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9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天顺脑子嗡的一声,暗骂,玛的,这个**货是在围攻老子吗?
  然后,李天顺还没有回嘴,苗娜接着就说道:“李班长,如果真要说到管理水平,邓晓蕾班长是可圈可点的,凡事亲力亲为不说,以身作责,主动加班,关心同事,主动替同事分担工作,这么一位员工,一个班长,你都能挑得出来毛病,我觉得你一定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格外严格的人。可实际上是吗?我看过监控,你每天工作只在岗六小时,六小时当中平均半小时要去抽一支烟上个厕所,耗时十五分钟,有时甚至是半个小时。再加上你在周边工位上闲逛的时间,你的有效工作时间不到两个半小时。我也想问你,你既然身为一个班组的管理者,自身如此散漫,我是不是也该因为你自身的原因而牵连你的班组啊?”

  厉害!
  苗娜这番话一出口,李天顺不敢再废话了,本来想趁这个机会找苗娜的麻烦,没想到被怼得一脸通红,半点脸都没给他留。
  要知道就在刚才苗娜已经把丑话说在了前头,如果那时李天顺先择闭嘴的话,还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下不来台的地步。
  可是现在呢,说什么都晚了,真是特么的丢人丢大发了。
  “李班长,回答我,你们班的先进,我是给你抹了还是怎么说?”
  李天顺赶紧摇头道:“厂长,你看你怎么还当真了,我们班的成绩你也是看到的啊,这先进必须是我们班的嘛!”
  苗娜微微一笑,也就不再搭理李天顺,长期以来的受制与被动,终于在今天平和地反制,让众人无话可说。苗娜也知道,一个管理者可以是轻言细语,但是手腕一定不能软。
  保住了先进个人,邓晓蕾感激地看了杜美美和苗娜一眼,总算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各班组通知一下班组成员,让他们明天准时到厂,迎接大老板和甲方的到访。会就开到这儿吧!散会!”
  听到苗娜这话的时候,众人起身朝外散去。不少人摇头叹气。而李天顺更是狠狠地瞪了苗娜她们一眼,暗叫,我们特么的走着瞧。
  出了会议室,邓晓蕾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了看手机,并没有人给她打过电话。
  这个杀千刀的,难不成是想造反,一天都不来上班,也不知道请个假。邓晓蕾暗自咬牙在心里骂着方长。
  “想什么呢,先进个人都保住了,怎么还板着脸啊?”
  听到这话时,邓晓蕾扭头看了看杜美美道:“杜科长,刚才谢谢你了啊!我这是在为咱们班丢了先进班组的事情生气呢!”
  “去,都这个时候了还骗我!”杜美美白了邓晓蕾一眼:“从进会议室开始,你就板着脸,这也跟先进班组有关?我发现你现在胆子挺大的啊,方长这臭小子今天连班都没来上,无故旷工这是要被辞退的,死家伙,胆儿越来越肥了!”

  如果今天不是杜美美帮着圆场,今天的后果实在是难料了。
  邓晓蕾认直地看着杜美美说道:“杜科长,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样的事情有这一次就够了。有的人或许真的需要帮助,但是也不能因为我们的善良而助涨了这种风气,说到底,这样是对企业不利的,大家同坐一条船,希望看到的是这条船一帆风顺地越走越远,而不是因为各种误操作翻船。”
  杜美美被邓晓蕾说得脸红,哼道:“死丫头,要不让你来当这个劳资科长,这觉悟真是高得没谁了。”
  这话一出口,苗娜出现在两人身后,突然一句话吓了两人一大跳。

  邓晓蕾脸一红,吐了吐舌头,二女笑道:“苗总,杜科长,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你们谈公事了。”
  等邓晓蕾前脚一走,苗娜意味深长地说道:“晓蕾这丫头还真是有心了!”
  这下子轮到杜美美心慌了,邓晓蕾有心,那就是她杜美美没心没肝了?死方长,真是被你害死了,请客吃饭。
  杜美美心中呐喊的时候,李天顺在楼下就骂开了,指着陶志和的脸叫道:“你玛勒个比的装死是不是,老子刚才那么丢脸,你特么哑巴啦,曰死你血玛的,你不会帮老子打个圆声,你个煞比!”
  陶志和好歹也是质检中心的主任,被这么一通臭骂,脸上自然挂不住,当即还嘴骂道:“圆你玛个比我圆,你是狗曰出来的吧,你玛个比那个情况下我敢帮你?我特么当时就跟你说了,这事忍一手,等过几天有她好果子吃的,你特么为了几千块自己忍不住贱,怪我咯?曰尼亲玛!”
  这两人平常本来一张嘴就跟粪坑爆炸一样,这一放开撕,根本就没下限,骂着骂着,眼看着就要动手了,苏玲突然从大门那边走了过来,两人这才消信了下来。
  瞪了陶志和一眼之后,李天顺问苏玲道:“晚上不是一起吃饭吗,你怎么还没过去啊?”

  苏玲摇摇头道:“我忘记拿点东西,人有点不舒服,师父,吃饭我就不去了。”
  “行,那你拿了东西,早点回去休息。”
  苏玲点了点头,目送他们俩离去的时候,一转身,看到邓晓蕾离她不足五米。而邓晓蕾无视了他,绕开身子就从她旁边走了过去。
  “邓晓蕾,你站住!”
  邓晓蕾站住了,扭头看了苏玲一眼,好歹也是同事,就算气场不合,也不能闹得太僵,影响团结。毕竟邓晓蕾也是个顾全大局的人,于是平静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方长今天为什么没有来?”

  邓晓蕾先是一愣,然后说道:“方长为什么没有来,你应该问他,怎么跑来问我了,好像你才是跟他如胶似潦的人吧。”
  “别装了,那天早上我开车送方长来上班的时候,你跟他一起进的厂里,从那天下午开始,他就没有接过我的电话,要不是你跟他说了什么,他怎么会这么多天不理我,也不接我电话?”苏玲气得脸都红了,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冲邓晓蕾叫道。虽然她已经很控制,但是看得出来,她在咬牙切齿,心态炸了。
  为什么呢?
  她把她刚买的爱车给买了,亏了近一半,到手还没七万块。
  当时想着马上要开法拉利,亏了就亏了,可特么的刚才车给卖了,再打电话给方长的时候,他就不接电话了。

  这些天,苏玲并没有对方长的电话进行狂轰烂炸地追魂夺命,一天打个两三次,偶尔一条短信也不是质问,反而是关心地问候,因为她相信,越是死缠烂打,就越会招惹一个男人的厌烦。
  要知道她跟方长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除了最后那一下没有进行之外,该做的也都做了,而且那天还弄了她一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