匆忙将他拉住,神色有些慌乱,“你、你自己去吧!他们又不清楚我的口味,你看着他们让他们按照我的口味现做,行吗?”
  她是个被娇惯的公主,有这种要求也不奇怪。
  雷耀辉没有多想,立即答应了,“好,我去,不过你一个人在这里要小心。保镖就在门口,有事记得大声喊,知道吗?”
  “知道。”早早答应了,催着雷耀辉站起来,推着他往门口走,“你快去吧!”
  “呵呵,好。”雷耀辉笑嘻嘻的出了车厢门,对她是言听计从。

  他一出门,早早立即就将车厢门反锁了。迅疾转过身走到洗手间,将门打开,却没看到梁隽邦。她正疑惑的四处张望着,梁隽邦从上面跳了下来,稳稳落在她面前。
  “他走了?”
  “嗯。”早早点点头,“你出来吧!里面有药箱。”她指指梁隽邦捂住左肩的动作。
  “噢。”此刻,梁隽邦倒是显得呆呆的,跟在早早身后出了洗手间。
  梁隽邦在沙发上坐下,早早拿出医药箱坐在他身旁,“把衣服脱了吧!”

  “啊?噢。”梁隽邦只觉得嗓子眼里直发痒,慢吞吞的脱下了上衣。他是左肩受伤了,伤口不大,但是似乎很深,不知道是被什么伤的。
  早早用双氧水、消毒水替他洗过,上了药,有用纱布、绷带一圈圈的缠绕上去。
  因为彼此靠的太近,梁隽邦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不知不觉就有些心猿意马。想起刚才他爬进来时,看到的画面,心上一刺,双手不由自主便握紧了。
  “疼吗?”早早会错了意,紧张的抬头看他。
  “不疼。”
  两人的脸颊近在咫尺,梁隽邦不由脱口而出,“刚才,他吻你了?”

  “……”早早手指微颤,垂下眼帘,“嗯。”
  梁隽邦拳头握的更紧,咬牙生涩的笑着,“呵呵,你们看起来很般配……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辆列车上?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见耀辉的父母,我们准备结婚了。”早早包好绷带,将剩余的一部分打了个结,轻轻一系。
  “呃……”梁隽邦吃痛,皱眉闷哼。
  “疼?”早早抬眸看他。
  “嗯。”这次梁隽邦没有否认,疼,确实是疼!
  早早下手又轻了些,突然,在她的视线里,看到了他右边锁骨……那是什么?为什么她以前没有见过?在他的右边锁骨上,赫然有一枚翅膀纹身,当中还刻着个字。
  虽然小,但是很清晰,是个‘早’字。
  “这……”早早神色恍惚,心口的疼痛感又来了。这个小翅膀,和她身上的那个,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她的上面,是个‘隽’字。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
  梁隽邦心绪翻腾,此刻有种不管不顾的冲动在他体内乱撞。
  “早早,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早早指尖轻触着那枚纹身,粉唇轻颤,像是在问梁隽邦,却又像是自言自语,“这个‘早’字,是我么?”

  日期:2019-02-05 18: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