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79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索普咬牙切齿的说:“我哪也不去,逃避不是办法,我要把把这些狗娘养的揪出来,折断他们的胳膊塞进屁眼!”
  埃德蒙耸耸肩走了,莉迪亚却不安的说:“理查德,对不起,恐怕我不能答应让女儿和你们住在一起,这里太不安全了。”
  索普忍不住暴怒道:“她是我的女儿,她已经十九岁了,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我才是她的监护人,你不是!”莉迪亚针锋相对的嚷道。
  黛米在一旁泪眼婆娑,不知道说什么好,事情太突然了,好端端的生日晚会变成了大灾难,幸亏没有人死,不然自己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今天没能成功,下次恐怕就更难了。”亚历山大驾驶着汽车行驶在纽约的夜色中,有些沮丧的说道。
  “暂时没有下次了,我们离开美国。”刘子光说。
  “为什么?难道不杀他了。”
  “是的,杀了一个索普,还会有更多的索普出现,而这个索普,起码我们还比较了解他,如果换一个更难缠的对手,一切都要重新来过,反而更麻烦。”

  刺杀事件虽然失败了,但却让索普终生难忘,他感觉自己从未距离死亡这么近,根据现场留下的证物,杀手竟然准备了杀伤力强大的机关枪和能精确射击的狙击步枪,若不是以麦凯恩为首的保镖们发现得早,恐怕自己难逃一死。
  事后索普给麦凯恩涨了薪水,并且迅速买了一所新房子,所有的手续都是秘密办理的,除了最亲近的人,就连自己的秘书都不知道新家在哪里,同时他又拜托雷蒙德警官调查此事,不过破案的希望不大,那挺机关枪的弹道和三个月前布鲁克林区一桩黑帮火并案件中出现的枪支一致,据信是从墨西哥随着丨毒丨品一起偷运来的武器,这就让案子更加复杂化了。
  索普还加强了对身边人的保护,他给艾米丽派了一个保镖,又让一个年纪稍大的保镖负责黛米的安全,因为他知道,黛米肯定很反感保镖的出现,一定会想方设法摆脱掉,所以要派个经验丰富的人才行。
  不出他的所料,野性惯了的黛米驾驶着她那辆最新款的法拉利,不费吹灰之力就摆脱了保镖的汽车,独自一人来到位于布鲁克林学院附近的舞蹈训练中心,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她感到后面有人在跟着,本以为是保镖跟过来了,扭头一看却只见两个脖子上挂着银链子,头上戴着黑皮鸭舌帽的黑人,黛米顿时毛骨悚然,撒腿就跑,两个黑人拔腿就追。
  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黛米后悔不迭,慌忙中差点扭了脚,正当她慌不择路之时,忽然撞在一个人身上,吓得她尖叫一声,扭头再跑,哪知道却被来人一把抱住,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黛米,是我。”
  黛米定睛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布鲁斯,是你!”
  来人正是刘子光,他微笑着点点头:“是我,又见面了,你还好么?”

  “不太好,有人追我。”黛米慌忙躲到了刘子光的身后,但却不再逃跑,布鲁斯的身手她是知道的,那两个黑人绝对讨不到好果子吃。
  果然,两个黑人刚把腰间的剃刀拿出来,还没来得及耍个刀花什么的,就被刘子光亮出的手枪吓的不敢动了,作为布鲁克林区长大的黑人,见惯了各色人等,区区一把手枪才吓不倒他们,真正让他们害怕的是这个神秘亚洲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黑人撒腿就跑,黛米嫣然一笑:“布鲁斯,你是特地来找我的么?”
  “是的,我们可以谈谈么,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刘子光说。
  “当然,你住在哪儿,我去你那里。”黛米兴致盎然的说道,她现在并不和父亲住在一起,想在哪里过夜都没关系。

  但刘子光显然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把黛米带到了一家安静的咖啡厅,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刘子光开门见山的说道:“事实上是这样的,我这次来美国主要是做一件事,杀死理查德.索普。”
  黛米呆住了,餐牌掉在了桌子上,她十九岁生日那晚的经历可谓刻骨铭心,父亲的家遭到了机关枪的扫射,游艇爆炸,保镖受伤,来了整整一个街区的丨警丨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布鲁斯做的。
  “你……你……不会是想……”黛米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但她的意思刘子光是明白的:“不是,我并不想绑架你,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父亲没死,那是因为你,当我在瞄准镜中看到你的时候,我改主意了,就这么简单。”
  “可是,你为什么要杀理查德,他只是一个商人而已。”
  “好了,不多说了,将来你会明白的,我该走了,迟了你父亲的杀手就该追过来了。”刘子光说完,起身便走,黛米站起来问道:“我能再见到你么?”
  “也许吧。”刘子光头也不回的走了,坐进亚历山大的汽车绝尘而去,只留下失魂落魄的黛米。

  五分钟后,黛米的保镖来到了咖啡厅,看到雇主安然无恙便放心的坐在了门外的汽车里,黛米心中一动,翻开提包搜索了一番,终于在夹层里找到了一枚电子元件,这肯定不是提包里的东西。
  是无线电追踪器,黛米不禁深思起来,看来自己对父亲并不了解啊。
  “那小妞对你似乎一往情深啊,为什么不留下来过一夜呢,我们有的是时间。”亚历山大说。
  “她是索普的女儿。”刘子光面无表情的答道。

  亚历山大一个急刹车,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就为了这个小妞,你才不杀索普!”
  “或许吧,开你的车,记住你是拿薪水的人,而不是发号施令的人。”刘子光冷冷的说道。
  亚历山大闷闷不乐的开着车,忽然刘子光递上一个信封:“给你的。”
  单手拆开信封一看,里面是一张旅行支票,亚历山大的苦瓜脸顿时神采飞扬起来:“五万欧元,都是给我的?”
  “是的,小伙子,你干的不赖,这是你应该得的。”
  “哦,谢谢老板,我想为您工作,可以么?”亚历山大兴奋极了,在李斯特罗夫斯基手下,他每月只能拿五千美元,年轻人开销大,每月剩不下几个钱,现在忽然遇到一位豪爽又对脾气的老板,怎能让他不生出跳槽的念头。
  “我会考虑的。”刘子光说。

  “去哪儿,老板?”亚历山大依然精神十足。
  “去非洲。”
  “是!老板,我想问一下,为您工作是不是每月都能拿这么多钱?”亚历山大似乎很有谈性,看来五万欧元对他的刺激很大。
  “不一定,打工者得薪酬,卖命者得血酬,根据你的最近的工作性质,我觉得五万欧元不算多。”刘子光答道。
  亚历山大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当刘子光和亚历山大坐上纽约飞往达喀尔航班的时候,索普家被袭击的案子终于有了一些眉目,根据前日丨警丨察的记录,事发现场附近曾经有两个外籍男子长时间驻留,丨警丨察还向他俩指点了河对岸的空房子,另外据布鲁克林分局的一位警官说,他的线人有可靠情报显示有两个外国男人买了重武器,其中一个是亚洲人,另一个是俄国佬或者北欧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