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8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人懒得做,这家盒饭挺卫生的,我一直吃。”方副院长把盒饭收到冰箱里,说:“你们来了,我就不吃这个了,走,咱们下馆子去。”
  刚要出门,电话铃就响了,方副院长拿起电话说声喂,听筒里就是一阵暴风骤雨,隔得老远都能听到是方霏母亲的声音。
  “小霏和小霖刚回来,孩子想家了,你就让她在家过几天吧。”方副院长难得硬气一回,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撂了。
  省城,袁梓君放下传出忙音的电话,对阴沉着脸的母亲说:“她俩去江北了。”
  “我就知道,这两个丫头凑在一起就没好事,都是你的事,非要让小霏给小霖做什么心理辅导,结果辅导到江北去了,你还我女儿!”小舅妈大发雷霆,也不顾婆婆和大姑姐在场就骂起老公来。
  袁小军也不示弱,当即回嘴道:“都是你惯得,要星星不给月亮,学人家飙车!现在又离家出走,我看都是你教育的不好!”
  “回去一趟也没什么,她爸爸毕竟在那边,要不这样,过两天正好医疗系统有个会在江北开,我亲自去把小霖接回来。”袁梓君说。
  这下两口子才停止吵闹,悻悻的去了,小舅妈边走边说:“你说咱们女儿不会也看上那个姓刘的了吧?”
  “应该不会吧。”小舅舅倒吸一口凉气,站在原地想了想又说:“这事儿也不好说,要早点给她打预防针。”
  第二天,刘子光一上班就接到了李建国用海事卫星手机打来的电话,说是国内来的勘探队已经接到了,正在西萨达摩亚国内开展勘探工作呢,红星的小伙子们战术素养很高,完全可以放心,另外他又调了十五个黑人士兵保卫他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放下电话,刘子光打开电脑,仔细着律师事务所帮他翻译的合同文书,不出所料的是,伍德庄园真是个陷阱,种植园面积虽然面积很大,但其中不乏部落的保留地,这部分土地是无法种植经济作物的,而且合同标明,伍德庄园的新主人必须担负起偿还欠款和税务的责任,这笔钱恐怕是个天文数字,另外合同还注明,根据西萨达摩亚法律规定,土地弃荒三年,政府就有权收回。

  换句话说,如果伍德庄园下面没有高品位铁矿的话,这块土地不但一钱不值,还是个没人要的烫手山芋。
  与此同时,寒风凛冽的纽约街头,由于临近圣诞节,到处张灯结彩,马丁.马尔罗尼竖起大衣领子,盯着第五大道某家高级商场橱窗内的新款皮草大衣,心想也该给凯特买件礼物了,于是他毅然走了进去,让售货员将一件售价19999美元的貂皮大衣包了起来,刷卡付了帐,又写了张卡片放在盒子里,这才昂首阔步走出了商场。
  熙熙攘攘的地铁里,一如往昔般充满了醉汉和乞丐,马尔罗尼匆匆走过,却又在乞丐面前停了下来,拿出钱夹想找两枚25美分的硬币呢,忽然一个满身酒气的黑人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钱夹,马尔罗尼下意识的想去抢夺,黑人拔出手枪冲他的胸膛连开了三枪,眼瞅着马尔罗尼躺在血泊中抽搐不已,黑人骂了一声,又朝他脑袋开了一枪。
  地铁丨警丨察赶到的时候,马尔罗尼已经死亡了,腋下还夹着那个装着裘皮大衣的纸盒子,那是他给妻子最后的圣诞礼物。
  圣诞节前一天早上,韩光被推进了江北市立医院手术室,此前病人已经进行过三次手术,这次是最重要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手术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韩光的生命。
  手术室所在的楼层完全灭菌消毒,所有人不得进入,刑警队的同事们都在下一层等候着,这次主刀的医生是方副院长,他是国内脑外科专家,也是省城医科大的博士生导师,技术水平绝对一流。
  对于医院学的学生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所以方副院长把方霏袁霖姐妹俩都带了进去,一个旁观,一个做专门给自己擦汗的护士。
  作为韩光的老朋友,刘子光也在下面静候,让他惊讶的是,韩光的搭档胡蓉竟然没有来,于是他就问代表局领导前来慰问的苗可可:“胡蓉怎么没来?”
  “蓉蓉大概在忙别的事情,市局搞了个向新年献礼的工程,韩局长钦点她当了中队长呢。”苗可可不误羡慕的说。
  刘子光刚想问是什么中队,苗可可就指着走廊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一袭便装的胡蓉疾步走来,和同事们打声招呼,冲刘子光点点头,问道:“进去多大工夫了?”
  “十分钟了,蓉蓉你怎么来了,韩局长不是留你开会的么?”苗可可奇道。
  “我撂挑子不干了,爱找谁找谁去。”胡蓉满不在乎的说。

  “哎呀蓉蓉,你怎么这么任性,韩局长其实是为你好,不管怎么说也是个中队长,这就是资历啊。”苗可可把胡蓉拉到一边,苦口婆心的劝道。
  刘子光跟过去问道:“胡蓉,当官也不通知一声,你不够意思。”
  胡蓉没好气的说:“女子骑警中队的中队长,每天骑着马挎着刀在街上溜达,我是刑警好不好,去当花瓶给大家看,我才不干。”
  刘子光眼一亮:“女子骑警,是不是穿紧身马裤高筒马靴的那种。”

  “嗯,上衣也是订做的紧身服,哎呀,刘子光你思想真龌龊。”胡蓉背过身去,又对苗可可说:“我把证件和枪都交了,不让我干刑警,那我就请长假,看谁撑到最后。”
  一堆人在手术室楼下一直等到下午,原本预计六小时结束的手术又延长了,慢慢的天黑了下去,街上张灯结彩,盛装的年轻人们欢笑着,喧闹着,一派节日气象,平安夜来临了。
  医院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了一支蜡烛,孤单的烛光在风中摇曳,渐渐地,更多的蜡烛点燃了,一群人聚集在楼下,默默地为手术中的战友祈祷着。
  接近午夜时分,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先送下来的不是病人而是医生,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脑部手术,让主刀的方副院长虚脱了,一堆人围上来问长问短,方副院长只是伸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就被人抬下去了。
  大家低低的一阵欢呼,都想上去看看韩光,却被告知,病人转入icu监护室,而且目前还在昏迷中,暂不能会客,请大家谅解。
  众人感谢了医生和护士们,相约去酒吧喝酒庆祝韩大队手术成功,一帮人说说笑笑向医院门口走去,胡蓉却磨磨蹭蹭留在最后,瞅着坐在那里不动窝的刘子光。
  方霏和袁霖换了衣服出来,刘子光迎着去问道:“怎么样,累吧?”
  方霏说:“还好了,我只是打点杂什么的,重要工作都是别人做的。”
  袁霖说:“姐夫你偏心,就知道疼姐姐,不疼我。”
  两个小丫头叽叽喳喳闹成一团,胡蓉在远处看了不禁黯然神伤,悄然离去了。
  昏迷了三个月的韩光终于在苏醒了,但是眼神明显没有以前那样犀利了,而是木然呆滞,反应迟钝,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如果一醒来就恢复如常那才叫奇怪,韩光的脑部受到损伤,需要一段时间的锻炼和学习才会逐渐恢复,能不能达到原来的水平,就要看个人努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