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41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轻轻拍了一下桌子,轻声道:“手段很残忍的!”
  “很残忍?能有多残忍?”
  听了关宏达说的话后,石建国吃了一惊,整个人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但在片刻之后他已经冷静下来,一个农村的老农,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堂堂的云泽市广播电台的正式记者,吃国粮有编制的人,还能怕一个乡下老农?
  一个贫困乡村的泥腿子,何惧之有?
  但是想归这么想,可看着关宏达笑眯眯的说着威胁人的话,他还是隐隐有点担心,似乎面前这个干瘦矮小的老人真的能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一般。
  石建国这次来关帝庙村,虽然名义打着报道关家凉茶的旗号,实质却是要看一看关家的凉茶是不是真的像传言那么神。
  他姐夫何思祥是云泽市一名从事医药行业的负责人,他最近注意到了一个现阶段很多人都不怎么注意,或者发现了也不会动心的商机,那是国人在骨子里对保健药物的一种渴望与盲目信任。
  何思祥所经手的药物,只要说某种药物可以强身健体,对身体有好处,那么这种药物的销售量会剧增。
  如钙片,一开始河东省的老百姓,无论是城市里的人,还是农村里的人,都没有“补钙”这个概念。

  但自从前段时间有医学专家说国人普遍缺钙,孩子个头长不高,也是因为缺钙的原因后,然后报纸便开始转载了这个观点,再然后,河东省的钙片卖疯了!
  但凡是识字的人,都想要为孩子买点钙片补钙,生怕孩子以后个头长不高,算是在农村,也有人把增长个头的希望寄托在这小小的钙片,也有很多人来买。
  然后是麦乳精。
  现在华夏唯一的被广大群众知道的保健品,是那种铁盒子包装的淡黄色小颗粒,成了走亲戚访友的必备礼物,能买到麦乳精,或者买得起麦乳精的人,在亲戚朋友家极为有面子。

  但无论是钙片还是麦乳精,这些药品或者“保健品”,都不是他们能玩得转的,也不可能玩得起。
  因此何思祥只能从别的地方找门路,看看有没有自己可以插一脚的东西。
  在他发愁想要搞什么的是时候,关宏达家里可以治疗感冒的凉茶出现了!
  何思祥顿时意识到了其的商机。
  他是体制人,深谙官场之道,眼睛一转,想起了一个巧取豪夺的主意。
  现在这个时代,割尾巴的风潮刚刚过去,很多人都还对国家的政策抱有惊疑不定态度,普通民众家里如果有什么好东西的话,只要稍一恐吓,基本都会乖乖的献给当地政府,很多乡民深受其害。

  其实国家政策,根本没有这一条,完全是基层干部在胡作非为,此种事情不胜枚举,等到了九十年代之后,法制渐趋清明,方才减少了这种丑恶现象的发生,但在八十年代,随便下去几个人,都能吓唬老百姓。
  在临省的一个地区里,有一个人当初办的搪瓷厂,生意红火无,后来因为害怕,便把整个厂子捐献给村集体了,这件事还被写进了思想品德课里了。
  当然,在课本里肯定要把他写成一个无私奉献,一心为集体的优秀代表,但看问题要看实质,如果他不是心害怕,何至于要做出这种事情来?这根本与人的本性不符,也跟他的利益诉求不符,但为了自保,他只能选择妥协。
  但也有不妥协的人,不过基本都吃过苦头。
  八十年代之后的第一批富翁,大都在号子里待过,像牟其忠,差点因为投机倒把被枪毙过,但劫后余生之后,依旧初衷不改,继续搞贸易交易,最后“罐头换飞机”成了财富神话。
  这个时代能发财的人,除了极少数运气爆棚的之外,其余的都是胆大包天之辈。
  此时的民众心里,都有一种惊惶的危机感,生怕什么时候再搞一场动乱,因此对政府官员从心底里害怕。
  何思祥准备利用这一点,让妹夫石建国以采访的名义去关帝庙村了解一下具体情况,顺便吓一下这一家人,看不能不能把凉茶的配方要出来。
  然后再看是不是真的像传言效果那么好。如果真的很神的话,到时候自己想办法来搞。
  可以这么说,如果何思祥这个想法能够实现的话,可能在未来真的会成为一名保健品的大亨。

  但是偏偏持有这个凉茶配方的人是关宏达,而关宏达可是连地区专员都能撵走的狠人。
  对于石建国背后的何思祥,关宏达一无所知,但这不妨碍他能看清这件事的本质,这明显有人对自己家的药方动了心了!
  “小石啊,以后咱做人做事,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行!心黑手毒的人,会遭报应的!”
  关宏达对石建国不再理会,站起身来,伸手对着院子外门虚虚一引,“时间不早了,我也不留你们吃饭了,来,小姑娘,这是我们刚做出来的凉茶粉,你拿走几代煮一下尝尝味道,感觉好喝的话,你可以随时来喝。”
  他对刚才与石建国闹矛盾的青年姑娘刘萍道:“俺们这凉茶,治病不一定能治,但降火肯定能降!啥时候感觉嗓子疼,耳朵痒,嘴里起泡的时候,煮点这茶粉,保证有效果!”
  石建国脸再次变色,关宏达这明显是在驱赶他们,这对石建国来说,乃是前所未有之事,一股极大的羞耻感从他心头升起,脸色涨得通红,看着关宏达的目光,流出极大的怨毒之色。
  关宏达对此视若无睹,将几袋凉茶粉塞进刘萍的手里后,又把几袋凉茶粉递向石建国,“小石啊,这几袋茶粉你拿着!”
  石建国心想:“几袋茶粉想打发我?把我姓石的当成什么人了?今天你羞辱我,赶我出门,姓石的要是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然后听到关宏达对他说道:“不要误会,这茶粉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吴成章的,你回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捎给他。”
  石建国皮笑肉不笑道:“大爷,我们采访车,可不是货车,还真没有帮人捎东西的例子,再说了,吴成章是谁,你连地址都不告诉我,我怎么送……”
  他说到这里,脸色又开始变了。
  如果他刚进关宏达家里的时候,是一脸兴奋之色,待到听到关宏达说凉茶效果不行的时候,便是失望之色,等关宏达赶他走的时候,脸便是愤怒之色,可现在却一脸的惊讶之色,然后便是恐惧。
  “吴……吴专员?”
  石建国一腔怒火瞬间消失,心一片冰凉,小心翼翼的看向关宏达,“吴成章专员?您老跟他很熟?”
  “我没见过他!”

  关宏达道:“但他一定知道我!”
  老爷子挥了挥手,“我也不送你们了,路小心点!”
  作为一个地方专员,云泽市的市长,吴成章是极其不愿意来云泽地区的。
  但是前专员搞的实在不像话,弄得云泽民怨沸腾,惊动了层,直接给打发走了,现在正在一个偏僻县城进行扶贫,而吴成章从省委会后,直接来到云泽,代替了前市长的位置。
  因为是组织任命,不能推脱,吴成章只能捏着鼻子来到了这个全省最贫困的市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