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47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位知青是京城下来的人,现在已经返回京城,但两人一直都保持书信联系,也是那位知青的支持,他才树立起高考的决心。不过现在两次高考失利,他终于有点灰心丧气了。在今年的寒假里,他好几天都没有出门,一直都在思索自己未来的道路到底应该怎么走。

  今天要不是为了迎接关宏达一行人,他还不会走出家门,因为村民的嘲讽与白眼使得他如芒在背,有一种深深的耻辱感。
  他看着关云山开来的五菱拖拉机,眼露出艳羡的神色,如果有这么一台机器,他们家里肯定会解放很多劳力,爹娘也不会那么操劳。
  可惜他们家里没有这么多钱,一两万块钱的东西,此时只能幻想一下,现实,连一二十块钱,他们家里都凑不齐。
  他正在出神的时候,听到了关晓军喊声,回过神来之后,低头好的看向面前这个一身新衣服的小男孩,笑道:“我是关云鹏!”
  “那我叫你云鹏叔叔!”
  关晓军笑道:“你和我爸一个辈分,我看你还没我爸爸年龄大,我喊你叔叔好啦!”

  他从兜里掏出几颗糖块,“云鹏叔,你吃糖!”
  关云鹏心一暖,关晓军年龄虽小,却让他感受到了别人所不能给的一丝温情,当下笑道:“叔叔不吃,还是你吃吧!”
  关晓军不待他拒绝,已经将糖块塞进他的手里,“你尝尝,很甜的!”
  关云鹏抬手看着手心里的糖块,脸色露出十分复杂的神色,看了关晓军一眼,“你是叫小军吧?好孩子,一会儿叔叔请你吃山药豆!”
  山药豆是山药附带的一种颗粒状的小豆子形状的珠芽,此时的农村人都喜欢收集起来,煮熟后带客,算是一种小零食,跟瓜子、糖块、花生经常放在一起让人抓着吃。

  关晓军笑道:“行,我用我的糖块换你的山药豆!”
  关云鹏笑了笑,关晓军这种交易的形式形式,很是照顾了他的面子。
  他撕开糖纸,将一块琥珀色略微透明的糖块塞进嘴里,感受着丝丝甜意从口腔弥漫开来,心五味杂陈。
  因为家境贫困,他从小到大,很少吃过小零食,最多是吃点烤地瓜,煮玉米,花生或许能吃几次,可是瓜子糖块等物却是很少入嘴。

  现在吃的一块糖,竟然还是一个孩子给的,一种极大的羞耻感从他心升起,同时还夹杂着一丝委屈,“我一直在努力,为什么没有人理解我?现在竟然连糖块都是一个孩子给的!我什么时候能摆脱现在这种日子!”
  知青朋友当初给他说的话,此时又在他耳边响起,“读书!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我一定还要参加今年的高考!”
  关晓军此时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块糖,使得关云鹏竟然想到了这么多的东西,也没有看到关云鹏隐隐泛红的眼角。
  他现在已经回过头看向了自家的车子。
  此时关云山、关宏达等人正从车斗子往下递东西。
  此时走亲戚,流行用笆斗提斗子装着十几个白面馒头,如果再往笆斗里放点油炸食品,或者罐头麦乳精的话,已经是极为奢侈的礼品了!
  而关宏达此次来小官村,却是拉来了半扇肥猪,肥膘白生生的能引人流出口水来。

  除此之外,还有些海带、带鱼等东西,堪称奢侈到了极点。
  云泽地区,地处内陆,海产品匮乏到了极点,海带在这个时候,是非常稀罕的东西,谁家办丧事的话,这海带算是单独一碗大菜。
  关宏达这次带来的东西堪称奢侈到了极点,当十几个人挎着笆斗子,抬着猪肉,扛着海带、带鱼往村里走的时候,引起了围观村民的一阵惊叹。
  此时小官村土墙斑驳的街道,站满了看热闹的人,还有一些老人正抄着手躺在街头的草堆里晒太阳,还有的人斜倚在土墙,丝毫不嫌土墙脏。
  他们的黑布大袄外面,都扎着一根干草绳子,成了一个外扎腰,将肥大的大袄鼓鼓囊囊的扎了起来。
  每当冬天的时候,这些老人都跑出家门在大街晒太阳聊天,吃饭的时候也端着碗筷在大街吃,这成了农村里的一道风景,一直到几十年后还没有改变。
  现在看到关家来人,一群晒暖的老头交头接耳互相嘀咕。

  “这关家的本家阔气的很呐!半拉猪这么给拉来了!”
  “我认识那个叫关宏达的,是个能人啊!老关家好兴旺啊!”
  在这些议论声,关晓军与关云鹏两人嘴里含着糖块,随着一群人向一个老宅子走去。
  此时的老宅子里已经摆满了桌子,一群人进入院子里纷纷落座。

  这些桌子是摆宴席的用的。
  大冬天的在外面吃饭,这是本地最为外地人诟病地方。
  关晓军曾经有一位东北的好友,在过年的时候来关家做客,大家吃饭的时候,虽然没有在院子里吃,但房门都是大开着的。
  一顿饭吃完,东北的那位哥们拉了三天稀,后来大呼吃不消,过年的时候再也不去关晓军老家去了。
  但关晓军家乡里的人却是习以为常,并不觉得难以忍受。
  现在关帝庙村的本家来来访,这次的宴席自然是要在院子里摆开的。

  当关云鹏领着关晓军入座的时候,旁边一位青年拦住了关云鹏,“云鹏,这哪里有你坐的份?还不过去帮忙!”
  关云鹏大怒,一张脸涨得通红,心说你们都能坐,为何我不能坐?
  他正想跟这名年轻人争论的时候,听到关晓军轻轻念了一句词,“恰似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云鹏叔叔,这句话是啥意思啊?”
  “哦,这是宋江浔阳楼题的反诗的一句。”
  纵然是在愤怒当,关云鹏听到关晓军念出来的句子后,还是第一时间对关晓军解释道:“意思是像老虎一样卧在荒郊山岗之,潜伏起来,等待时机。”
  他说到这里,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心一阵起伏,“宋江说他是潜伏的老虎,我是什么?是老虎还是长虫?”
  关晓军刚才说的是《水浒》,宋江醉酒后题写的西江月,完整的一句是“恰似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形容人不得志,只能蜷曲身子默默忍受,静待时机。

  关云鹏喜好读书,四大名著都借阅过,对于这首词极为熟悉,因此关晓军随口说出,他顺嘴能说出来。
  他向关晓军解释之后,很是惊讶的看了关晓军一眼,“小军,你多大了?这本书你也能看的懂?”
  他口的“这本书”,指的自然是《水浒》。
  关晓军笑道:“我看的也不太明白啦!反正是看着很好玩!”
  先前呵斥关云鹏的小青年有点不耐烦了,“关云鹏,今天来了这么多客人,灶火,端盘子洗碗,顺菜打水,这么多活,都得有人干。你家里今天什么都没有添,你得去后面帮忙!”
  小官村姓关的人家,一共也十几户,这次招待本家来客,一家人肯定是招待不起的,必须所有人合力才行。
  一般都是东家凑一条鱼,西家抱来一只鸡,南家送来肉丸子,北门送来小零食。
  除此之外,还有烟酒糖茶什么的,都要整个族人一起合计分摊,现在家家都不富裕,有钱的多摊点,没钱的出把子力气,规矩是这样。
  关云鹏家里穷困潦倒,拿不出钱,也拿不出东西,他几个哥哥全都跑到现场忙活,按理说他还真不应该坐在席位等着吃饭,是真坐下吃饭,那也应该是他的大哥,而不是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