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79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丈夫身陷囹圄,女儿嗷嗷待哺,六神无主乱了阵脚的薛丹萍病急乱投医,孤身前往首都,找到了一位相熟的首长求援。
  说是相熟,其实也就是泛泛之交,首长姓韩,少将军衔,不到五十岁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的少壮派,三年前曾经在薛丹萍任职的军区总院住过一段时间治疗胃病,当时韩将军就挺喜欢薛丹萍的,没事总喜欢拿这个二十出头的丫头开玩笑,那些老首长和医生护士什么的,也都半开玩笑的说,干脆让韩将军把小薛收了当儿媳妇算了。
  后来韩将军调到总部工作,双方有过一段时间的书信联系,薛丹萍结婚的时候,韩将军还特地打来电话祝贺,当然随着工作的紧张和女儿的诞生,双方的联系也就断了。
  当看到薛丹萍带着满满一大包土特产出现在家属大院楼下的时候,韩将军的反应简直可以用惊喜来形容,他把薛丹萍请到家里,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当即给有关部门打电话询问此事,由于事件太过严重,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将军便把小薛安排在招待所居住,每天嘘寒问暖,照顾的非常周到,可谓有礼有节,尽到了一个做长辈,做首长的职责。

  随着高层的介入,温君伟的案子有了转机,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军衔撤销,开除军籍,调离原单位,本以为事情就此平息,一家人又可以团聚,哪知道薛丹萍却等来了丈夫的一纸离婚诉状。
  原来基地已经传开了关于薛丹萍和某首长的桃色事件,虽然谣言在领导的强力介入下很快烟消云散,但给温君伟造成的伤害却是无法弥补的,他不能原谅妻子,也不想再留在这个伤心地地方,离婚之后就带着女儿调去了其他军工企业。
  薛丹萍是个烈性女子,她无法忍受被人误解的痛苦,更无法忍受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她决定服毒自杀,但却在昏迷了三天三夜后醒来,当时已经身在首都了,事后她才知道,因为她服用了剧毒药物,洗胃都无济于事,在总部首长的命令下,基地动用了三叉戟专机将她送到了首都301医院救治,这才挽回了生命。
  伤痕累累的薛丹萍没有其他选择,只好嫁给了对自己一往情深的韩将军,很快就生下了一个儿子,韩将军老来得子,对母子俩倍加宠爱,薛丹萍靠着丈夫的人脉,在一家有军方背景的企业担任了中层干部,有关系又有魄力,一时间混的风生水起,不到三十岁的她就担任了企业老总,从此一帆风顺。
  这段时间,薛丹萍不是没想过寻找前夫和女儿,但是那段回忆让她无法释怀,一来二去,多少年过去了,当年的基地已经封闭,战友同事纷纷转业退伍,就在她流露出想寻找女儿下落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封存的基地人事档案烧了个一干二净,冰雪聪明的薛丹萍也曾怀疑过现任丈夫动过手脚,但是事到如今,就算真的是他干的,自己又能如何呢,老韩对自己可谓千依百顺,爱护之际,遇到这样的丈夫,也算是幸运了。

  没想到十余年后,亲生女儿竟然被儿子带回家来当看到女儿的第一眼起,她就有一种莫名亲切的感觉,母女连心,这是斩不断的骨肉情,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根本不用什么dna检测,她就能断定,这个叫温雪的女孩绝不是重名,而是切切实实的亲生骨肉!
  在后面的交谈中,她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温雪小时候是在东北长大,后来辗转来到好几个城市生活,但都是军工企业,最后才转到江北晨光机械厂,这家工厂薛丹萍有印象,早年隶属总后,也是老军工了。
  尘封的回忆一旦打开了闸门就收不住,多少往事历历在目,女儿的到来让她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些纠结于心底的陈年旧事,早该让它们随风而去了。
  “妈,妈妈,你想什么呢?”韩冰的呼声将薛丹萍从往事中拉了出来,她莞尔一笑道:“不好意思,走神了,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对了,就要放暑假了,你们有什么安排么?”
  不等他们回答,薛丹萍又说道:“我们公司组团去欧洲旅行,如果你们两个女孩子有时间的话不妨一起去玩,当然费用是全免的,阿姨请客。”

  “妈妈,你真伟大!”韩冰兴奋地说着,在薛丹萍脸上亲了一口,说到底他还只是个十七岁的男孩,一连串的惊喜让他有些忘乎所以。
  “好了好了,亲了妈妈一脸的口水。”薛丹萍作势要打儿子,举起手来还是笑了,看到他们母子亲密无间的样子,温雪竟然有些恍惚起来,如果自己也有妈妈的话,是不是也能这样呢。
  “温雪……”陆谨悄悄捣了一下自己的室友,所有人中她是最清醒的一个,这个很有文学天赋的女孩子敏锐的意识到,今天在场的这几个人似乎都不太正常,薛阿姨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发呆,韩冰兴奋地找不到北,小雪也有些恍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阿姨问咱们话呢。”陆谨提醒了一声,温雪赶紧答道:“哦,谢谢薛阿姨,我得回家照顾爸爸,所以不能陪你们去了。”
  兴头上的韩冰一摆手:“没关系,让温叔叔也一起来吧。”
  他没注意到,母亲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薛阿姨脸色有些难看,温雪还以为是自己拒绝了人家的好意引起的呢,说实话,哪个年轻人不爱玩啊,她也想和同学们一起走出国门看看,但又实在放不下家乡的父亲,这才婉言谢绝的。
  想到这里,她有心想辩解,但长期养成的隐忍性格却让她深深地低下了头,摆弄着衣角。
  气氛略有尴尬,陆谨紧张的看着薛阿姨,又看了看小雪,有心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说起,一时间她似乎感到自己成了局外人。

  韩冰也注意到母亲的不悦,赶紧替温雪辩解道:“妈妈,小雪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她很想去的。”
  薛丹萍却说:“小冰,你看你小雪姐多孝顺,哪像你一门心思就知道玩,我看你应该多向小雪姐学习才是。”
  韩冰一撇嘴,心说怎么又来了,又是小雪姐姐,他不服气的说:“妈妈,你怎么就认定小雪比我大呢?”
  薛丹萍微微一笑:“傻孩子,你五岁就上学,同学们当然都比你大了。”
  韩冰不服气的说:“那也未必,温雪、陆谨,你俩是哪年生的?”
  于是温雪和陆谨便把生日报了出来,果不其然,两人都比韩冰要大,而且最显小的温雪竟然年龄最大,足足比韩冰大了将近两岁。
  听到温雪的生日之时,薛丹萍并没有惊讶,只是暗暗欣喜,进一步确定了这就是自己的女儿,看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她起身道:“好了,我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公司还有个会议,你们两个女孩子晚上就别回去了,正好是周末,大家阿姨亲自做菜给你们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