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0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市长何时变得不自信了?不是说不惜代价吗?”
  芮芸水盈盈眼中似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方晟觉得陌生。
  “原来是这么想,可地皮跟其它不同,最终要转化为商品出售,地价高了会变相提高房价,引发鄞峡房地产市场飙升,那是我不愿见到的!”方晟叹道。
  “我懂了,方市长并不在于赚钱,而是心系老百姓的利益。”
  “同样大小的商品房几个月内翻一倍什么概念?老百姓得不吃不喝攒二十年!还是那套房,多负担几十万上百万,钱被谁赚走了?开发商自然吃大头,税务、银行、相关管理部门经手不穷,正府自然乐见不断上涨的地皮充实财政,承担这一切的还是咱老百姓!”
  芮芸道:“可是方市长,鄞峡房价处于历史低谷、地区低谷也是实情,随着交通便利、经济水平飞跃、投资环境改善,房价终究要涨到与绵兰舟顿相持的水平,涨是必然的,不在你方市长手里涨,也会在圆市长手里涨,大势所趋。”
  很形象的比喻,方晟不觉笑了起来,看着她道:“你好像有点变了……”
  “什么……变胖了?”芮芸下意识摸着光洁的脸庞问。

  “气色明显好了,也比以前开朗。”
  正是拜你所赐啊!
  芮芸心里哀怨地想,勉强笑笑道:“跟在方市长后面做生意,又赚钱又振兴地方经济,的确心情舒畅。”
  “在红河也是啊,可……”方晟搜肠刮肚想不出新词,遂转移话题道,“最近小容怎么样?”
  “你不知道么?”芮芸诧异地反问。
  方晟被她的语气弄傻了:“知……知道什么?”
  “这些日子您没遇到小婷姐?”

  “唉,不知跑哪儿去了……”
  芮芸认真地说:“按小婷姐的建议,小容去了朝明……”
  “什么,孤身一人上路,不怕有危险?”方晟惊道。
  “严华杰安排人手沿途保护。”
  “哼,就是把我蒙在鼓里,信息不对称怎么得了……”
  方晟喃喃骂道,暗自恼怒鱼小婷擅作主张也罢了,严华杰、爱妮娅为何从未在自己面前透过口风?难道都顾忌初恋情人身份,不愿他过多插手?
  “没事我先走了……”芮芸起身道。
  “雨秋在不在?晚上一起喝酒。”
  “喝酒?”芮芸吓了一跳,脑中霎时浮起那夜的阴差阳错和情乱意迷,慌忙拒绝道,“不,不了……七中那边有个饭局……再见……”
  她匆匆出门,在门口险些被隆起的地毯绊倒。
  这一幕在素来从容镇定、大气端庄的芮芸身上可不常见!
  方晟嘀咕道:怎么了这是?不就吃个饭吗,又不是吃人,慌什么?
  手续基本完成后,七中请求公开拍卖地皮的申请报告却卡在耿大同手里。耿大同不懂经济却深黯权术,不明确否决,也不批准放行,报告一压就是两周。
  芮芸向方晟求助,方晟颇感为难。
  土地拍卖是耿大同职权范围内的事,纵使方晟也不便干涉——倘若市长事事都要管,还用内部分工干嘛?
  郜更跃正磨刀霍霍,有消息称已秘密注资空壳公司大干一场;窦康等本土派也不愿错失发财良机,多方筹集资金准备介入。
  柯察巷地处市中心黄金路段,几步之遥便是省城名校分校,每个细节都符合炒房热点,按说耿大同应该全力配合,赶紧放行才对,为何迟迟不批呢?
  要命的是耿大同不置可否,让人摸不着深浅。
  官场就是这样,不怕明仗执火地干架,就怕绵里有针、三拳打不出闷屁来。“拖”字诀被耿大同玩得淋漓尽致,却又拿他无奈。
  沉思有顷,方晟让芮芸安排人从省城打鄞峡的“市长热线”,控诉投资遭到冷遇刁难,各级领导变着法子索要好处,否则压着不办,甚至流程走到分管市长都要等很长时间。
  电话故意没指明哪宗事,针对性太强反而容易露馅。

  听到回报后,方晟“勃然大怒”,立即召集副市长们开会,沉着脸说鄞峡副职配备不足,大家都很忙我能理解,但招商引资是当前头等重要的大事,关系到鄞峡发展后劲和持续能力问题,安抚好外来投资者至关重要!说白了他们是鄞峡的衣食父母,是上帝,谁得罪投资者就是自退断路,砸自己的饭碗,吴书记和我决不轻饶!
  方晟继续摊牌道,同事一场,很多时候我不打算撕破脸,但招商引资是高压线,是决定鄞峡能否腾飞的百年大计,哪个从中阻挠生事就是跟吴书记和我过不去,跟我们过不去,后果请自个儿掂量掂量!鄞峡能换掉组织部长,不能换副市长吗?请大家好好琢磨琢磨,回去立即自查排查,压在手里的东西赶紧处理掉,散会!
  说罢不等副市长们说话便头也不回离开会议室!
  突然其来的狂风暴雨把副市长们打懵了,面面相觑,不知方晟这通邪火从何发起。
  良久,资格最老的祝雨农狠狠一砸桌子,道:“撤就撤,老子正好不想干了!回家务农也比坐这儿受气强!”

  郑拓却问:“大同市长,最近招商引资方面出了啥问题?”
  “要说问题,哪个不晓得影视基地停了工,吴书记急得火烧眉毛?”耿大同沉吟道,“如今的招商引资是个大概念,涉及交通、企业改制、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
  说到这里心里微微一动!
  从内心讲,公丨安丨厅、刑警大队也不愿意招惹这些人物,一个细节处理不好就会被外界无限放大,给警方增加相当重的压力。
  “再等等,不要急于下结论,”严华杰赶紧说,“当务之急是找到宋哥,他可能知道田帅的**。”
  这时有刑警匆匆推门进来。
  “报告!宋哥露面了!”
  “在哪儿?”严华杰和俞队同时站起来整理衣服准备出发。
  “半小时前他潜入尤复明家,激烈搏斗中刺伤尤复明后逃跑了,从逃跑线路上滴落的血迹看宋哥也负了伤,目前辖区派出所和110正组织力量追查。”

  “立刻带人在车站、机场、码头和各交通要道布控,”严华杰果断道,“宋哥带着伤短短半小时之内不会走远,尤复明在哪儿?”
  “胸腹下部中了两刀出血不止,可能是脾脏破裂,已送到市二院急救。”
  “走,去医院!”
  外面天色已晚,华灯初上,街上熙熙攘攘车流如涌,鳞次栉比的商店或亮出霓虹灯或用大喇叭放着流行歌曲,省城的晚上鲜活而有生气。

  严华杰等人的心却沉重且压抑。
  从前期调查看,尤复明是所有嫌疑者中最正常的游客,除了跟吉艳萍有过一次短暂接触无异常举动,在立黄期间和平常游客一样观光、拍照、聊天,晚上吃饭时总爱抿几口小酒,自独其乐的样子。
  虽然有游客反映,旅游后半程两天田帅似乎对尤复明特别感兴趣,每次乘车故意挨到他附近,观光也有意无意上前搭讪,尤复明却态度冷淡,显然不喜欢摇滚歌手。
  警方疏忽了这一细节。

  然而从田帅吸丨毒丨到宋哥潜入尤家,一根若有若无的线索呼之欲出!
  日期:2018-12-1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