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8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佳年手脚一松开,背上被人一把给推进了屋子,还没反应过来,大门一关,四周一片潦黑,紧接着,就有无数双手朝他的身上摸了过来。
  卧草,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好恶心啊,不过为什么又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啊,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卧草你玛,别撕衣服……唔唔……噗……”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来,方长点了支烟,抽了一口道:“把地方打扫干净,花蛇的东西好好给他留着,贺佳年是他绑过来的,一帮死变态吃药轰趴。”
  “是,老大,我们知道怎么做!”小地主一挥手,嘿嘿笑道:“朱集,别锁门了,他们不把贺大少曰死,是不会出来的。”
  听到里面一声声的惨叫,朱集都快吐了,也不是第一次看方长修理人了,这手段啧啧,太特么吓人了,活该这几个煞比倒霉!

  方长轻轻叹了一口气,暗想,坏人如果不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个世上也许没有几个人愿意当好人了!
  白恩培在办公室里看着近期几桩典型的案子,时不时的做出批注,可以重点关切一下。
  照理说,星期天这种日子,就应该逛逛花鸟市场,或者陪老婆逛逛菜市场什么的,可是白恩培不行,他几乎每天都很忙,全省的干部监督工作,都由他这儿盯着,他这儿也就是官场的晴雨表,大多数人可以直接从他这儿来判断近期的天气与风向。
  看了一会儿,秘书推门进来,神色有些紧张地在他耳边说道:“白厅长,李科长好像出事了!”
  “李小溪?出什么事啊?”
  “半小时前,她和他爱人贺建伟一同被带走,人,现在就扣在洪隆的。”
  “什么?”白恩培的脸一下了就黑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叫道:“谁胆子这么大,李小溪可是省内监厅的正局级科长,就算是洪隆市的市长也得小心应付着吧,抓我的人,他们弄明白情况没有。”
  “当然弄明白了啊!”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白恩培抬眼朝门口看去,立马堆起一脸客气的笑容,伸手就朝那个年纪稍长,但是精神头很旺的男人伸手过去,双手紧握,上下用力地晃动着叫道:“刘部长,你怎么有空亲自到华南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副省长,怎么刘部来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啊,不会是搞我的突击检查吧?”
  郎士宁的脸色很不正常,一脸铁青的样子让白恩培也是脑子一懵,再看这位刘部长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中咯噔一声,完了,大事不好,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
  刘畅今年六十有二,按照规定,到了他这个级别,可以干了六十五岁再退休。
  这两年上头的动作变大了,刘畅一直在国内各大城市到处跑,几乎没怎么闲过,圈内一句话叫,“刘畅一到,鸡飞狗跳。”
  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因为刘畅所到过的几个地方,总有一些实权大佬落马。
  而且,他身居副部,所在的部门是没有太大实权的,但是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监察巡视组的组长,这就厉害了,随便到哪个省份一坐下,从上到下的官员莫不是屁股夹得紧紧的。
  所以当白恩培看到刘畅脸色不带的时候,他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样的预感也就在三秒钟之后就应验了。
  刘畅直勾勾地看着白恩培说道:“人说你白恩培公正严明,刚正不阿,是队伍里难得一见的傍样。我本来很欣慰,要知道你当年到学校深造的时候,是我亲自给你们上的课,你是我的弟子,我也拿你当朋友,当初你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多么的正派,可是再看看你这两年干的这些事情,跟当年哪里还有一点点的干系啊?白恩培,即日起,暂停手中的工作,监视居住,等你的问题交待清楚了,再等候处理。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对你的处理不会太轻的。”

  白恩培身子一晃,整个人都颓了,他看了冷冰冰的郎士宁一眼,在他的脸上得到的答案是“没救了”。
  不过白恩培还是不甘心,眼巴巴地看着刘畅,问道:“我到底哪儿做错了?”
  刘畅摇了摇头道:“死不悔改!你想通过自己的关系把你儿子弄到体制当中来对吧?别人不服从,无法顺你的心,你就强行抹黑,随意执行内监权力,对人进行控制提审,就光一条滥用职权就够你受的了。再说这贺建伟,就他那种种行为,祸害国家未来的希望的行为,拖出去枪毙一百回都够了。白恩培,我说的这些都算轻的了。都城南郊的济宏寺,是你疏通的关系吧?这香油钱添得实在啊,隔三岔五地就去许愿,然后再去还愿,这五年以来,每年大年初一的头柱香可都被你白厅长给承包了啊,有的人承包鱼塘,有的人承包果园,还有的人在风景区里圈地。你倒好,承包座寺庙,怎么的,还准备在我们这一行混不下去了遁入空门吗?”

  白恩培的一脸正直在此刻显得无比的可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瘫坐在椅子上,过了好长的时间,才缓过劲来,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一般,慢吞吞地朝外走去,身旁紧紧地跟着两人,寸步不离。
  白恩培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连拉屎撒尿都会被人盯着了,自由什么的,与他再不相干。
  等白恩培一走,郎士宁马上凑刘畅跟前,问道:“老伙计,你给我交个底,这是个什么意思啊,说动就动,半点风声都没有?”
  “怎么以前要动谁的时候还会吹风吗?”刘畅笑问了一句。
  只不过这笑容却把郎士宁着实吓了一大跳,刘畅这人他可是最了解的,俗称笑面虎,见谁都笑嘻嘻的,刚才数落白恩培罪状的时候,不也笑咪咪的吗?
  刘畅看到郎士宁出神的样子,马上说道:“士宁啊,前阵子华南省方面已经清算过了,我这次过来,也就算是检查一下成果,白恩培这些年放肆了,他这么招眼的一个位置,居然干出这么出格的事情,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吗?我受上头委派,暂时任省内监厅厅长职务,指导你们肃清一些余留问题,下一步,重点打造洪隆城东,多重矛盾问题也得兼顾,尽快完成规划和建设任务啊,所有与商业行为无关的动作都是一律禁止的,知道吗?”

  “是是是,有刘副部亲自监督,洪隆的发展计划一定会顺利进行的。”郎士宁的牙关子都快咬碎了,看似一局好棋,怎么特么的被搅成这个比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