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45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在关晓军这个年龄段里,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小孩子嘛,到了一定年龄,随着身体的发育成长,更换牙齿的时代也到来了。
  牙齿掉落,自然带出一点点血来,搞的关晓军嘴里发咸,忍不住伸舌头去舔牙齿脱落的牙床。
  “哎呦我的孩儿啊,你嘴怎么流血啦?”
  正拿着关晓军的信纸观看的关宏叶见到关晓军嘴巴流血,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啦?”
  等看到关晓军手的一枚牙齿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啊呦,你这是要长新牙了!”
  她放下信纸,向关晓军很认真的说道:“你是牙掉了的话,那仍坑里,以后牙往下长,要是下牙掉掉了话,把牙扔到房顶,这样下牙会好好的往长,不然以后牙齿会长的很难看的!”
  她说到这里,张嘴嘴巴,对关晓军道:“你看看我的牙,是因为当初不听话,搞的牙齿很乱,年轻的时候根本不敢笑,怕被人笑话!”
  关宏叶的牙齿确实很乱,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下面的牙齿长得七扭八拐东倒西歪,确实很难看。
  不过这种难看与遗传基因以及用牙习惯有关,跟关宏叶刚才说的什么“掉下的牙往扔,往下扔”没什么关系。
  但在关帝庙村这里,关宏叶的这种说法由来已久,虽然此时已经有很多人视为迷信,但更多人却宁信其有。
  不过在有的地方,却是要将掉落的牙齿放到枕头下面,好像有什么“牙仙子”之类东西会祝福孩子云云,具体是什么说法,关晓军也不太了然。
  因为关晓军牙的原因,关宏叶也没了看信的念头,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对关晓军道:“快回家簌簌口去吧,你放学吧。”
  对于关晓军在教室里不学习写信的事情,她只是感到好,但却并不生气,她对孩子一直都这么和蔼。

  等到关晓军牙齿落尽,新牙齿开始长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冬天了,而关家凉茶的生意也渐渐的稳定下来,隔三差五的会有人前来讨要,关宏达全都是一块钱一包,赶是熟人,价格是稍微便宜一点,半年时间,几万块已经到手了。
  这个时候万元户的称呼已经兴起,但老关家早在一年前已经是万元户了,如今加关云山倒卖化肥以及砖窑挣得钱,加在一起,关家已经算得是“十万元户”了。
  家里新添了一个长长的四个喇叭的大录音机,关宏达有时候兴致来了,将录音机打开,挑出几盘戏曲磁带在村里的大喇叭播放,很是吸引了一大批人来听。
  总的来说,关家的日子越来越红火起来。
  早。
  关晓军与关阳两人身穿着棉袄棉裤,在关自在的院子里正在练武,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年龄颇大的男孩子也在院子里站桩练功。
  关阳正在娴熟的做着一个个套路架子,而关晓军却拿着一根短短的红缨枪在关自在的指导下练习抖枪发力,不过此时的发力抖枪也只是先学要领跟架子,并不是真的让关晓军跺脚发力。孩子身子骨还未发育完全,关自在不会让他们耗费过多体力的,不然的话,对身体非但无益,反倒有害。
  等到练完之后,关晓军的脑袋在寒风冒着腾腾热气,小脸蛋红扑扑的,他看向不远处的年龄大一点的男孩,“虎子哥,差不多了,我们要回家吃饭去了!”
  关阳也收了架子,蹦蹦跳跳的走到关晓军面前,“咱们一起走!”

  被叫做虎子的男孩将目光看向关自在,一脸的询问之色。
  关自在摆手道:“走吧,走吧,小军你个臭小子,越来越喜欢耍滑头了!”
  关晓军笑嘻嘻的不以为意,“太爷,那我们走了啊!我爷爷说了,您要是一个人住的孤单的话,搬到我家去住,热热闹闹的多好!”
  关自在道:“不去!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多自在!去你们家里吵得慌!”
  他说到这里,笑眯眯的看了虎子一眼,“这不是有虎子陪着我嘛,你们不用担心我。”
  被称作虎子的男孩,名字叫做关山虎,是当初被那些卖艺人拐带的小男孩。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当初偷窃关宏达窑厂砖块的十多人,一下子被枪毙了一半,剩下的也被判了重刑,竟然一个都没有出来。
  而当初虐待儿童的打把势卖艺的四个男女,也都被执行了枪决。
  关晓军重生之后,已经有将近二十人丢掉了性命,而在他的前世,这些人应该都活的好好的。
  这搞的关晓军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扫把星体质来,这重生还不到一年,因为他,或者间接的因为他,死了这么多人。
  当时审问卖艺的四个男女的时候,对于他们买来的儿童,派出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时候又没有什么救济心,而这孩子的父母到底是谁,连他本人都说不清楚,连家在哪里都说不来,因为他已经被卖了好几次了,被拐卖的时候年龄还小,记忆都已经模糊了。
  派出所是想把他送回家都难以做到,如何养育这个孩子成了一个难题。
  后来关宏达知道后,把这孩子领养到了家里,然后被关自在得知,又把这小男孩要了过去,起名叫做关山虎,被他收为了关门弟子,平常时候,跟着老头在一起生活,两人俨然成了祖孙两个。
  不过关山虎毕竟不是老关家的人,关自在只是教他习练武,种花养草,其余的凉茶配方啊,一些药膏的炼制啦,都只教给关晓军一个人。
  没办法,这老头这么偏心。
  关山虎年龄应该在十二岁左右,他没过学,以他的年龄再去一年级的话,年龄显得太大,也容易被学生围观,考虑到他的自尊心,关宏达决定自己先在家里教导他,等他什么时候赶同龄孩子的进度后,再把他送进学校里,这样好多了。
  关山虎极为聪颖,学什么都是一学即会,关阳姐弟都要聪明,搞的关晓军差点都产生嫉妒的心思了。

  这家伙好像是开挂的,学什么很快能手,无论是习还是练武。
  关晓军有时候想,他要是不被人贩子耽误了,估计都有资格进入如今的神童班了。
  “轰轰轰!”
  关家大院里,五菱拖拉机发出轻声轰鸣,关云山坐在车厢里,身边坐着关晓军,而在后面的车斗子里,关云海、关云涛、关宏达、关宏林等老关家的一行十多个人,都穿着大衣,揣着袖子坐在车斗里面的马扎。
  现在已经临近过年,他们老关家的几个人要一起去一个地方,见一下另一批姓关的血脉亲族。
  这一批同宗同祖留着同样鲜血的族人,住在一百多里外,红S县好蓝乡的小官村,双方每年都要互相走动一次,而这些关家支脉子弟,都是一位关家老祖的后人。
  一百多年前,凤山乡发生了一起旱灾,眼看庄稼都要被旱死绝产,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坐不住了,各村推出有几个头面人物,然后一起跑到十几里地的凤山之商议造反起义的事情。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庄稼眼看颗粒无收,除了造反抢粮食,实在是没有第二条活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