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76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了,没事了。”刘子光轻轻拍打着黛米的后背,安慰着可怜的女孩,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枪声,刘子光拔足往外奔,就看到东方恪手里端着还在冒烟的mp5冲锋枪,双手紧张的还在发抖,在他面前,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年轻人。
  刘子光急忙上前按住东方恪的枪管:“小心走火。”
  “我打错人了。”东方恪颤抖着说。
  刘子光看了看地上的年轻人,小伙子一头黑发,眉清目秀,手里没拿枪,身上几个弹洞汩汩的冒着血,他的嘴唇一张一翕,能看出是“救救我”的发音。
  突然间,黛米冲了过来,狠狠地冲小伙子吐了吐唾沫,刘子光顿时就明白了,“你没打错。”他拔出手枪冲年轻人的脑袋连发三枪,将一颗帅帅的头颅打成了烂西瓜,毋庸置疑,这家伙就是在火车站和黛米拼车的那个小子,此时此地出现,只能说明他是黑帮的一份子。
  黛米紧紧依偎在刘子光身旁再也不愿离开,刘子光拍拍她的后背说:“好了,趁丨警丨察没来之前,我们要走了。”

  “等一下。”黛米忽然想起了什么,跑进了两层小楼把自己的行李拖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大纸盒子,里面全是欧元现钞,献宝一样说:“看我发现了什么?”
  “这钱留给她们吧。”刘子光指了指慢慢在门口聚集起来的东欧女孩们,她们形容枯槁的样子差点把黛米吓呆,放下了纸盒子又跑回到刘子光身边。
  现场的几辆汽车全被打坏,刘子光在小楼的车库里找到了一辆崭新的奔驰轿车,车门没锁,但是找不到钥匙,他翻开遮阳板,一枚折叠钥匙落了下来。
  “上车!”刘子光冲东方恪和黛米招呼了一声,两人坐进汽车,刘子光驾驶着奔驰绝尘而去。
  如同出租车司机介绍的那样,对于港区发生的黑帮火并事件,丨警丨察局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总是等他们打完了再来收尸,这一次也不例外,在港区工地开Ji院的阿尔巴尼亚黑帮被不明团伙一扫而空,除了在马赛市内转悠着拐骗外国无知女孩的几个家伙侥幸逃生之外,团伙十一名成员全灭。

  奔驰车在马赛市区的车流中徜徉着,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黛米看了刘子光一眼,不禁惊叫起来:“布鲁斯,你中枪了!”
  刘子光低头一看,胸前两处焦黑的痕迹,他微微一笑,从上衣下抽出一块钢板递给了黛米,钢板很重,黛米差点没接住,只看到上面两个凹坑里嵌着已经变形的弹头,她顿时拍拍心口,心有余悸的说:“感谢上帝。”
  忽然背后传来东方恪的声音:“看我发现了什么?”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东方恪手中拿着一个小巧的笔记本电脑,刘子光莞尔一笑:“或许这里面有些我们需要的东西,不过目前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家安全的旅馆。”
  东方恪说:“我想旅馆都不安全,两年前我曾经在马赛住过,那家房东人很好,我们不妨去找他。”
  于是刘子光按照东方恪的指点,驱车来到位于海边的一栋房子,石头砌成的房子古朴雅致,不远处就是碧蓝的大海,海面上白帆点点,海鸟飞翔,景色令人心旷神怡。

  东方恪上前又是按门铃又是敲门,半天没人开门,黛米灵机一动,掀开门口的擦脚垫拿出一串钥匙,东方恪耸耸肩,接过钥匙打开了门,屋里的家具上已经挤满了灰尘,看来很久没人住过了。
  虽然不清楚主人去了哪里,他们还是决定在这里落脚,刘子光把奔驰车停进车库,东方恪出门采购食品和衣物,黛米留在家里打扫卫生,傍晚的时候,这栋很久没人住的房子已经有了一些生机。
  为了防止被邻居发现,他们没有使用电灯,而是拉上厚厚的窗帘,在餐厅里点了几根白蜡烛,三个人坐在长条餐桌旁准备用餐了。
  晚餐是东方恪做的,在欧洲留学的时候为了不饿肚子,他被迫学会了很多厨艺,其中就包括马赛地区最久负盛名的普罗旺斯鱼汤,当然还有其他主食,烟熏猪腿、煎蛋、蔬菜沙拉、意大利面,以及一篮子生牡蛎和两瓶葡萄酒。

  没有什么能比家庭的氛围更能抚慰人心的了,刚刚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惊悚经历之后,两个劫后余生的人都敞开了心扉,一边喝酒一边侃侃而谈。
  东方恪告诉他们,自己出生于一个没落的知识分子家庭,爷爷是大学校长,文丨革丨时期被迫害致死,父亲在某研究所上班,一生唯唯诺诺,最后还是得罪了领导郁郁而终,自己高中毕业就去了德国留学,后来才发现那所大学是专门骗中国人钱的骗子学校,遂愤然离校,在欧洲各国边打工边学习,一直到半年前才回国就业,没想到一身学识毫无用武之处,求职不是碰壁就是坐冷板凳,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还算满意的新工作,没想到差点把小命送了。

  原来那艘香港籍货轮上的希腊船厂和东欧犯罪集团早有联系,东方恪一上船就被他们控制住,本想拿他要挟刘子光就范,没想到风云突变,黑帮团伙反被刘子光干翻,东方恪逃生升天,还有了人生中第一次杀人的体验。
  而黛米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惊险的场面,本以为马赛是个无比ng漫的地方,没想到在火车站邂逅的英俊少年却是穷凶极恶的人贩子,而火车上不解风情的亚洲大叔才是真正的孤单英雄。
  “黛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打算告诉你的家人么?”刘子光舀了一勺子鱼汤品尝着,随口问道。
  黛米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我没有家,我妈妈在百老汇跳舞,她十九岁的时候和一个花花公子生下了我,然后又嫁给了另一个人,我的童年是和祖母一起长大的,直到十五岁的时候,生父才把我接到澳大利亚去,但是在堪培拉只住了三个月我们就搬到了中国上海,和父亲的一位同事住在同一所花园里,这也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后来那个姓胡的先生因为商业罪案被当局抓了,我也就搬回了美国,找到妈妈开始学习舞蹈……

  “那么你呢,特工先生,说说你的经历好么?”黛米再抬起头的时候,似乎已经将不快抛到了脑后。
  但刘子光只是摇了摇头:“我的经历很普通,没什么好说的,大家早点休息吧。”
  晚饭后,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好在这栋房子有三间卧室,大家可以一人一间,刘子光选择的是窗口靠路边的卧室,临睡前他把一支mp5k冲锋枪压满了子丨弹丨放在床头,又把一支上膛的手枪放在了枕头旁边,虽然这里远离黑帮的控制区域,但还是小心一点好。
  半夜的时候,天开始下雨,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窗户,刘子光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尖叫声,拔枪冲进走廊,就看到黛米只穿着一件到膝盖的大t恤冲了出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分明是做了噩梦。
  黛米紧紧抱住了刘子光,死也不肯撒手了,让同样闻讯出来的东方恪不免有些尴尬,好在他也是个识相的人,见怪不怪的耸耸肩,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就悄然回屋继续研究那台笔记本去了。
  少女青春火热的躯体在怀中颤抖着,似乎在寻求抚慰,刘子光刚想说话,嘴便被堵住,此情此景,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