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9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别有意味的看着刘子光,让刘子光很是发毛,拿起机票说:“快过年了,我先回去,有事电话联系吧。”
  “我刚才说的事情,你考虑一下。”赵辉在身后说道。
  搭乘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波音747飞往首都机场,然后从首都机场转机飞往江北市,年二十九傍晚,刘子光终于回到了家,掏出钥匙打开门,却看到家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刘子光着了慌,赶紧给老妈打电话,老妈说:“我和你爸在厂里彩排节目呢,你这孩子,大过年的也不回家过,这回也知道家里没人的滋味了吧,等着吧,九点钟回家。”
  家里连口热饭都没有,刘子光在屋里走了几圈,开始给方霏打电话,哪知道方霏已经在三天前去省城了,因为她外公的病情有恶化,这个年怕是要在省城过了。
  电话里方霏的声音毫无异状,根本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刘子光松了口气,安慰了几句挂了电话又开始拨打李纨的手机,哪知道却被转到了秘书台,再打家里,竟然没人接。

  “铃铃铃”家里的电话响了,居然是卫子芊打来的。
  “刘总,这几天联系不到你,有些情况需要汇报,长乐轮在南海因故障抛锚,急需补充淡水、燃油和汽轮机部件,我已经联系了有关部门,但是春节期间海事救援部门的效率不高,还是我们自己积极展开自救比较稳妥,另一件事是李总带着孩子回首都过年了,如果你联系不到她,就不要再打电话了。”
  卫子芊的语调总是那样的平静柔和,不紧不慢,不掺杂任何感情~色彩,但是这回刘子光却从中听出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他赶紧问道:“李总说什么了?”
  “如果刘总的意思是李总有没有提到您的话,那就什么也没有,李总选择在首都过年是有原因的,集团公司ipo的事情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农历新年是和证监会的相关负责领导沟通感情的好机会,所以……”
  “好了,别说那个了,你现在马上到我这里来,商讨一下怎么营救咱们的船员。”
  放下电话,刘子光又开始在屋里踱步,思前想后感慨万千,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是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而一个失败的男人背后总是站着一群女人,体制内的官员因为作风问题被人举报而落马的例子数不胜数,即便是不用担心法律问题和金钱问题的体制外老板们,也总是因为难以理顺的后宫而牵扯大量精力,自己现在还没怎么着呢就已经焦头烂额了,看来要拿出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才行。

  半小时后,卫子芊赶到,随身带了满满一皮包的资料,两人就在客厅茶几上摊开海图和长乐轮的结构图分析起来。
  “目前长乐轮在这个方位,主机坏了需要更换零件,但是春节期间想调动轮船和直升机都相当困难,有钱都找不到愿意去的人。”卫子芊说。
  “长乐轮有没有危险?”刘子光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目前没有,但是船只没有动力,万一海况发生变化就不好说了,而且按照原来的计划,船员们要在马六甲靠岸过年的,现在全泡汤了,说来全怪我,如果不是我坚持买旧船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卫子芊大包大揽,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却更让刘子光觉得她是个负责任的好下属。
  “好吧,这件事我来安排。”刘子光拿出手机拨通了赵辉的号码。
  “老赵,想合作的话就拿出实力来让我看看吧,如果长乐轮的船员们能在新加坡过年,我就答应你。”刘子光说完就挂了电话,和聪明人说话不用多说,赵辉肯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对了子芊,我的海事电话坏了,帮我再买一个,还用原来的号码。”刘子光说。

  “坏了?”卫子芊奇怪的瞄了刘子光一眼,那种海事电话可是能承受极端环境的,不管是高温还是低温或者暴力摔打都不会坏,怎么到刘子光手里就坏了呢。
  刘子光当然不会告诉她,海事卫星电话毁于一场爆炸,虽然卫子芊总是那么的镇定自若,但是如果她知道自己消失的时候总是在干一些杀人放火的勾当,恐怕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事情解决了,刘子光送卫子芊下楼,随口问道:“明天怎么过?”
  “我妈要和厂里的鳏寡孤独一起吃团圆饭。”

  “那你呢?”
  “和以前一样,自己在家过。”卫子芊说。
  刘子光接不下去了,卫子芊拉开车门回头问道:“还有什么要安排的?”
  “没什么……新年好。”刘子光搓着手说,远处零星爆竹声响起,除夕前夜,年的味道已经很浓了。
  凌晨五点钟,刘子光接到了陈金林的电话,从呼呼作响的海风可以得知是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在船上打的,陈金林兴奋地说:“老刘你行啊,南海舰队你都调遣的动,海军派直升机送来了急需的零件,我的船又能开动了,顺风的话今晚就能在新加坡靠岸。”

  “小事一桩,老陈你辛苦了,替我向兄弟们拜年啊。”放下电话,刘子光开始认真考虑和赵辉合作的事情来。
  古老的东方沉浸在节日的喧嚣中之时,遥远的美国新泽西州一个小镇上,风尘仆仆的理查德.索普敲开了一栋房子的门。
  开门的女人四十岁左右,一头金发风韵犹存,只是面色略有憔悴,她身旁还有一条小猎犬在拼命摇着尾巴。
  “凯特,马丁的事情我很难过。”索普放下皮箱,很真诚的安慰着未亡人。
  “理查德,谢谢你。”凯特和索普拥抱了一下,将其请进房间,客厅里摆着几口皮箱,房子也打理的差不多的了。
  “凯特,你这是准备?”索普惊奇道。
  “对不起理查德,煤气停了,不能给你煮咖啡了,我在纽约找了份律师助理的职务,马上就要搬家了,等孩子们从学校回来就走。”凯特摊开双臂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说。
  “马丁死了,什么也没留下,孩子们喜欢这里,不喜欢纽约,但我也没办法,你知道……”凯特眼睛红了,泣不成声,索普走过去将可怜的凯特拥进怀里安慰道:“没关系的,老马丁生前帮我做了个报告,赚了些钱,这是支票。”
  说着拿出一张一万美元的转账支票递给凯特。
  “理查德,我不能要你的钱。”凯特推辞道。
  “凯特,我已经说了,这是马丁应得的钱,对了,凶手抓到没有?”索普很关切的问道。
  “只是普通的抢劫案而已,地铁丨警丨察局每个月都要接手几十起这种案件,fbi也来了,问了一些奇怪的问题,还查封了马丁的银行账户,我想大概是因为马丁在网上赌博的事情吧。”凯特悲伤地摇摇头,似乎想把痛苦回忆甩掉一样。
  “一切都会好的,凯特,如果你和孩子们乐意的话,随时欢迎你们来澳洲,时候不早了,我还要赶下一班飞机去伦敦,这该死的天气,真希望伦敦没下雪。”
  索普先生适时的告辞了,凯特送他到门口说:“理查德,很抱歉连杯咖啡都没让你喝……我和孩子们,还有马丁,真的很感激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