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2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乡下艺人,在这个年代,表演半夜节目,也挣不到几个钱,村民都舍不得给钱,一般都是从家里舀两碗粮食给他们,有的给玉米,有的给小麦,不一而足。
  而这些卖艺的,也都随身带着布袋,你给什么他们要什么,也不强求,但一个村子走过来,差不多也挣了好袋粮食,算是不少了。
  此时街面正有一辆马车在沿街奔走,车装着几个箱子,箱子站着一个孩子,孩子正拿着小锤子狠命的敲着铜锣,铜锣声咣咣作响,顺着关帝庙村的东西大街一溜敲,来来回回敲了几遍,最后停在了关帝庙小学门口前的小广场。
  关晓军看了几眼,知道这是表演武术杂技的艺人,此时敲锣开道,是为了聚拢更多的观众,真要是表演节目,要到了晚了。

  因为只有到了晚,村民才有闲暇时间看他们表演,而且晚灯火昏暗,也利于他们玩一些手法的猫腻。
  关晓军不再多看,回家后,直接去找关自在。
  他这段时间跟随关自在学武学种花,被关自在催的很紧,对他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好像是要看看关晓军的潜力有多大一般。
  到了关自在院子里,老头正在修剪花枝,见到关晓军回来,笑道:“好小子,今天逃课了?怎么来这么早?”
  关晓军笑嘻嘻道:“村里这不是有打把势卖艺的吗,宏叶姑奶奶的直接让我们下课看热闹呢。”
  关自在笑骂道:“宏叶这孩子瞎胡闹,打把势卖艺有什么好看的?这些乡下卖艺的人可能会有点功夫,但真正的高人基本不会有,而且你要注意,看看他们有没有带孩子,如果带孩子的话,十有八九是买来的孩子。”

  他说到这里,想了想,对关晓军道:“如果他们真带有孩子的话,你给你爷爷宏达说一下,说我说的,让他多注意,实在不行盘问一下,最好提前给派出所说一声。”
  “噹噹噹!”
  在两个汽灯的照耀下,一名孩童拿着铜锣关帝庙小学前的小广场转着圈敲,很快将吃过晚饭的村民给吸引了过来,老人拿着马扎,妇女抱着小孩,老爷们叼着烟,一个个都向小广场围拢了过去。
  一名穿着宽松灯笼裤的平头青年在铜锣声向周围村民抱拳拱手,做了个四方揖,抬着嗓子喊道:“各位老少爷们,我们兄弟几个从小家贫,家里又遭了蝗灾颗粒无收,好在跟老师学过几次庄稼把式,为了挣口饭吃,不得已,只好走街串巷,献丑卖艺,今天在这撂地卖武,只是为了吃口饱饭。无意冲撞村里的高人,我们兄弟几个先给你们鞠躬了!”
  这是走江湖卖艺必须要提前说的几句话,这个年头,打把势卖艺也有一定风险,说不定哪个村子有习武练拳的人,要是场面话说不好,容易得罪人,挣不到钱还好说,甚至还要挨打。
  因此但凡走江湖的,在开始卖艺之前,必须要说几句软话行话客套话,也跟拜码头的意思差不多,只求没有人对他们为难。
  场的青年说话的时候,关晓军也扎进了人群之,向场的几个人看去。
  现场表演的有五个人,四男一女,四个男的还有一个小孩,也是正在敲锣的男孩。

  目测这男孩也十来岁的样子,身穿着宽大的破旧衣服,拿着铜锣转着圈敲,很快清空了一个场地。
  剩下的几个人都坐在场子附近一辆马车静静的看着场子里的青年说话,唯一的一个女子,从马车里拿出一个牛皮小鼓摆在了面前,随后将目光投向了场的青年。
  青年男子说完话后,摆了摆手,敲铜锣的小孩子停止了敲锣,随后鼓声响了起来,坐在马车的青年女子拿着鼓槌轻快的敲击小鼓,在鼓点声,场的青年将一条腿缓缓抬起,渐渐成了一个竖起来的一字马。
  赞叹声从人群传来,在这个时候的老百姓看来,能将腿拉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很少见的了。
  其实这一字马,在后世几乎随处可见,,电视,甚至自己若是有兴趣也能练成,但此时的老百姓见识极少,看到场青年的这个造型,觉得很新了。
  看着场小青年的一字马,关晓军撇了撇嘴,他现在在关自在的教导下,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便已经将自身的柔韧性打开了,这个一字马他也会,并不觉得稀罕。

  场青年接连几个大架子拉开之后,紧了紧裤腰带,一伸手接过马车男子扔过来的一柄挂着红布的单刀,“各位老少爷们,大家都后退几步,我给大家表演一套刀法,刀剑无眼,别不小心伤了您,那我的罪过可大了……”
  别看关晓军这段时间只是跟随关自在学了几个月功夫,但他的眼界已经与以往不太一样,又加前世见过很多次体校的武术表演,眼前这名男子虽然一把红布大刀耍的风声呼呼,但在关晓军眼里其实不过如此,他看了几眼不再观看,将眼睛瞄向回到马车的男孩子。
  那个男孩子蹲在马车犹如一个瘦小的猴子,与车三个健硕的成年人成了鲜明的对,连马车那个唯一的青年女子,长得也是身材极为丰腴,与如今普遍削瘦的乡民大不相同。
  马车两男一女不知在说什么笑话,说了几句,都低头小声的笑了起来,唯一的女子看了车的男孩一眼,似乎嫌他碍事,猛然抬腿,将车的男孩从马车踹飞。

  这车女子看着一脸和气笑意盈盈,但这一脚踹的却是极为狠毒,一下子把这小男孩踹出几米远,在空划着弧形落到了地。
  这个小男孩摔在地之后,滚了几滚,坐在地张嘴要哭,还在马车的女子眼睛瞪大,狠狠瞪了小男孩一眼,即便是在夜间不怎么明亮的灯光下,即便是距离有好几米的距离,关晓军也能感受到这个女子眼神的阴狠之色。
  坐在地的男孩看到女子的眼神后,身子一哆嗦,本来要哭出来的声音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打了一个极其响亮的嗝,双眼茫然的在四周看了看,从地缓缓爬起,一滴滴眼泪从他眼眶急速滴落。
  看着小孩子一瘸一拐的站起身子向马车走去,而车的男女依旧谈笑风生,对此毫不在乎,似刚才女子踢踹小男孩的情形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完全值不得大惊小怪。
  关晓军勃然大怒!
  如果这孩子是自己的,或者跟自己沾亲带故,谁舍得这么欺负孩子?
  只有这孩子与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且父母亲人并不知道这孩子跟随他们学艺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对这样的孩子随意欺辱!
  关自在之前说的没错,但凡打把势卖艺的人,只要带着小孩的,没有几个好货色!
  关晓军在观察现场的时候,关自在与关宏达父子也都在现场观察,在看到女子踹飞孩子的情形后,关宏达父子与关自在对视了几眼,正抽着旱烟的关自在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很不对劲儿!这孩子十有八九是拐来的!”
  关云山道:“要不要把他们抓起来?”
  他最见不得这样的腌臜事情,依照他的脾气,先把这几个卖艺的人抓起来打一顿再说。
  关宏达道:“急什么?先看看再说!”
  现场一片乱哄哄的,他们三人低声交谈,根本无人注意。

  场青年表演过单刀之后,马车的男女懒洋洋的走到场,在为首青年的安排下,一个个亮起了自己的绝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