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9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凯特,如果有困难打我电话。”理查德用力拥抱了一下可怜的寡妇,回到了路边一辆加长卡迪拉克车里,车里已经坐了一个穿考究西装的男人,手里端着一杯热咖啡,腰间隐约可见fbi的徽章。
  “搞定了,她什么也不知道。”索普坐进车里,面无表情的说。
  “那就好,索普先生,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愿意随时为您效劳,咖啡里要加奶么?”fbi很客气的问道。

  “不加奶,不加糖,谢谢。”索普先生冷峻的说道,显然不想和他攀谈。
  数小时后,索普乘坐英国航空公司的波音747从新泽西的newark机场起飞,目的地是英国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当然坐的是头等舱。
  索普先生前来伦敦,是要会晤一位流亡政治家,正在动荡中的西非小国西萨达摩亚的王储博比殿下,王储和他的管家、佣人、保镖、厨师住在伦敦东区的一所房子里,从选址上就能看出,这位王储已经山穷水尽。
  会晤在一家高级酒店进行,索普先生包下了整个餐厅,点了昂贵的鱼子酱和香槟酒,博比殿下比照片中显得要苍老一些,穿着三件套的英式花呢西装,手里拿着一份泰晤士报,出于某种原因,人们总是会认为拿着这种报纸是绅士的象征,但是王储身边站着的小跟班却暴露了他非洲酋长的真实身份。
  “没想到这位酋长还有这种趣味。”索普望着眉清目秀的黑人小孩不无恶意的联想着,但脸上却是热情洋溢的笑容,他伸手和王储握手,说:“伦敦的天气真是糟糕透顶,真不知道殿下以前留学的时候就怎样度过的。”
  “习惯就好了。”博比殿下矜持的和他握了握手,胸脯挺得很高,一派老英伦风度。
  一番寒暄之后,宾主落座,侍者用白餐巾托着酒瓶过来,请索普先生鉴定了一下才开始斟酒,当博比殿下看到酒瓶子标签的时候,眉毛不经意的扬了一下,这瓶酒起码要卖到一万美元,看到这位索普先生确实财大气粗。

  “是这样的,博比殿下,我的雇主注意到您的国家正在被一个**者所统治,自由和**遭到了践踏,作为有良知的商人,我们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形发生,所以,我的雇主想帮助您恢复合法的统治。”
  索普先生开门见山,博比殿下心中大喜,但脸上并未表现出来,他只是淡淡的说:“那么索普先生,您代表谁的利益呢?”
  “这个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合作,在您登基后,我希望能获得重建国家的承包合同,当然,或许附加一些诸如种植业和矿业方面的特许权,如果您感兴趣的话,我们不妨仔细谈谈。”
  博比殿下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是一点也不傻,他当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对方要的恐怕不止一点特权而已,说实话他已经心动了,因为来伦敦之后,博比殿下吃了不少闭门羹,那些政治家对西非发生的事情根本不感兴趣,说两句冠冕堂皇的客气话就把他打发走了,连一个先令都没捞到。
  越是心动,越是不能表现出来,博比殿下捋了捋雪白的餐巾,侃侃而谈道:“联合国安理会不久就会提出一项动议,制裁叛军领袖库巴,非盟也会召开会议,派出维持和平部队,而且我的军队已经多次击败叛军,要不了多久就会攻克圣胡安了。”
  索普先生冷笑一声,用餐巾擦擦嘴说:“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什么时候有效过?这个西非小国没有石油,没有黄金,有的只是饥饿和贫困,美国人不会插手,其他国家也没有兴趣过问,至于您的部队,您是指那些拿着长矛和弓箭的冷兵器军队么?我不认为他们能打得过库巴的陆军。”
  博比殿下的脸色微变,对方毫不客气的指出这些事实所在,让他有些尴尬,毕竟当众抽打一位王子的脸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索普先生显然并不打算给王子留什么面子,他继续说:“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会每月支付五万英镑供您在伦敦花销,然后提供一个可行的方案帮您复国,精锐的雇佣军、现金的武器,包括战斗机和坦克,充足的军费,直到库巴被赶走为止,如果您同意我们现在就签协议,如果您不同意,我想会有人同意的。”

  博比殿下当然知道,这个面目丑恶的索普先生指的人是库巴,对方有二选一的权利,但是自己却只有一个选择。
  “那么,我想先看看计划书。”博比殿下终于屈服了。
  一个小时后,博比殿下在索普提供的备忘录上签了字,回去的时候,他很恼火的将小阿瑟暴打了一顿,这个可怜的佣人成了他的出气筒,自从来伦敦之后,已经挨了无数殴打。
  而索普先生则赶到了几个街区外的另一处五星级酒店,拜会了两位来自非洲的客人,他们分别是西萨达摩亚共和国的外交部长和陆军参谋长,外交部长穿着燕尾服和硬领衬衣,参谋长穿着土黄色的军装,胸前是金色的绶带和一大排不明所以的勋章,在索普看来,这俩人和马戏团的大猩猩基本没有什么区别。
  会谈很简单,索普要求购买圣胡安附近的一块地皮永久的产权,外交部长打着官腔说:“购买土地的话,您应该去找土地所有人洽谈,而不是找我。”
  索普说:“这块土地的所有者已经将其卖给一个亚洲人了,而这个人可能已经消失了,所以我希望归国政府能出面把无主的土地出售,当然,价格好商量。”
  外交部长和参谋长对视了一下,拿腔作调的说道:“西萨达摩亚的国土是属于人民的,政府不能干涉土地自由交易。”
  索普懒得和这些家伙废话,直接从皮包里拿出两个牛皮纸信封推过去,两人打开一看,里面是厚厚的欧元现钞,票面很大,起码有一万块。

  “但是无主的土地,政府是有权收回转为他用的。”外交部长当即改口道,这帮小丑一般的黑人,就连伦敦老牌的政治家都不如他们无耻。
  搞定了两头,索普终于松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打了个电话回澳洲,轻松地说:“老板,两边都安排好了。无论哪一方变卦,我们都有胜算。”
  “很高,理查德你干的不赖,勘探队已经抵达x点了,但是据他们说在那里竟然还有一支中国人的勘探队,你了解一下情况,把他们赶走。”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粗犷有力,极富权威感。
  “好的,爵士,我马上去办。”

  理查德.索普打了一通电话给他的朋友们,五个小时后,一张传真照片放到了索普的桌子上,照片里是一艘破旧的轮船,船头上刷着****字“长乐”,下面有船只的档案和一张中国江东省地矿五队的网页打印件。
  “狡猾的中国人,居然走在我前面了。”索普拿起了电话说:“帮我订一张去也门的机票。”
  理查德.索普风尘仆仆从阴冷的伦敦飞往火热的红海之滨也门共和国之际,遥远的东方终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
  除夕,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笼罩了江北市,将整座城市塑造成银装素裹的冰雪江城,今年冬天特别冷,江面上结了厚厚一层冰,调皮的孩子在上面奔跑玩耍着,冻得发红的小脸上尽是兴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