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7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佳听得全身一震,目光一慌,再也没有刚才天不怕地不怕的底气,这时的她感觉自己就是全世界最不值得一提的可怜虫,她又怎么可能斗得过权大势大的贺家呢?
  想到这里,贺佳的眼泪更是决堤一般往外滚,哭得死去活来的,六神无主的样子实在太惹人心疼了。
  “对,哭吧,用力哭,哭完了还要生活,日子也得继续过,等本少爷上了大学,会拿一笔钱,补尝你这失去的一年青春,十万……不,二十万,就这么决定了,我拿我的人格保证!”
  “呸!”
  一泡口水啐在贺佳年的脸上,贺佳撕心裂肺地喊道:“贺佳年,就你这样的人渣,走到哪儿都是人渣,你以为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你们家的钱有几个是干净的?能教育出像你这样败类,你父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告诉你,你不会得逞的,你们全家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特么……”

  “来,打死我!”贺佳脖子一硬把自己的脸直接喂在了贺佳年高高扬下的巴掌下,大声叫道:“你今天不打死我,你就是狗娘养的。”
  贺佳年高高扬起的手掌最终没有落下,看着贺佳怒火冲天的离开,他顺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冷笑道:“既然二十万买不了你的闭嘴,我特么可以用二十万买你一辈子。”
  想到这里,贺佳年冲身边的混混招了招手道:“你那个开网约车的变态朋友呢,叫他过来,就说我贺少有一笔生意让他接,看他敢不敢接。”
  “嘿,好的,贺少,我马上叫那家伙过来,只要有钱有女人,没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说着,一个电话给他的朋友打了过去。
  出了包间的贺佳,哭得死去活来的,坐在酒楼的大门外石阶上,抱头大哭。

  她一次又一次地听着手机里的录音,虽然有了这东西,但是对讨回公道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一点信心跟把握都没有。
  她知道这一切几乎已经没有可能了,说不定还会害得自己的父母没有了工作,难道真的要闹到鱼死网破吗?
  就在贺佳一次次地思想斗争时,一辆索纳塔从面前开过,停在了酒楼侧面的停车场,司机走下车的时候,还冲贺佳吹口哨地喊道:“美女哭什么,要不要哥哥带你去开心一下啊?”
  贺佳这时才发现,不管自己再有修养再有素质,到了这种时候,根本忍不下来,抬头看了这人一眼,恶狠狠地叫道:“去找你妈开心一下吧!”

  这人的脸的一下子就黑了,狠狠地瞪了贺佳一眼,然后走进了酒楼当中。
  贺佳这才红着眼睛又把头埋在腿上,难过地看了手机一眼,这个时候柳冰在干什么,她一定是觉得自己怕了吧?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得打电话去恭喜一声。
  想到这儿,贺佳马上给柳冰打了个电话过去,关机的结果让她更难过了。
  贺佳没有地方可去了,她真的好像见一见柳冰,她只想见柳冰,想到这儿,她叫了一辆网约车,过了好一会儿,单子才被抢。
  就在贺佳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对面有人正静静地看着她。

  “她怎么来了?”
  小地主眼巴巴地看着贺佳坐在那里哭得死去活来的。
  朱集听到这话时,禁不住地问道:“你说谁啊?”
  “呐,贺佳啊!”
  “啊?贺佳?”朱集顺着小地主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惊道:“这丫头怎么了,前几天还高高兴兴的,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你认识?”小地主满是惊讶地瞥了朱集一眼。

  朱集自豪地说道:“那肯定认识啊,学霸,跟柳冰丫头成绩不相上下。”
  小地主听得两眼一定,叫道:“你特么还认识学霸?我还以为你只认识花魁呢!”
  “地主哥在说自己吧?”
  “滚!”小地主啐了一口,看着那个伤心的丫头上了一辆车离开了鸿运,也没太在意,老老实实地蹲在这里,盯着那辆索纳塔!

  “吃果子吗?”
  朱集看了看蹲在街边无聊得抽烟的小地主问了一声。
  小地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姐夫在九里岗县吃香的喝辣的,老子却要在这里吃果子,什么世道啊,无奈之下,也只得点了点头。
  五分钟后,小地主从下朱集手里接过果子来,有点懵逼地说道:“我以为你的说的果子,是什么苹果、芒果之类的,再不济也是个火龙果,你特么给我个煎饼果子是几个意思啊?”
  朱集萌萌哒看了小地主一眼道:“饭点儿,不吃煎饼果子吃啥,地主哥,趁热吃,不然一会儿那狗曰的又开车走了。”
  “趁热!”小地主白了下山豹一眼,然后咬了一大口,别说,味道还真不错。
  又吸了一口烟,一边嚼着满是焦油味的煎饼果子一边吐着烟喃喃道:“狗曰的开网约车都在鸿运消费了,我小地主却只能蹲街边?这王八蛋别特么落我手里,你看我不弄死他!”
  朱集也是一脸疑惑,说道:“地主哥,老大一向吩咐我做事,我都不会问为什么,一般都会有惊喜,可是这一次,我真的很好奇,这狗比是个强女干犯啊,跟着他能有什么惊喜?”

  “被他强女干屁股,惊不惊喜?”
  朱集听得屁股一紧,黑着脸道:“地主哥别闹,你也不嫌恶心啊?”
  小地主不嫌恶心,他也想知道方长这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现在大小工程这么多都堆着了,怎么还把这工夫花在一个强女干犯身上,这不是有病吗?
  以贺佳年的身份,许多话根本不用他亲自开口,就有人帮他把事情给办了。
  油渣本来是贺佳年的同学,打群架最后被开除了,后来一直在外混。有几次帮贺佳年收拾了几个在学校和他作对的同学之后,被他收成兄弟。
  所以这么多年油渣在外面一直混得不错,因为有贺佳年的经济支助,所以收了很我能打能玩的弟兄。
  开网约车这位算起来应该是油渣的一个老哥们儿,大他七八岁,外号花蛇。

  这个小包间里刚刚打扫出来,没急着上客,因为贺佳年把这个包间给要了过来要谈点事情。
  “花蛇,听说这一年时间一直在乔山镇转啊,怎么混得这么惨啊?”
  花蛇哼哼一笑道:“你晓得个几吧,什么叫混得惨,老子子拉一星期的客,至少能约三个妹子出来开房,如果这叫惨的话,我愿意这么一直惨下去!”
  “哈哈哈……”贺佳年当场大笑起来道:“兄弟,我果然没有找错人啊,就你了,有一笔生意交给你去做,不知道你敢不敢接啊!”
  “你是……”
  花蛇对贺佳年的身份十分的好奇,不禁问了一句。

  油渣微微一笑,伸手朝贺佳年自豪地介绍道:“花蛇,这位是市教育局局长家的少爷,贺佳年,认识认识,以后可以多多关照一下。”
  花蛇对什么教育局的不感兴趣,他一个大老粗,跟教育局八杆子打不着的,完全不想买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