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58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韩希朗一滞,老老实实的点点头,“是,有了。”
  杭宁黛耷拉下脑袋,像泄了气的皮球,怎么办,还是好难过。“那,那我认识吗?是很好的女孩吗?”
  韩希朗抬手揉揉她的脑袋,“是,你认识,是很好的女孩,反正我觉得是最好的。”话只能说到这里,宁黛还小,不能再说的更明白了。
  客房服务送餐来了,“大少爷……”
  韩希朗头一点,“送进去吧!”
  “宁黛,走,吃东西去。”
  “噢。”杭宁黛耷拉着脑袋,没有胃口啊!大宝哥哥竟然有喜欢的人了……
  宠物医院。
  今天有点小热闹,因为是嘟嘟来打预防针的日子。

  “不用怕,不疼的,一会儿就好了。”梁隽邦抱着嘟嘟,还不断轻声对早早说着话。
  店长抖落一身鸡皮疙瘩,是狗狗打针,又不是早早打针,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
  跟着走过去,面无表情的接过嘟嘟,恶狠狠的说到,“把狗给我!”
  早早吓了一跳,“他、他……他好凶。”
  梁隽邦白了店长一眼,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么凶干什么?吓着早早了。
  店长瞪着他,无声的控诉。废话,他能不凶嘛?白白送狗,还要白白附送定期护理、狗粮,现在连打针也要白送!你说要给钱,到现在也没见到!
  嘟嘟在打针,早早和梁隽邦便在一边说话。
  “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最近过的好吗?”梁隽邦克制住伸手揉她脑袋的冲动,真是让人既爱又心疼。
  早早点点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呼了一声,“啊!订婚!”
  “嗯?”梁隽邦一愣,听到这两个字,他没法不吃惊,什么订婚?
  早早细细在心里想清楚了,缓缓说到,“订婚,早早和耀辉……爸爸妈妈安排了,我们要订婚了。”
  听她完完整整的说出来,梁隽邦心底一沉,面色顿时青了,“早早,你……你知道什么是订婚吗?”

  “嗯……”早早歪着脑袋,过了片刻才点点头,“知道的。订婚就是相互喜欢,约定了以后要在一起。然后会结婚,像爸爸妈妈那样一起生活。”
  梁隽邦只觉得口中苦涩难挡,舌头发麻,“那,你喜欢雷耀辉吗?”
  “……”早早沉默了许久,开口却并不是很确定。“是喜欢吧!耀辉很好,对我很好,爸爸妈妈都说他很好,值得托付。”
  “早早。”梁隽邦眼眶发涨,他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听到早早订婚的消息。韩承毅夫妇已经为女儿做好了所有的打算,要让她一世无忧,雷耀辉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嗯?”早早疑惑的抬头看着他,“你怎么了?你很难过吗?”
  “啊?”梁隽邦仓皇的摇摇头,“没有,我高兴,替你高兴。”

  早早抬起手,轻触着他的眼角,指尖湿了沾了滴泪水。“高兴?可是,你哭了……眼泪……”她把沾了眼泪的手指举到梁隽邦跟前,“你看。”
  梁隽邦微张了唇瓣,原来这是他的眼泪?他竟然流泪了!本来,早早会是他的妻子,但是却被他弄砸了!约定的一生一世,最后只剩下他形单影只,如何能不痛彻心扉?
  “早早,我……我能抱抱你吗?”
  “……”早早没听清他说什么。
  下一秒,梁隽邦已经将她抱进了怀里。很大力,又似乎小心翼翼。“早早,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啊!记住,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我祝福你。”
  趴在梁隽邦怀里,早早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莫名的,她也跟着他一起掉下眼泪来。
  “呜呜……”早早一掉眼泪,就哭的很伤心,这种感觉就像……她每次从梦中醒过来。
  店主给嘟嘟打完针,抱着嘟嘟从里面出来,一看两人抱在一起哭的样子,摇头叹息,“真是……可怜啊!哎……”于是抱着嘟嘟又回了里面。
  “别哭。”
  梁隽邦抬手替早早擦眼泪,“这是好事,值得高兴的事,应该笑的。”
  “可是,好难过,好想哭,哇哇……”早早捂着胸口,越哭越伤心。
  梁隽邦微怔,“为什么?”
  早早茫然的摇着头,“不知道,这里空荡荡的……好难过。”她指着胸口,那里面空荡荡的,缺失了那么重要的过往,以后真的能幸福吗?
  店门外,杭宁黛甩着钥匙正在推开玻璃门,准备进来……
  “早……”
  杭宁黛微张着唇瓣,没能完整喊出早早名字,因为眼前的情形太让她震惊了。早早竟然和个男人抱在一起?杭宁黛默默的走近,终于看清了男人的样子。
  “啊……”
  杭宁黛吓的惊呼,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两步,捂着嘴指着梁隽邦,“你、你、你……”

  她当然是认得梁隽邦的!这个人,不是已经离开帝都了吗?怎么会突然又出现了?还、还和早早在一起?这要是被家里人知道了,那还了得?
  梁隽邦和早早闻声同时抬头看向杭宁黛,梁隽邦心惊,而早早却是一脸茫然。
  “宁黛,你来了。”
  “你……”杭宁黛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来,指着梁隽邦说不话。

  早早看看杭宁黛,又抬头看看梁隽邦,疑惑的问道,“Berg怎么了?宁黛你干嘛瞪着他?”
  “什么?你叫他……”杭宁黛眼睛越瞪越大,这是什么情况?
  早早疑惑的重复,“Berg啊!Berg就是Berg嘛!”
  杭宁黛移过视线,瞪着梁隽邦,眸光带着质问的意思……这怎么回事?
  梁隽邦扯扯嘴角,上前两步自我介绍,“你好,我叫Berg,在这家宠物医院做事,也是……早早的朋友。”
  “哈?”杭宁黛诧异不减,脑子里乱成一团,“你……”她实在是语塞,曾经她甚至称呼他为姐夫,可是现在,这个‘姐夫’却是全家人的公敌!
  “Berg?”杭宁黛吐出口气,什么鬼?
  梁隽邦看了眼早早,闻声说到,“一会儿嘟嘟打完了针,还要修剪一下皮毛,很有意思的,你进去看看?”
  “噢,好啊!”早早没有多想,乖巧的点点头,往里面去了。
  “哈!”杭宁黛面上凶色毕露,毫不客气的朝梁隽邦吼道,“你想干什么?”
  梁隽邦淡淡一笑,“我不想干什么,如果我想做什么,那么现在早早就会知道我是隽邦,而不是什么Berg。”
  “所以我才问你,为什么变成什么Berg出现在早早面前?”杭宁黛和早早姐妹情深,态度极为恶劣,“早早已经很可怜了,你看到了,她很脆弱的,失恋这种事她都接受不了,你别再伤害她了!”
  梁隽邦垂下眼帘,苦涩的笑笑,“也许你不信,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她,你以为她变成这样,我很好受吗?”
  “这……”杭宁黛怔住,看他的神情的确是很忧伤。
  “我拜托你一件事。”梁隽邦期盼的看向杭宁黛。
  “我不会答应的!”杭宁黛听也不听就拒绝了,“早早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梁隽邦轻笑着摇摇头,“我只是想拜托你,不要把我是梁隽邦的事情告诉早早……至于你要不要把我的行踪告诉韩家,我一点也不在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