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23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准备去看热闹的关云山见关晓军小脸通红,一副极为着急的模样,笑道:“你这孩子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
  他说话间伸手把关晓军从车抱下,对旁边的几个人道:“我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你们先帮我看着点车子啊。”
  旁边这几个人也都是垫着脚伸着脖子向前观望,如鲁迅在《坟》里面写的那样,“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好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提着。”

  听到关云山说话后,几个人才如梦方醒,都道:“没事儿,我们看着,保证少不了东西!”
  关云山点了点头,便抱着关晓军在一大群踮着脚前望的人群向前走,沿途摆满了驴马拉的车子,还有不少单凭人力拉着的稍显单薄的小板车,甚至还有一个轮子的鸡公车,各种各样极为原始的运输工具蜿蜒成行,向关晓军展现出这个时代落后而又独特的一面。
  刚才还大声喧哗一群人,此时的声音都不自禁的变得小了起来,变得窃窃私语,犹如桑蚕进食,虽然轻微,但沙沙声不绝,整个街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关云山没走过一个地方,正在窃窃私议人便住口不说,等他走过去后,轻微的声音便又再次响起。
  走了差不多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之后,关云山已经走到了粮所门前。
  妇女嚎叫的声音正是从大门不远处传出,顺着声音望去,可以看到一名妇女在地打滚嚎叫,“我的儿啊!小峰啊,你可不要死啊!他们把你打死了,我也不活啦!”
  在她身边正躺着一名蜷着身子的小青年,身子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死了,在这个小青年身边还躺着一名身穿黄白色背心,裤子露出一道大口子的年男子。
  这名年男子满头是血,裤子的裤裆处已经被撕破,而他又没有穿**,此时裤子大口子张开,黑黢黢的毛露出来,景象极为不雅。
  在这三人旁边,粮所的几个人正围拢在旁边,脸神色都有点慌张,他们虽然为人猖狂,但却从未有杀人的心思,如今出手重了,竟然失手把人打死了,谁都感到心慌。

  关云山看到这里,一张红脸瞬间变得更红,好像随时都有鲜血从毛孔里流出来一样,正被关云山抱在怀的关晓军此时清晰的感受到关云山的身子在微微发颤,可见他是多么气愤。
  即便是没人告诉关云山这件事的起因,但只凭眼前这慕景象,关云山已经将这件事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他为人慷慨好义,很有古侠客之风,现在见到这种欺负人的事情,哪里还忍耐的住?
  当下将关晓军轻轻放在地下,“小军,你去帮爸爸买一包烟去,剩下的钱都归你了!”
  他对关晓军弯腰轻声说着话,从兜里掏出一张大团结塞给关晓军,直起身子摸了摸关晓军的脑袋,道:“快去,快去,爸爸等着抽烟呢!”
  关晓军摇头道:“爸,你又要打架了吗?”

  关云山一愣,脸尴尬之情一闪而过,笑骂道:“胡说八道,爸爸怎么可能会跟人打架?”
  他本来真有想要打人的心思,这才想把关晓军支走,免得孩子见了不好,但此时被关晓军一句话说破,打人的心思顿时淡了下来。
  他是个脾气说来来,说下去下去的人,关晓军不走,他这个当父亲的很难没有顾虑的打人,定了定神之后,想面前的几个质检员走去。
  这几个质检员都认识关云山,见关云山走过来,他们脸色都很不好看,一位胖胖的青年男子尴尬的冲关云山点头打招呼,“云山哥,你来啦?”
  关云山哼了一声,下巴颏冲地蜷曲不动的孩子点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青年男子很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小声道:“出手重了,打坏了人!”
  关云山眉毛都立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几个质检员大声骂道:“庞力,谢路明,你们几个可真厉害啊!当个质检员可以打人,那要是给你们一人一把枪,你们是不是也敢杀人啊?”
  胖胖的小青年是庞力,见关云山生气,神情慌乱道;“云山哥,我们也不想啊,谁也不想这样啊!你小点声……”
  “为什么要小声?他妈的,打死人还不让人说?你们这么横?”
  关云山指着庞力的鼻子骂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我管定了!要是这小孩真被你们打死了,我跟你们没完!”
  庞力眼神闪烁,被关云山这么一吼,心神慌乱之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与关云山极为熟悉,知道关云山的脾气,如果现在给不了他一个说法,估计下一刻他会出手打人。

  正在这时,一直嚎哭的年妇女看到了骂人的关云山,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快速爬到关云山面前,一脸鼻涕的大声道:“你是宏达叔的儿子吧?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他们打死了俺儿子还打伤了俺当家的……”
  关云山正想弯腰将这妇女扶起来的时候,关晓军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爸,这个人没死,还在喘气呢!”
  众人扭头望去,见个头矮矮的关晓军手指蜷曲在地不动的小青年,笑着说道:“这人在装死呢!”
  “装死?”
  听到关晓军这么说,关云山与庞力、谢路明、还有那名在地下跪着的妇女,同时扭头向关晓军指着的小青年看去。
  门口一群看热闹的人也都将目光齐刷刷的对准了关晓军,不知道这个小孩子为什么会这么说话。
  此时那名蜷曲在地一动不动的小青年,在众人的注视下依旧是一动不动,与之前的姿势并没有什么改变。
  地妇女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又惊又喜又是惶恐,她看向关晓军,“孩子,你没有看错吧?”
  关晓军笑嘻嘻的走到躺在地的小青年身边,伸出脚丫子在她鼻子前晃了晃,“行了行了,别装了,我都看见你偷偷眨巴眼了!”
  小青年还是一动不动。
  关晓军嘿嘿笑道:“你还不起来啊?那我可出绝招了啊!”
  他快速脱下自己的大裤衩,在所有人的注视毫无羞耻感的露出自己还未发育的小丁丁,然后在一群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道亮晶晶的尿液急速射出,对准了地小青年的脸。
  “你干什么?”
  “小军,别胡闹!”
  关云山与地的妇女都吃了一惊,急忙向关晓军跑去,准备阻止关晓军的动作。
  也在这个时候,在地一动不动的小青年一轱辘从地爬了起来,扑棱着一脑袋的尿液向关晓军扑去,“我打死你!”
  此时关云山已经跑了过来,眼见这个“死”了的小青年挑起来扑向自己的儿子,他无暇好这小子为什么死而复活,见他竟然想要打关晓军,关切之下,不假思索的是一脚踢了过去。
  关云山一米九的身高,力气极大,两百斤重的麻袋他能扛起来走,现在一脚踢出,扑向关云山的小青年半路被他踢球一样踢的飞了出去,落在地疼的直叫唤。

  关云山这一脚踢的极重,足够他受的。
  地的妇女也不跪着了,快步向地的小青年跑了过去,“哎呀我的儿啊!”
  她扑到打滚的小青年身边,伸手将他扶起来,“小峰,你没事吧?呜呜呜,吓死我了!”
  她哭了几声后,反手在小青年脸抽了一巴掌,“你为啥装死?你不知道有多吓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