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30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隽邦,你帮帮我,除了你,我没有人可以相信了。”付海怡紧紧拉住梁隽邦,“我那些朋友、还有我们付家的地方,我都不能去,他会找到我的!”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梁隽邦瞪着她低吼,“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梅太太!我帮不了你,你走吧!”
  “对不起……”付海怡静默了片刻,咬着牙站了起来,“那我……我走了,刚才还是谢谢你帮我。”说着,便转过身往外走。
  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那一身伤,还有回去后即将面对的丈夫的殴打……梁隽邦终究不忍心。

  “回来!”梁隽邦蹙眉低喝,“跟我走!”
  “隽邦!”付海怡欣喜的转过身,仰望着梁隽邦,“我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梁隽邦拿上车钥匙,扶着满身是伤的付海怡,驱车前往他在郊外别墅区的一处房产。
  “你暂时住在这里,这里生活用品都齐全,你还需要什么……打电话告诉我,我改天给你送过来。”梁隽邦扶着付海怡在沙发上坐下,把钥匙放到她手上。
  付海怡感激的看着他,点头答应。
  “那我先走了。”梁隽邦抬手看看腕表,时间不早了,本来说要早点回去看早早,现在反而比平时还要迟了。
  “哎,隽邦!”付海怡去拉住了他,“你不……留下来吗?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梁隽邦还没答应,手机却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是梁家本宅打来的。
  那一头,传来下人紧张而急促的声音,“少爷,少爷……您快回来吧!少奶奶出事了!”
  “什么?出什么事了?”梁隽邦神色大变,来不及跟付海怡说话,立即站起来狂奔向门外,“早早怎么了……什么?烧伤?怎么会弄成这样?”
  挂上电话,梁隽邦上了车,车速飙到最大,朝着梁家本宅疾驰而去。
  梁隽邦担心早早,车子没挺稳就冲进了玄关。
  “咳!”梁老夫人站在楼上往下看,清了清嗓子,瞥了梁隽邦一眼。
  “奶奶。”梁隽邦气息不稳,跨步奔上二楼,急问道,“早早呢?”
  梁老夫人冷冷的勾勾唇角,“隽邦,这么慌干什么?你骆叔这么多年,就把你教成了这个样子?”
  “我……”梁隽邦语顿,在祖母面前,他不好放肆。只能稍稍收敛了点,“奶奶,我担心早早……早早怎么样了?”
  “哼!”梁老夫人点了点头,冷哼道,“一点小伤,值得你慌成这样?真是不像话!那个丫头也是,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差点把厨房给烧没了,越看越不喜欢!”
  梁老夫人一脸嫌弃的走开了,梁隽邦总算松了口气,急忙奔向卧室里。
  “早早!”
  “隽邦!”
  早早双手被缠成了粽子样,听到梁隽邦的声音便跑了过来,一下子跳到他的身上。梁隽邦急忙伸手将她托住,慌忙上下查看着她,“不是说烧伤了吗?哪儿啊?给我看看?”
  “呜呜……”
  早早先还没什么,见到梁隽邦便忍不住哭了起来,把两只手举到他跟前,“在这里……你看,我的手。”
  梁隽邦一看,早早的手缠的哪里还能看出原来的样子?
  “只有手吗?还有哪儿?”
  早早摇摇头,“没有了,就是手。张嫂教我做饭,可是……她上午教我怎么点火,晚上让我自己点,我忘记了,火苗一下子喷出来,我不知道怎么办,稀里糊涂的手被烧着了。”
  “啊?”
  早早是三言两语就说完了,可是梁隽邦却是听得心惊肉跳。
  “教你做饭?为什么?”梁隽邦捧着早早的双手,双眉紧蹙,“家里又不是没有人做!奶奶说要教你事情,就是让你学做这个?”
  早早讷讷的点点头,瘪瘪嘴十足的委屈。
  “不行!”梁隽邦腾地站了起来,要出去,“我去跟奶奶说,你哪里会做这些?奶奶这不是成心难为你吗?这次是伤着了手,下次要是再不小心……”
  梁隽邦简直无法想象以后,早早才来梁家第一天就弄成了这样。
  “不要啊!”
  早早急忙拦住他,摇着头恳求道,“你不要去!奶奶好像很不喜欢我,嫌我没用,今天我差点把厨房烧着,她老人家看我还不如上午见面的时候了。你要是再去跟她说这些,她只会更讨厌我的。”
  “可是……”梁隽邦不忍的看着她的手,“我担心……”
  “嘻嘻。”早早高举着双手,扑进梁隽邦怀里,“我不要紧的,只要你喜欢我,任何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坚持下去。不管是你父母也好,还是祖母也好,我都会尽量让他们满意的。”
  “早早。”梁隽邦心上一暖,低头吻了吻早早,“真乖。”
  马上要面临的问题是,晚上该怎么睡?这是他们回梁家的第一晚,梁隽邦在外面忙了一天,还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个问题。
  梁隽邦走出房门,想要去找管家。岂料,一出门,便遇上了梁骆。
  “少爷,您找我?”梁骆像影子一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梁隽邦面前。
  梁隽邦不由蹙了眉,沉声问道,“骆叔,早早住这里,我晚上住哪儿?”
  “嗯?”梁骆像是没听清,好笑的哼了一声,声音里还真带上了一丝笑意,“少爷,我没听错吧?您居然问这种问题?少爷您当然是和少奶奶住一起啊!”
  梁隽邦微怔,“可是,我和早早还没有结婚……”

  梁骆果断的打断了他,“少爷,您和少奶奶之间的事情,就不必告诉我了,让您和少奶奶住在一起,是老夫人的意思。少奶奶既然进了这个家门,就是梁家的人,您说呢?”
  说完,梁骆径直离去,将梁隽邦留在门口。
  梁隽邦微张着唇瓣,无奈的摇着头。他心里清楚的很,祖母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要早早离不开他。
  问题看来只有靠自己解决了,梁隽邦推开房门,早早举着手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他,“怎么样?你住在哪儿?还是,奶奶要我去睡客房?”
  日期:2019-02-03 07: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