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8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校拿起军帽扣在头上说:“人在哪里,你没动粗吧。”
  “还没动手他就怂了。”
  “那就好。”
  那好什么?小上尉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还是一溜小跑跟在了副处长背后。
  来到值班室,中校将卫兵赶走,推门进屋,爽朗的大笑道:“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同志,有没有受委屈?”
  刘子光和中校握了握手说:“没事,小误会很正常。”
  中校摆摆手,让小上尉把刘子光的军官证拿过来,还给对方说:“不好意思了,要不要派车送你回去?”
  刘子光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好了。”
  “好吧,我送你。”中校亲自将刘子光送到侧门口,笑眯眯的挥手告别,一回头,正看到小上尉匪夷所思的脸。
  “张副处长,他……”
  “哦,他是军械处新来的助理员,同事不认识他也很正常。”张副处长淡淡的说。
  “那他还说自己是什么公司的……”小上尉挠挠头,还是不理解。
  “保密条例怎么学的,不该问的不问,你吃顶了吧你!”张副处长脸色一变,破口大骂起来。

  小上尉诺诺连声,终于明白了一点,这人根本不是什么军械处助理员,而是属于另一个自己接触不到的神秘层面。
  省委家属大院,袁家小楼上,方霏袁霖姐妹俩盘腿坐在床上,一堆零食摆在面前,一边嘎巴嘎巴吃着薯片,一边做着心理辅导。
  “姐,你说那些都是真的么,他真的杀过那么多人?”袁霖问道,她头上还缠着绷带,一副伤员模样。
  “当然了,有没有百人斩不知道,起码七八十个跑不了,你是没见那场面,几千人在一起混战,满地都是血和断胳膊断腿,吓死人了。”方霏抓了一把零食塞进嘴里,兴致勃勃的说道。
  “姐夫好厉害啊,对了,那个麦嘉轩是怎么死的?”

  “他啊,吓得尿裤子了,跑都跑不动,被暴徒乱刀砍死的。”
  “嘢!好棒。”袁霖一挥拳头,兴奋地说:“我就知道,恶人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江医大谁不知道麦大少啊,有个大一的女生被他骗了,怀了孩子去找他,结果不明不白就从楼上掉下去摔死了,到现在案子还悬着呢,说是自杀,其实我们都知道,是他害死的。”
  方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真的啊,这么可怕。”
  “当然是真的,就是为了避风头,麦嘉轩家里才送他出国镀金的,听说回来之后的职务都安排好了,好像是团委书记什么的,直接就是正处级啊。人家爸爸厉害啊,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还是没放过他。”袁霖吃着薯片,满不在乎的说着。
  “怪不得,我们医疗队的谷队长回来之后就被隔离审查,听说上面要处分她呢,原来是麦嘉轩家里在捣鬼啊。”方霏恍然大悟。

  “可不是么,你知道麦嘉轩的爸爸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袁霖附耳说了个名字,方霏却摇摇头说:“不知道。”
  “哎呀你出国太久,都快变成非洲原始人了,算了不和你说这个了,再说说咱姐夫。”
  “他有什么好说的,小霖,你是不是看上姐夫了?看上直说哦,我会考虑让贤的。”
  “姐,你可不许骗人哦。”
  说着两人笑成一团。
  笑完了之后,袁霖才说:“我听大姑和奶奶商议你的事情,说要给你介绍个省委组织部的年轻人,门当户对的那种,最好家就在本院的,你的工作大姑也帮你安排好了,直接进省城卫生局负责团委工作,一边上学一边进修,将来接她的班。”
  方霏说:“我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做,总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哼,我才不会束手待毙呢。”
  “姐,你不会想偷跑吧。”袁霖眨着眼睛问道。
  “什么偷跑不偷跑的,我回江北看爸爸去,他们还能拦着?”
  “哼哼,实话告诉你,大姑已经发话了,决不许你回江北,奶奶每天在家守着你,还有张阿姨,只有你有风吹草动就马上通知我爸爸。”
  “也包括你对吧?”
  “嘻嘻,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姐,我和你是一边的,你看,我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说着袁霖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旅行包,得意洋洋的说:“我决定了,咱俩一块翘家。”

  说走就走,两人故意把门打开一条缝,开了电视机把音量调到楼下正好能听见的程度,然后打开窗户沿着排水槽爬了下去,背起旅行包,一溜烟的跑了。
  出了省委大院,方霏立刻给刘子光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不出十分钟,刘子光就开车来到了,看到他的车出现,方霏才从巷口里出来,神神秘秘的说:“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肯定猜不出是谁。”
  说着招招手道:“小霖,出来。”
  然后刘子光就看到昨晚的摩托车手蹦蹦跳跳的出来了,不同的是昨晚她穿的是紧身黑色赛车服和长筒靴,今天穿的却是粉色的小洋装,头上戴着毛线帽子,脚下一双雪地靴,看起来可爱又乖巧,哪还有半点午夜飞车女的风姿。
  “原来喜羊羊是你妹妹啊。”刘子光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摩托车是从省委大院附近跟上自己的,而且敢公然在省城开这种大排量摩托车的肯定是家里有点地位的孩子,再加上袁家人反应如此之快,一大早就找到宾馆来,所以这少女应该是小舅舅的女儿。
  “你编的名字还真靠谱,我91年生,属羊的,小名就叫羊羊。”袁霖笑眯眯的说。
  两个女孩爬上了汽车,并排坐在后面,袁霖说:“姐夫,昨晚你经受住了我的考验,现在已经可以正式成为我的姐夫了。”
  方霏一愣,随即明白过了,嘴上不说,手下却毫不客气,在妹妹腰上狠狠拧了一把,岔开话题说:“我妈说你被纠察抓了,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误会而已,我是正儿八经的真军人。”
  “你什么时候入伍的?”
  “说来话长,回头慢慢和你聊,你们大包袱小行李的,准备去哪儿?”刘子光问道。
  “去江北。”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傍晚七点钟,刘子光驱车来到了位于江北市某小区的方霏家楼下,一年多没回来了,方霏趴在车窗边看着熟悉的花坛,熟悉的路灯,熟悉的楼宇,自家楼上居然亮着灯,看来爸爸在家。
  车刚停稳方霏就跳下去直奔楼上,刘子光和袁霖提着行李在后面跟着,来到家门口砰砰的敲门,不大工夫方副院长过来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自己的女儿,顿时惊喜道:“小霏,你来了!”
  “爸爸。”方霏扑上去搂住了方副院长的脖子,亲昵的喊道,虽然父女俩前几天在首都见过面,但只有一天而已,毕竟方副院长和袁副厅长已经离异,大家都尽量避免尴尬。
  但是方霏是父亲一手带大的,方副院长四十岁才有这个女儿,一直视若珍宝,父女之间的感情,远比和母亲要深得多。

  方副院长看看女儿身后,是刘子光和袁霖,他疑惑道:“你妈妈没一起来?”
  “她在省城忙工作呢,爸,你就吃这个啊。”方霏指着桌上的盒饭惊讶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