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66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远处就是以前的王宫,现在的总统府,大门口堆着沙包,架着机关枪,墙上拉着铁丝网,看来已经进入了防御状态。

  守卫的士兵不会说葡萄牙语,而麦嘉轩也不会说文度族语言,两下里根本无法沟通,虽然谷队长出示了护照和文件,但是这帮没文化的丘八根本不认识字,粗暴的将他们推到一边去了。
  谷队长无计可施,记得团团转,忽然一张今天的报纸飘了过来,她捡起来看了看,问麦嘉轩道:“小麦,上面什么消息?”
  麦嘉轩接过报纸浏览一番,惊讶道:“不好了,文度族大祭司遇刺身亡,库巴总统身受重伤,怪不得今天局势突然恶化了。”
  西萨达摩亚国内信奉基督教的人很少,只有城市少部分白领阶层是基督徒,大部分国民信奉的是原始宗教,而文度族大祭司的地位就相当于国民的精神领袖,他的遇刺身亡甚至比国王的死还要令人震惊。

  这下谷队长全明白了,西国政府已经乱套了,不会有人管这支医疗队的事情,她表情严肃的跳上卡车说:“回去。”
  “不找总统了?”刘子光一边倒车一边问道。
  “总统重伤,文度族大祭司死了,我想这大概是一个阴谋。”谷队长说。
  刘子光拧开了收音机,喇叭里传来一阵咆哮,有人在用文度族语言发表演讲,虽然听不懂说的什么,但是可以明显的听出演讲人在蛊惑,在煽动。
  关了收音机,刘子光一打方向盘,向岔路驶去,谷队长问他:“去哪里?”
  “买些食品,我预计这场灾难会愈演愈烈,要未雨绸缪。”
  开到那家圣胡安最大的食品店门口,却连刘子光都惊呆了,店铺所有的东西被一扫而空,满地都是空筐子,烂水果以及洒落的大米,而店主和他的全家人都被挂在了平时穿肉的钩子上。
  一家老小十余口,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五六岁的幼童,全被残忍杀害,这副惨状连刘子光都有些受不了,麦嘉轩这种小白脸更是蹲在卡车后面狂吐不已。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谷队长的嘴唇颤抖着,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民族仇杀就是这样。“刘子光淡淡的说,解下了绳索,将尸体一一放下。
  “但是他们是文度族人啊,怎么连本民族的人都杀?”
  “或许不是。”刘子光指着店主的老婆说:“他妻子应该是卡耶族人,对这种文度族的叛徒,暴徒们更有理由杀害,当然了,归根到底还是他的财富惹的祸。”
  谷队长默默无语,上了卡车不再说话,刘子光也沉默了,开着车直奔饭店,路上遇到好几起纵火行凶的事件,他都没有停车,这里不是丛林,对方也不是落单的军人,而是成百上千的暴徒,贸然出手的话不但救不了人,还会害了自己。
  忽然,他一脚急刹车,然后迅速倒车,后视镜里,一个胖乎乎的白人老头正抱着个黑小孩夺命狂奔,后面跟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文度族暴徒,砍刀在非洲的阳光照耀下闪着惨白的光芒。

  刘子光跳下车,端起霰弹枪朝天开了一枪,暴徒们被震慑了,但是发现他只是鸣枪示警,便又嗷嗷叫着冲了过来,这回刘子光不再客气,一枪打死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家伙,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哗啦一声推弹上膛,继续射击,霰弹扇面撒开,打得暴徒们掉头就跑。
  那老头已经累得精疲力竭,栽倒在刘子光面前,怀中的黑小孩哇哇的哭着,不过两三岁年纪。
  “伍德先生,您的霰弹威力十足,这几枪是为您开的,是不是可以退钱呢?”刘子光慢悠悠的给枪装着子丨弹丨,说着一点也不好笑的冷笑话。
  “布鲁斯.刘,谢谢你了,你再晚出现一秒钟,我就要被他们剁成肉馅了。”乔治.伍德伸出一只手,让刘子光把自己拉了起来。
  卡车驾驶席虽然宽敞,但是坐四个人加一个小孩也有点紧张,刘子光毫不犹豫的对麦嘉轩说:“你下来,坐车厢里去。”
  “凭什么是我坐车厢!”麦嘉轩不服气的喊道。

  “因为你不是驾驶员,不是女士,也不是老人和幼儿,如果你不愿意坐车厢的话那就走回去,那帮黑人一定很乐意捅爆你的菊花!”
  麦嘉轩被刘子光肆无忌惮的恫吓震惊的脸色惨白,一声不吭的跳下驾驶室爬上了后车厢。
  刘子光发动了汽车,随口问道:“谷队长,你们队里的同志都挺好的,怎么就这小子那么夹生?”
  谷秀英苦笑道:“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是来镀金的,来了不到一个月,要不是因为他,我们上个月就回国了,为了陪太子读书,不得已才多呆了几个月,没想到这一陪就陪出事儿来了。”

  “哦?他很有来头?”
  “岂止是很有来头,那是相当有来头,官二代,从小被人敬着长大的,没受过什么挫折,所以才这么骄横。”
  刘子光长长地哦了一声,表示理解,随即又往窗外啐了一口。
  “说说您吧,伍德先生,是谁把您搞得这么狼狈?”刘子光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烟来,随手递给伍德一根。
  “谢谢,我不抽这个。”伍德伸手从自己的腰包里掏烟斗,却摸了个空,无奈只好接了刘子光烟,点燃抽了一口说:“凌晨的时候庄园来电话说出了大事,有个美国人遇到袭击,我立刻赶车赶回去处理,结果却看到那帮黑人烧了我的屋子,杀死了我的管家,我开枪打他们,但他们人太多了,我救了管家的小儿子一路逃回来,快到饭店的时候居然又被人袭击,我的汽车也被他们烧了,要不是你及时赶到,他们一定会杀死我。”

  刘子光奇道:“他们现在连白人也开始杀了?”
  “年轻人,西萨达摩亚早就不是殖民时期了,白人的命和黑人的命一样不值钱,我是彻底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回头我就搭乘最近的航班回欧洲。”
  “祝您好运,顺便说一句,那个遇袭的美国人如果叫安德森的话,恐怕已经死了,我们在路上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中了土人的毒箭。”
  “什么?死了!”伍德睁大了眼睛,随即松了耸肩说:“那也没什么,那帮黑人不会因为他有美国护照就不杀他,在他们眼中,美国人和俄国人没什么区别,可怜的安德森还欠我五十美元呢。”

  “你们认识?”刘子光问。
  “是啊,他为一家美国矿业勘探事务所工作,常年在非洲转悠,你知道,非洲有很多地方还处于荒蛮状态,如果挖出金刚石或者黄金的话,那可是一大笔财富。”
  “那么,安德森是在您的庄园里进行勘探的了?”
  “理论上那座山属于我的庄园,因为我有官方颁发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地契,但是实际上那块不毛之地是由一个文度部落占据,大概安德森就是因为招惹了他们才被-干掉的,你知道,这些土人总有些神秘的禁忌,连我也搞不明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