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62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老人正是关福亮。

  关晓军脆生生道:“老爷爷,我是小军。”
  关阳道:“我是阳阳!”
  姐弟两人一起道:“我们给您拜年来啦!”
  两人小跑着到了关福亮身前,跪在地一连磕了仨头,“祝老爷爷长命百岁,多福多寿!”
  关福亮身子一震,“阳阳,小军?”
  他身子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急忙将两人扶起来,“快,快进屋!屋里有糖,有瓜子,有山药豆,有……”

  他说着说着,声音忽然哽咽起来,拉着两人的手颤颤巍巍的向堂屋走去,他浑身都在轻微颤抖,显然激动之极,边走边喊,“老婆子,你看谁来啦?你看谁来啦?阳阳和小军给咱们拜年来啦!”
  在堂屋的灯光照耀下,关晓军看到自己这位三老爷爷老泪纵横,边走边掉泪,眼泪在他脸深深的沟壑里汇集而下,流到山羊胡,随后又滴在了地。
  屋里传来一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随后一名头戴老式黑帽,身子瘦小的小脚老太婆从门口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因为跑的太急,脚下一滑,坐在了地。
  她慌忙挣扎站起,待看清楚走来的关阳姐弟俩时,呆了片刻之后,忽然嚎啕大哭。
  关晓军辈子到底是什么时候踏入关福亮家大门的,已经是极为模糊的事情了,好像是在七八岁以后的事情,具体的时间节点,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但这一次,却是他这一辈子第一次进入关福亮家里。
  从关晓军小时候,关云山一再叮嘱关晓军,不让他踏进关福亮家的大门,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自然是家长说啥他们听啥,因此一直没有进入过关福亮院子里。

  有时候从关福亮家的大门路过,也曾好的趴在门口向里张望,但每次关福亮颤颤巍巍的喊他进去的时候,关晓军每次都转身跑,不敢跟自己这个三老爷爷有任何接触。
  有时候跑远了,再回头看时,看到关福亮孤单的身影呆呆的站在大门口,一脸的落寞,夕阳照在他的身,将他的身影拉的老长老长。
  今天他与关阳生平第一次踏入这个宅院来给关福亮两口子拜年,关福亮两口子的反应之大令人吃惊。
  面前这位老迈不堪的老妇人,当初狠心的那位的三奶奶,此时已经衰老的不像样子,她此时一身黑布棉袄棉裤,棉裤小腿处缠着黑裹腿,将两只小脚缠的愈发的小巧,两脚尖尖,两条腿犹如圆规一样。

  她头包着一条黑抹额,抹额正前方还镶着一块椭圆形的绿玉,在门口烛光的映照下发着莹莹绿光。
  此时她见到关阳姐弟的到来,心情激荡之下,瘫坐在门槛,放声大哭。
  几十年前,在这个门槛,关宏达年幼的二弟,趴在这条门槛直勾勾的看着她手里的饭碗,然后眼睛慢慢黯淡,脑袋缓缓低垂,半个身子趴在屋里,两条腿还在门槛外面,那么生生饿死。
  “别……别哭了!”
  关福亮看了自己妻子一眼,低声道:“别吓着孩子!”
  老妇人急忙止住哭声,快速擦掉眼泪,扶着门框缓缓起身,“是,我,我糊涂了!”
  关阳见三老奶奶嚎啕大哭,确实感到有点害怕,有心想跑,但手掌被关福亮紧紧抓住,要是挣扎的话,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她心里正发毛呢,已经被关福亮拉着她跟弟弟一起进了堂屋。
  堂屋里正对门口的墙挂着一幅南极仙翁手托寿桃的大画,画纸南极仙翁的大脑门凸显的极为夸张,仙翁身边站着着一只梅花鹿,梅花鹿嘴里衔着一颗灵芝。
  整幅画都透着一股子喜庆的味道,两边是两副对联,一副短,一副长。
  画纸泛黄,一看是有年头的画了,这是当初关家那位左都御史的老祖宗收到的贺寿画轴,后来传到了关福亮手,被他当成了堂条幅,挂在了墙。
  在画轴下面是一张长长的黑色条几,条几两头两个白色瓷瓶,插假花。
  条几下面是一张八仙桌子,桌子两侧摆着高背镂花太师椅。
  这些家具被擦拭的极为洁净,在方桌烛光的映照下,反射着微微的光。

  关福亮将关阳姐弟领进屋里之后,手忙脚乱的从桌子的小筐里抓瓜子花生往关晓军姐弟手里塞,“拿着,孩子!装兜里啊!”
  关晓军接过花生瓜子装进兜里,拉着关阳又向旁边的老妇人道:“老奶奶,我们给您磕头啦!祝您新年好!”
  见两个孩子给自己磕头,老妇人慌得不行,将两人扶起来后,伸手在身摸了摸,脸露出焦急之色。
  她似乎没有给孩子准备压岁钱,此时身没钱,顿时有点发窘。
  关晓军不想看她为难,拉着关阳走出房门后,才转身对屋里的对两人道:“老爷爷,老奶奶,我爷爷说了,今天午,请你们两去家里吃饭!”
  关福亮身子一震,缓缓坐在太师椅,捂着眼睛低头哭了片刻,这才抬起头来。
  一抬头看到两个孩子已经要走出大门了,急忙道:“小军,阳阳,先别走,先别走!”

  他在屋里一脸激动,“好孩子,你们先等一会儿啊,先等一会儿!”
  关阳站在院子里,对关晓军低声道:“咱们这老爷爷老奶奶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动不动哭鼻子?也不知道害羞!”
  关晓军笑道:“你不懂!”
  关阳哼道:“你懂!看把你能的!”
  此时关福亮屋里传出了翻箱倒柜的声音,过了片刻后,关福亮提着一个提花蓝布包袱走了过来,“小军,大过年的,我也没啥给你们的,这里有几块银元,你拿着玩去吧!”
  他将包袱递给关晓军,“好孩子,你给宏达说,是我对不住他娘俩……我……”
  他说到这里,声音哽住,对关晓军摆了摆手,“快回去吧!天怪冷的!”
  关晓军接过包袱,双手一沉,差点抓不住,急忙用力托住,对关福亮道:“老爷爷,那我们先走了啊!”
  日期:2019-02-0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