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76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库克斯虽然手眼通天,但他的影响力只限于杜拉斯的黑白两道,动用国家丨警丨察体系的能量可不是一个区区黑帮头子能具备的,刘子光正是掌握了这一点才大大方方的通过海关乘机飞往法国。
  戴高乐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刘子光一身西装革履,手提公文包下了飞机,脸上他戴了一副金边眼镜,这副行头都是他在地拉那机场免税商店买的,这样包装起来,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经常游走于欧洲各地的亚裔商务人士。
  他一边走一边打开了手机,一连串的信息跳了出来,竟然都是赵辉发的,刘子光看了看内容,找了个投币电话直接打给了赵辉。
  “哥们,溜得挺快啊,上午还在杜拉斯呢,这会就到法国了,这回你惹大麻烦了,全欧洲的黑社会都在找你,现在你的人头价值十万欧元哩。”电话那端,赵辉大大咧咧的说道。
  刘子光嗤之以鼻:“才十万,库克斯这小子纯粹是门缝里看人啊,还悬赏缉拿我,我没找他的麻烦就是好的,居然弄了一大堆破烂给我,给他一千八那是看你的面子,要不然一毛钱都没有。”
  赵辉说:“你还不如一毛钱不给呢,给他一千八等于当众打他的脸,人家可说了,不管你躲到哪里,这条命被他们预定了,你当心点,他们在法国很有势力的,这话不是开玩笑。”

  刘子光问道:“这事儿发生才几个小时,怎么你就知道了?”
  赵辉笑道:“这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不光我知道,全欧洲的犯罪组织和治安情报机关也都知道了,事实上这个信息还是法国对外安全总局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我建议你出机场的时候买顶帽子戴上,说不定你的照片已经人尽皆知了。”
  刘子光耸耸肩,挂了电话,径直通关离开机场,在海关查验护照的时候,海关人员并未多看他一眼就盖了入境戳。
  戴高乐机场是欧洲最繁忙的航空港之一,想在这里堵截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而且在欧洲人眼里,亚洲人的长相都差不多,而且刘子光也并未前往巴黎,而是坐上了前往马赛的火车。
  在欧洲乘火车是一件很有意境的事情,在这个繁忙的时代,大部分出行选择飞机或者自驾汽车,喜欢坐火车的都是一些有闲阶级,比如退休老人、有钱的阔太太以及寻找灵感的艺术家们。
  车厢里很空,衣冠楚楚的欧洲人们坐在一起闲聊着,穿着笔挺制服的列车长彬彬有礼的和旅客们打着招呼,餐车服务员将一杯杯浓香的咖啡放到了旅客们面前,坐在刘子光对面的是一个亚麻色头发的法国女郎,从刘子光落座的时候就开始拿媚眼瞟他,当刘子光用娴熟的法语和她搭讪的时候,女郎顿时兴奋起来:“没想到日本人的法语说的这么好,不过很遗憾,我是美国人。”
  “呵呵,我想我们都搞错了,我是中国人。”刘子光微笑着说,这回用的是地道的英语。

  “我叫黛米.索普,在百老汇做舞蹈演员,两个月前来法国学习舞蹈,现在想去马赛散散心,你呢?”女郎向刘子光伸出了手说。
  “我叫布鲁斯.刘,中国商人,刚到法国,也是去马赛散心。”刘子光捏住黛米温软的小手握了握说。
  “叫我黛米就行,为什么散心?因为失恋么?”
  “不,因为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一帮东欧罪犯正在追杀我。”
  黛米顿时笑的前仰后合:“没想到中国人也这么幽默,听我爸爸说,中国人都是些古板严肃的家伙呢。”
  “你爸爸一定经常和政府官员打交道,你知道,全世界的官员都是古板严肃的。”
  两人在这里有说有笑,旁边戴着夹鼻眼镜看巴黎时报的老先生不快起来,于是刘子光起身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您共进晚餐。”

  “当然,太好了。”黛米喜滋滋的站起来,随着刘子光来到餐车,两人点了两份法式晚餐,一瓶廉价的红酒吃喝起来,黛米的酒量并不好,但是却很爱喝酒,半瓶下去就开始眉飞色舞起来,喋喋不休讲了许多自己失恋的往事,听的刘子光头都大了。
  火车依旧发出单调的节奏,窗外已经暮色渐浓,酒醉的黛米趴在桌子上昏睡起来,列车员都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刘子光,他没办法只好补了两张卧铺。
  列车很空,卧铺车厢更是没有几个人,当刘子光扛着黛米进入一间卧铺隔间的时候,列车员冲他挤挤眼睛,递过来一个色彩斑斓的小盒子:“先生,只收您十欧元。”
  刘子光只好掏出零钱买下这盒昂贵的安全套,权当是给列车员的小费了,长夜漫漫,灯火昏暗,欧洲大地渐渐进入了梦乡,但是刘子光却睡不着,他在黛米身上搜索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武器,只是看到了一本美国护照,出生日期显示黛米今年只有十八岁。
  “大洋马就是显老啊。”刘子光默默叹息了一声,忽然想到小雪也是这个年龄,思绪不禁飞回了故乡……
  列车长鸣着驶入了马赛火车站,黛米揉着惺忪睡眼爬起来,发现和衣坐在对面的刘子光,不禁疑惑起来:“你……昨天……我们?”
  “你睡着了,我只好把你送到这里来,就这样。”刘子光解释道。
  黛米摸摸全身上下,意识到昨夜确实没发生什么故事,顿时变得冷漠起来:“谢谢先生,我想我该走了,认识您很高兴。”
  “我也一样。”刘子光说。
  黛米出了卧铺车厢,拿了自己的行李也不和刘子光打招呼就下了火车,刘子光提着公文包随着人流慢慢往前走,忽然他发现出站口外有个年轻小伙子主动和黛米搭讪,然后殷勤的帮黛米提了行李,两人上了同一辆出租车。
  刘子光心里惦记着货船,也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港口而去,马赛的港口有两个,一新一旧,旧的已经变成游艇码头,而新的位于城市西面,是欧洲第二大贸易港。
  从亚得里亚海到地中海的距离很近,那艘香港货船将会在今天中午抵达马赛港卸货,然后再驶往西非沿岸,在这一刻刘子光忽然明白了库克斯的如意算盘,他不但想坑自己十八万美元,还想让自己替他免费当一回蛇头。
  因为那第六个集装箱里装的可不是破烂,而是活人。
  马赛是普洛旺斯省的首府,法国第二大城市,地中海区域最大的港口,几千年来,东方的货物就是从马赛上岸,运抵欧洲各国,这里充斥着大量的北非人、穆斯林、犹太人,以及世界各地的游客,每个人都能在马赛感受到陌生的异国情调。
  出租车司机是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阿尔及利亚人,法语口音里带着一股浓浓的北非味道,如同全世界的出租车司机一样,他也很健谈,喋喋不休的和刘子光讲着他祖上参加二战的英勇故事,并且建议刘子光沿着海边走一走,欣赏一下马赛的风光。
  刘子光欣然同意,司机更加兴奋,沿着海边一边开车一边介绍着各个著名景点,马赛的海水很蓝,天也很蓝,港湾中停泊着无数游艇,桅杆如林,海面上白帆点点,沙鸥翱翔,城市没有什么高楼大厦,都是红瓦石头房子,典雅中透着历史的韵味,怪不得能成为全世界小资们的向往之地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