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56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军对此人脸色的转换之快,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也是一位狠人啊,能压制住自己的一切愤怒与悲伤,控制自己的情绪,这种本领,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吃过早饭之后,还不待关宏达有什么安排,村里街道忽然有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关晓军好的跑到大门处观看,看到了一排排的士兵从街心走过,增援部队终于来了。
  有了部队插手,一切事情都容易多了,场地的恢复,死者的运输安排,等等等等,全都开始着手安排。
  政府相关部门开始通知死者的家属,然后全国各地陆续来人,有去医院照顾伤者的,也有来领取尸体的,每天都有人从小官村路过,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三天,住在院子里的人陆续离开,第一个离开的是华玉柱,然后是军装老者,其余人也都留下了关宏达家里的联系方式后,相继离开。
  到最后,只剩下黏着关晓军的小女孩还未有人接领,一直跟着关晓军几乎寸步不离。
  这个小女孩一直不能说话,相关部门想要询问她的身份,也问不明白,到最后还是从她死去的母亲身携带的证件查明了身份。
  看清楚证件写的东西后,相关部门的人员脸色更为难看,一个个都好像鼻子被人打了一拳似的,面若死灰。
  到了下午,一名身材高大的年男子领着一家人来到了小官村,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铁路方面的负责人,不过这些人都有点鼻青脸肿,走路一瘸一拐,看着前面的年男子,露出惊恐神色。
  年男子走到关宏达面前,掏出一条烟来,“大爷,你们多费心了!多谢你们照顾我女儿,以后去京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此人国字脸,扫帚眉,狮鼻阔口,极有威势,说话缓慢,但极有力道。
  关宏达疑惑的看了此人一眼,“应该的,应该的,你是这女娃娃的爹啊?哎,这孩子可怜啊,这么小没了娘。她娘是个好女人啊,可惜了了!”
  年男子眼露出悲伤之色,道:“小环确实是个好女人,也是一个好媳妇!到死没给我老张家丢脸!”
  在年男子身边还站着两对老夫妇与几个青年男女,此时听到年男子说话,有一个女人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名老妇人走到关晓军身边的小姑娘面前,“小晚,跟奶奶回家吧,我的好孩子,可苦了你了!你看你穿的这都是啥啊?咋这么烂啊,跟奶奶回去,咱们换衣服,回家!”
  她说着说着,嗓子哽咽,眼圈红了。
  关晓军看向老妇人,“奶奶,这小妹妹穿的是不好,但这还是我们借的别人家的衣服,可是衣服脏,总挨冻要好吧?”
  老妇人微微一愣,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脸露出尴尬之色。
  在她身边的高大老者狠狠瞪了她一眼,将她拉到一边,蹲在关晓军身前,温声道:“好孩子,这两天是你在照顾这个小妹妹吗?”
  关晓军道:“是啊,她这两天一直都跟着我,连睡觉都抓着我,我也不知道为啥。”

  老妇人与老头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当年男子弯腰抱起小女孩的时候,小女孩小手还死死抓住关晓军的衣角不放,张嘴无声的大哭,眼泪不住流淌。
  老妇人看到这里惊道:“小晚怎么哑了?乖孙女,你这是怎么了啊?你可别吓奶奶啊!”
  关宏达道:“这孩子以前不哑吗?我还以为她……嗓子不太好呢!”
  他本想说这孩子是不是天生聋哑,但瞬间觉得不妥,急忙改了口。
  年男子摇头道:“我闺女是正常人,不是哑巴!”
  他抱着小女孩想要离开,但小女孩抓着关晓军的衣角是不松手,衣服撩起,把关晓军的脑袋都蒙了。
  年男子无奈,只得将小女孩放下,很是惊的看了关晓军一眼,不知女儿为什么对面前这个小男孩这么依赖。

  关晓军看着哭闹的小女孩,想了想,从脖子摘下自己戴着的一枚小小的月牙玉坠,将玉坠戴在了小女孩的脖子里,轻声道:“你叫小晚是不是?小晚,这个玉坠送给你了,听话啊,爸爸来接你了,你得回家。”
  他伸手将小晚的眼泪擦去,笑道:“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有空可以写信啊,不过,你首先要学会写字才行。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呀,这样我们才能联系啊。”
  张小晚拼命点头,拉着关晓军的手轻轻摇了摇,随后松开。
  年男子这才将女儿抱起,对关宏达、关云山道:“我叫张朝阳,这是我家的电话,两位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只管找我们,保证给您解决。”
  旁边的老者道:“不错,有什么事情,尽管打电话来!”
  关宏达笑道:“一定,一定!”
  年男子一家人对关宏达父子说了很多感谢的话,留下了关宏达家里的地址,这才转身离去,小女孩趴在父亲的肩膀,一直瞪着眼看关晓军,直到再也看不见了,还在看。
  年男子坐一辆吉普车后,将女儿放在腿,安慰道:“小晚,别看了,小哥哥以后会给你写信的,你忘了吗?”
  他安慰了女儿几句,不经意的看了她胸前的月牙形玉坠一眼,不由得一愣。
  这个月牙形的玉坠,通体碧绿,无有一点杂色,在光线不怎么充足的车厢里,散发着蒙蒙雾气一样的微光,优雅,神秘,而又充满了说不出的活力,竟然真的如同一枚月亮一般。
  “好家伙,这个人情可大了!”
  年男子眼界非凡,越看这个玉坠,越觉得神,只觉得称之为稀世珍宝也不为过。

  但关晓军这个小男孩,却是毫不犹豫的的给了自己的女儿。
  即便孩子年幼不懂这个玉坠的珍贵,乡下老农不知美玉难求,因此不以为意。但他老张家岂能贪这个便宜?更何况人家还是自家的恩人。
  看来这个玉坠必须要好好保存,找机会还得还给人家。
  年人不知道的是,关晓军在将玉坠送给小女孩的时候,实在是肉痛无,他对古玩玉器颇有研究,知道这个碧玉吊坠要是放在后世拍卖,没有一千万以的价格,根本拿不下!

  可他刚才不知怎么的,脑袋一热,把玉坠挂在了张小晚的脖子了。
  现在张小晚一家都走远了,他才感到肉痛。
  “哎呀,我的心好痛!”
  关晓军手捂胸口一脸伤心之色,“看来睡眠不足,是容易办傻事啊!”
  喧嚣了几天的小官村,今天终于安静了下来。
  关云山车斗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车子也加满了油,在吃过早饭之后,告别的时间到了。
  “云鹏,好好学,一定要考大学为咱们老关家争口气!”

  站在小官村的村口,关宏达拍了拍关云鹏的肩膀,“学的钱不用发愁,咱们都是一家人,怎么能看着你作难不帮?人家不认识的人遇难了,咱们还得拉一把呢!”
  他对关云鹏笑道:“你学的钱我包了!以后缺钱,直接来我家拿,大数没有,供你学的钱我家里还是能供应的起的!这么多年,不管是你们小官村,还是我们关帝庙,一个大学生都没有走出来,这有点丢人啊!云鹏,你可得努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