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7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大,我也买了这药!”说着,小地主递给了方长一口袋,是全部剥出来的胶囊,全部在口袋里,足足有几十颗。
  方长拿在手里,点了点头,冲花蛇问道:“我很好奇,你的目标一直是柳冰,怎么今天变成贺佳了啊?”
  听到方长这么一问,花蛇刚才的嚣张一下子收敛了一些,死死地咬着嘴,怎么也不愿意开口。
  叼着烟,猛地吸了一口,那烟头从坚挺朝上之后,突然往下垂的时候,方长把一大口烟吸进了肺里,然后从牙缝当中慢慢地吐了出来,淡淡地起身从小地主的后腰上抽出把刀来,说道:“捆起来!”
  小地主跟打了鸡血似的,捡起绳子来三两下就把花蛇给五花大绑,只不过,他这一身的结打得……为毛跟蜘蛛网似的啊?

  小地主被方长一脸不解的样子看得有些脸皮子发烫,不好意思地说道:“艺术结、艺术结,管用就行了,别管样式!”
  花蛇哈哈狂笑,这一手捆绑结打得实在太专业了。
  正当花蛇笑得正欢的时候,方长脸色一变,一把掐住花蛇的下巴,刀刃直接插进他的牙缝当中猛地一撬,一颗一颗地往他的嘴里灌着那让男人威猛的药,直到把他的嘴线塞满之后,方长抽出刀来,往边上一扔,顺手捂住花蛇的嘴,另一手夹着眼,以手背揉了揉被薰得差点睁不开的眼睛。
  “你不说,我就一直喂你吃药,生病了嘛,就该吃药,吃到你正常肯说为止。”
  方长淡淡地说了一句之后,顺势放手,花蛇头顶地,撅着屁股,一阵猛咳,作呕地想把刚才吞进去的药给吞出来,吐了半天也一粒也没吐得出来。
  “再提醒你一下!”方长轻描淡写地说道:“贺佳年!”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花蛇全身一震,他怎么会知道贺佳年的,花蛇的眼珠子左右打转,心中惊骇交加,正当他犹豫的时候,方长叹道:“算了,你不用说了!”
  说着,捡起刀来,掐着他的嘴再次准备填鸭。
  猛药当饭吃,这特么会死的啊,花蛇早就感觉快硬断了,看到方长一动手,全身一个激灵,大叫道:“大哥,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方长顿了顿,蹲在他的身边道:“捡要紧的说,我不想听废话。”
  花蛇一个劲地猛点头道:“知道知道,大哥,我不敢废话,是贺少……是贺佳年让我强女干贺佳的。”
  方长终于从花蛇的嘴里得到了证实。证实他并没有猜错,贺佳年这是不打算让贺佳翻身了,所以才想到这种毒计。
  于是,方长耐着性子看着花蛇道:“你是怎么跟上贺佳的?”

  “我去鸿运的时候,她就坐在门口,她叫了车,我看到她的单子,就知道她去乔山镇了,所以我就直接去乔山镇堵她了。”
  方长听后,点点头道:“你应该知道强女干判得很重吧?”
  “贺佳年告诉我,他妈会保我没事,谁敢问我的罪,他妈就查谁,所以这顶多是被迫发生关系,赔几万块钱就可以私了。”花蛇得意地说道:“如果她家不私了,贺佳年说可以让她父母都丢了工作,然后断了他们家的生计,所以他们只得接受庭外和解这一条路!”
  方长笑了,一边笑一边点头,可以,可以,这一家子真是够厉害的啊!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方长说道:“贺佳年遇上你这么个坑货,注定他们全家都是要跟着倒霉的,你压根就没想让贺佳活着离开这里。”
  小地主看了方长一眼,双目凶光大作,叫道:“老大,问完没有啊,我可以把他宰了吗?”
  “不要,不要,杀人是犯法的,你们不能这样!”

  方长冲小地主点点头道:“他说得不错,杀人是犯法的,我们不能做犯法的事,先喂他把药吃了,留一半,给另外一个人留着。”
  小地主点了点头,学着方长的样子,拿着刀顺势撬了花蛇的嘴,只听花蛇含糊不清地大叫道:“你们不讲信用,不是说好我交待了,就,噗……呕……”
  夜深了,深到连夜生活都已经结束!
  贺佳年被几个江湖上的朋友给扶到小区外,顺手敲开了保安室的窗户。
  有人大叫道:“这是贺局长家的公子,好生照顾着,关到家门口去,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杀你全家。”
  保安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但是一听到贺局长家的公子,不敢有半点待慢。赶紧扶着贺佳年往他家走去。

  而贺佳年的几个小弟扭头站在马路边吆喝道:“走吧,咱哥儿几个找个地方洗个澡,让妹子给好好拿捏拿捏!”
  “好啊,油渣哥,谢谢油渣哥!”
  油渣拍了拍身边的小弟道:“谢我干什么啊,这都贺大少大方,今天贺大少心情好,吃喝玩乐他全包,今晚哥几个可劲地玩,能玩几个就玩几个。”
  “好!”
  一群人在马路边上兴奋地大叫了起来,有的人已经在打算着一会儿叫几个了。
  他们刚想拦车,就来了一排的出租车,把他们给拉着就往南郊走。
  油渣虽然喝得多,不过脑子还算清醒,这特么不是去洗澡按摩吗,怎么四周黑灯瞎火的?
  “喂喂,你特么把车往哪儿开啊?”
  开车的朱集看了看油渣,笑道:“哥,这两天严打,你说那儿都关门了,我带你去个隐蔽的地方,所有极品货色都到那儿去了,地方虽然偏了一点,不过服务真不错。”
  “哟,老司机啊?”
  朱集嘿嘿一笑道:“肯定老司机啊,不然的话不会这么晚还出来晃,老板打了招呼,让我们出来捡客,知道客人找不到地方心里急,所以才安排我们这些摆渡人出来给你们指路,拉一个过去,有二十块的提成呢。”
  油渣一听,哈哈大笑道:“兄弟可以,别说二十块,你把我拉过去,我直接给你两百块。”
  “谢谢,谢谢老板大方!”
  朱集一副捡便宜的感恩样令油渣很是满足啊。

  才闭上眼,没有一会儿工夫,朱集就在旁边叫道:“大哥,到了!”
  “啊?啊?到啦?”油渣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带着七八个弟兄在黑灯瞎火的农家院子里跟着朱集他们往屋子里走。
  等到所有人埋头进去一看,第一时间就想往后退。
  门一关,刚才还客客气的朱集亮出手里的刀来,笑道:“大哥,就是这里了,希望你们这一趟玩得高兴。”
  “玩尼玛,你谁啊,划下道来,知不知道我谁啊,弄死你!”

  话音刚落,小地主冲上去就是一大嘴巴抽在油渣的脸上,叫道:“你特么还嘴硬,草你玛的,来来来,见见你的好兄弟。”
  小地主一把将油渣拎起来扔在那被绑得跟大匣蟹一样的花蛇身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