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59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片刻之后,开始有烟气从别的地方冒了出来,而且还不止一处,一方点火,四处冒烟。
  “快快快,你们两个去哪个洞口等着,你们俩去哪个洞口,都好好守着啊!”
  所谓狡兔三窟,一点不假。
  野兔在地打洞的时候,往往会搞出几个相连的洞口,这样极为方便它们逃跑,像现在,用烟气一熏,三四个地方都往外冒烟,让人很难判断这兔子会从哪个洞口逃走。

  不过关晓军这次来人多,两人守住一个洞口,都绰绰有余,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儿,关晓武扇风都扇的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不远处冒烟的一个地方忽然有了动静,一只灰黄色的兔子从洞口处猛然窜出,引的旁边的孩子一阵惊呼,随后急忙向前扑抓,两个孩子都抓住了兔子的身子,但全都只扯下了一撮毛,并未能留下它来。
  附近的几个孩子也都兴奋了起来,自己身边的洞口也不守了,欢呼着向野兔追去。
  关晓武也想去追,被关晓军叫住,“你继续扇,应该还有!”
  过了片刻后,果然又有一只兔子从洞口里跑了出来,被关晓军提醒后,分出了两个人去抓,又熏了片刻,发现没有动静之后,关晓军方才将火堆熄灭,领着关晓武向前走去。
  这么深的雪地,兔子根本跑不快,两个兔子早被孩子们捉到,全都塞进关山虎腰间的袋子里。
  关晓军如法炮制,一午下来,竟然被他抓了七只野兔,还顺便从河边的浅水滩处破冰抓了十几条鲫鱼。
  看看天色不早了,一行人开始返回村庄。
  在村头将兔子跟鲫鱼按照功劳大小进行平分,有的两个小孩平分了一只兔子,有的却只分得两条鲫鱼,有的高兴,有的沮丧。
  不过好歹都能分点东西,这一午没算白跑,跟着别的孩子玩可要好多了,别的孩子一般什么都抓不着。
  关晓军似乎天生是个好猎手,身体素质生来好,视力尤其绝佳,当初报考飞行员的时候,要不是因为个头实在太高,他或许成了一名飞行员了。

  他对猎物的抓捕极为在行,无论是摸鱼抓虾抓兔子,整个村子里孩子都不过他,连成年人也不及他,他能隔着好几十米的距离看到水面老鳖露出的鼻孔,这样的视力简直是没谁了。
  如果按照后世的络游戏人物的技能点来评价他的天赋的话,那么他的天赋,百分之百是“打猎”或者是“猎人”,有些东西,他似乎生来会。
  回到家里后,将兔子剥皮,送给关自在一只,其余的自己留了下来,获得了家里人的一致赞扬。
  冬天,对于很多村民来说,是一个无聊懒散的时间段,但对关晓军来说,却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随着时间的推移,春节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一些年味开始慢慢在祖国的山河大地弥漫开来。
  距离过年还有十多天的时候,农村家家户户都开始蒸馒头,白面馒头、黄面窝窝、豆沙馅的黄面馒头,还有素馅肉馅大包子,形状不一的点红枣的大花糕,等等面食开始陆陆续续的在一家家的大锅里蒸出。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油炸食品,馍丸子,地瓜丸子,绿豆丸子,酥肉,滑肉,豆腐干等东西也或多或少的开始置办出来。
  各家各户院子里都有被热水烫开的黄褐色的海带搭在绳子晾晒,有的人家开始煮肉炸鱼,但数量都很少。
  唯独关宏达家里的肉食出的多。
  在关家大院里,屋檐下悬挂着十多只剥洗干净风干了的野兔,还有十几条鲫鱼,甚至还有一只跟小猪似的肥油油的獾——这些东西都是关晓军的战利品。
  他的狩猎天赋异乎寻常,连关自在都啧啧称,称呼关晓军为天生的猎人。这才六七岁能抓着这么多的猎物,当真是极为罕见。
  今年无论是窑厂的生意,还是关云山的买卖,收入都不错,因此在过年的时候,一家人都是一脸的兴奋劲儿。
  “来,小军,阳阳,你们两个把这两碗丸子给太爷送过去!”
  卢新娥站在灶台旁,将刚刚炸好的肉丸子与绿豆丸子装了满满两大碗,后来觉得有点多,又拿筷子扒拉下来几个,对关晓军两人道:“给太爷说,先吃着,一会儿再给他送炸鱼,酥肉。”
  在她身边,大锅里的热油不断翻滚,冒着青烟,灶台前,王欣凤“呱嗒呱嗒”的拉着风箱,将一根火头缓缓放进火灶里,脸色被火光映照的忽明忽暗。

  婆媳两人,王欣凤管烧锅,卢新娥管做饭,分功明确,少了很多拌嘴的事情。
  厨房里烟气缭绕,在空形成厚厚的一层,顺着厨房的门窗雾气一般倾泻而出,随后缓缓升,将屋檐熏得黑而亮。
  农村的厨房,虽然也有烟囱,但在关晓军看来,烟囱的作用只是为了更容易点火做饭,而不是排烟。因为只要一做饭,厨房里会烟气缭绕,烟囱根本起了排烟的作用,算是有,那也十分有限。
  关晓军看着母亲小气的举动,暗暗好笑,他与姐姐一人端了一大碗油炸食品,向关自在家里走去。
  有好东西先给老人吃,这基本是整个华夏人民的规矩,一直到几十年后才开始有了变化,但基本的孝道并无本质改变。
  像在关帝庙村,谁家富裕点,有点好吃的,首先要给村里的老人送去,关自在是整个村里辈分最长年纪最大的老人,因此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村民都会将各种食物给他送去。
  东家送去一碗丸子啦,西家送去一碗酥肉啦,积少成多之下,关自在房间里的大簸箩很快会被各种食品装满。馒头、花糕、丸子、鱼、肉,应有尽有。
  见到关晓军与关阳捧着两个大碗走了过来,关自在笑道:“你家的东西吃着对味儿,新娥这孩子手巧,做的东西也好吃,你们家做东西也肯下料,我跟小虎,今天等着你们这顿饭呢!”
  关晓军道:“我爷爷说了,今年过年,您跟虎子哥一起去我家吃年夜饭行,你俩在这院子里太冷清了,一家人热热闹闹才叫过年!”
  关自在摸着胡子道:“宏达这孩子倒是有心,到时候再说吧!来,把碗放下,我看看你们俩最近的功夫练的咋样了?”
  屈指算来,关晓军与关阳两人已经跟随关自在学了半年的功夫了,一些小架子两人都已经学的似模似样,尤其是关晓军,身法灵动,手脚灵活,深的招式的精髓,被关自在誉为习武才。
  但如果说关晓军是练武才的话,那么关山虎是绝世天才。

  他在被关自在收留之后,因为胳膊受伤的原因,被关自在用膏药贴了一个多月,才算是将旧伤消除,之后才跟随关自在习武。
  他关阳姐弟习武晚,但却后来者居,功夫架子舒展大方,整个人渊渟岳峙,小小年纪竟然隐隐有宗匠气度。
  关自在见关山虎这种表现,有喜有忧,喜的是自己收的这徒弟竟然是一个绝世天才,忧的是这孩子因为被拐卖的缘故,行事颇为狠辣,这要是长大后做好人还好说,要是不慎走歧途,那作恶可做大了!
  不过这种心思关自在不好对别人说,只能憋在心里,平日里在教授关山虎的时候,特意多让他学习了儒家经典,务求以庸之道化解这孩子心戾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